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军事社区文学社区游戏中心西陆现代城论坛申请论坛导航西陆空间帮助中心
[楼主]  [3楼]  作者:菜九段  发表时间: 2010/01/15 21:21

千帆,你安心地走吧
  时间:2001年11月17日 作者:陶 芸 来源:《程千帆先生纪念文集》
  关键词:
  
  
  千帆,你离我而去已经十七天了,但至今我无法承认这是事实。桌上放着你写字的笔,架上摆着你经常翻看的书,园子里你喜爱的竹子又长高了一截,在你生病以前即已开放的石榴花还在疏硫朗朗地点缀枝头,似乎不忍遽去,而洁白的栀子花每天正向你吐出芬芳。你的遗像还在墙上对我微笑,好像在说:“给我读一段报纸,好不好?” ˉ
  
  六十八年前,我们同在北大楼教室里读大一国文、英文、历史等课程时,在众多的同学中首先认识了你,因为你是那么活泼、幽默,回答老师提问时常引起全堂笑声,而穿着又是那么朴素———套中学时发的校服。我们渐渐熟悉是由于你们爱好文艺的同学们常在报刊上发表诗文,或自编副刊,有时也拉我写,我不谙文艺,只好翻译一两篇,以资搪塞。这里我又想起我们两人名字的由来,你本名会昌,笔名是平帆(取平凡之意),当时南京中央日报副刊主编是CC分子王平陵,你不愿笔名中有一字与之相同,遂改为千帆,其与旧诗无关。而我则与一些女同学因崇洋而各取一洋名,我取Nancy,译为南茜。有一次,你写信给我,最后说希望我常“锡以南针”,我遂将南茜改为南锡,一直用到现在。这恐怕是再没有第三个人知道的事了。
  
  大学三年级以后,各人选读专业课程,很少再有来往。当时你我留下的印象是一位穿着长大褂的老夫子,整天钻在图书馆书库读古书。 ˉ
  
  抗战以后,备自流离,在重庆、乐山虽也往来过,不过邂逅相逢而已,极少音问。解放后历经各项运动,曾听金大同学谈到你遭受很大打击,但我自己也历尽坎坷,无暇顾及。
  
  冬去春来,大地回暖,我已从二十一中学退休,又接受了十二中学的返聘,与子女同住,生活尚安定,立志老有所为,再为学生服务若干年。1978年忽得来信,始悉你已接受匡校长之聘,即将来南大任教,又得知祖芬姐不幸遭遇车祸逝世,为之悲喜交集。
  
  相逢后述不尽的悲惨遭遇,但又有一个共同点,即都未消沉,都还想在今后十年内(当时我们都已年过花甲,所以只希望能再工作十年),再做出一些成绩,补偿过去失去的年华。因此,我们极简单地、毫不惊动人地结婚了。婚后我发现你工作十分繁重,要教学,要整理旧稿,要把一些对文学作品的想法写成文字发表,还经常要出外讲学、参加会议,多年折磨后的身体也不很健康,其时就已发现“房早”,于是我毅然放弃了我深深喜爱的英语教学,离开我的青少年们,甘愿做你的助手和护士——你写讲义,我刻钢板;你找材料,我帮你翻书;你写好文章,我帮你抄写;你生病,我护理。
  
  从1979年到现在,我们二十一年的生活平凡而又丰富。我们没有做出什么伟业来,日复一日就是伏案写作或教授学生。教学对象从大学生到博士研究生,从在学学生到在职教师,培养了一批批优秀的接班人。写作从创作到论文,从著述到编纂、整理,出版了一系列的书。
  
  在南大,先教了两年本科生,你非常喜爱这些青年人,一直到临终前一两年,还不断对我说,真想再上一次大课。第一次带硕士研究生,你反复考虑课程的设置、论文的要求等。当时教育部也没有这方面的经验,第一次召集会议研究这些问题,就是在南京开的,你在这方面费了多少脑筋啊!当时你对研究生要求极严,每周来汇报一次读书心得和提问题,那是雷打不动的。写字不准潦草,错别字当然更是不容许存在的。当时的弟子真是亲如一家人啊!
  
  另外,你也多次外出讲学。1980年春,在上海、济南两地讲学,一处是讲文论,一处是讲校雠学。1981年春,去南宁讲的是诗歌。三次内容不同,时间又都较长(一个月以上),备课讲课费时费力,可你却满腔热情,精神抖擞,恨不能倾囊而出。1986年冬至1987年春,在湖北大学住了三个多月,一边讲学,一边写书,每天到傍晚才相携去沙湖边散步休息。常常想抽暇去汉口及东湖看看过去生活过的地方,却一直到离开湖大也没有找到这个时间。其实这时你的健康状况已逐渐下降,“房早”早已发展为“房颤”,可是你一心想追回丢失了的十八年,惟恐时间不够啊!
  
  在著作方面,你是极为认真的,用典必须查明出处。你过去记忆力很强,小时候读过的书都不忘,但用到时总还要查书,而且必查原书且注意版本。八十岁以前出版的书总要亲自校对,记得1979年冬我们去徐州,住在那里校对《古诗今选》,印一遍,校对一遍,直到出了清样,已是1980年的春节了。我们俩每查到一个错字,就像抓到一个小偷,高兴地喊:“又抓到了一个!”
  
  你的心地非常善良,只要可能,总愿意帮助别人。常常有素不相识的人或写信或上门求教,甚至讨索你的著作,你也——解答、赠书,有时自己忙不过来,还请我和弟子们代为作答。在行路途中,如见到路当中有石块,必定要拣到路边上,生怕骑车人跌倒;在校园中见有废物在路上,必定要丢入垃圾箱中。这些不值一提的小事,却处处体现了你善良的心地。
  
  但对不良现象你却不能容忍,你曾在晚自习时间去宿舍查看,是否有学生不读书而打牌;大学生互相用脏话对骂,你要去劝止;小学生乱攀花木,你也不放过。学生们用奖学金互相请客,曾在校内引起讨论,也是由你引发的。至于国家大事当然也很留意,特别是台湾统一的问题。在今年三、四月间,台独分子叫嚣时,你每天都要我读报给你听,愤恨地责骂那些背叛祖国的人。
  
  你就是这样一个平凡的人。二十年来,你写作,我抄录;你口述,我记录。不论是在风景秀丽的庐山,不论是在清澈的大明湖畔,我们大部分时间都是在书案上度过的。这样的生活也就是我们感到的最大的幸福。满以为失去了的十八年可以追回。可惜自然规律不是能由人的意志支配的。八十岁以后,耳渐聋,目渐花,脑筋渐迟钝,很多想做的事自己已无力完成,只好——交给弟子们接着做。好在他们都是优秀的学者,都认真地完成了你未竟的工作,并且会做出更多的贡献,你可以安心地无憾地走了。你也不用为我担心,我会很快地追上你,还为你抄文章,还为你读书报。安心地走吧,千帆! - |
  
  (原载莫砺锋编《程千帆先生纪念文集》,江苏古籍出版社2001年5月版。感谢莫砺锋教授赠书)
  
  学术批评网(www.acriticism.com)发布 2001年11月17日


菜九段1807810-20 10:31
  菜九段 231201-02 10:34
  菜九段 283201-15 21:21
  菜九段 215604-09 16:52
  菜九段 243006-02 14:08
  容宁儿 211306-22 00:16
  菜九段 251503-08 17:43
  菜九段 204203-29 10:58
  菜九段001 232408-01 14:30
  菜九段001 197709-06 14:13
  菜九段001 258901-21 18:06
  菜九段001 194205-07 17:21
  菜九段001 258905-18 14:43
  菜九段001 193509-03 12:25
  容宁儿 203009-04 07:57
  菜九段001 193601-09 09:49
  菜九段001 161110-20 10:31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游客来访 
注册用户提 交
西陆网(www.xilu.com )版权所有 点击拥有西陆免费论坛  联系西陆小精灵

0.3353540897369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