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财经社区女性社区汽车社区军事社区文学社区社会社区娱乐社区游戏社区个人空间
全部】【精华】【热门分类:【原创】【讨论】【求助】【公告】【分享】【下载】【贴图】【音乐】【视频】【Flash
上一主题:变形计怎么报名073188032329 下一主题:净享水生活,家乐泉卡接超滤净水器
最冷酷的司法鉴定人(最终版)[收藏本帖]
[楼主] 作者:zgxzji  发表时间:2015/03/25 18:01
点击:1717次

      我是一个普普通通的上海市民,今年32岁,研究生毕业,在一家中外合资的it企业工作,和志同道合的同学结婚,育有一子,儿子今年应该刚满10岁,可惜他们已不再世了。我出身贫穷,父母都是社会上最底层的打工仔,我从小到大靠自己的艰苦奋斗和忍辱负重才有了如今这样一份像样的工作,才有进一步的机会和各方面条件都至少不比我差的妻子恋爱并结婚,过着并不富裕,但衣食无忧的三口之家的幸福生活:小两口每天互利互助,卿卿我我,儿子虽然有点吵,但十分聪明可爱,我和老婆每天忙完工作和孩子的事后,几乎还能玩乐器或游戏及欣赏影视剧。但2年前的2场案件不但夺走了我无辜妻儿的生命,还使我过上了生不如死的日子,主要原因就是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那几个法医精神病鉴定专家的杀人不眨眼,他们的姓名、性别、技术职称和行业资格分别为:李松林,男,主治医师,医师;沈龙芳,女,副主任法医师,医师;钱玉林,男,主任法医师,医师,而且他们全力包庇第一起案件里的凶手张信,使张信在光天化日之下杀害我7岁的儿子后硬生生的逃脱了法律对他的惩罚,毫不夸张的说:从案发至今,我始终生活在张信和这3个专家的暴力威胁中与不屑的眼光下。以下是第1起案件的经过(此案中张信的所有言语都有证人听到且被他在配合司法鉴定时承认):
      2013年3月2日下午3点左右,我老婆带着儿子学完少儿乐器班后往回家路上走,走到上海市长宁区万航渡路时,碰见一个男子也就是本案中的凶手张信带着沉重的手提包朝我儿子身旁走来,由于我小孩活泼好动,加之他当天刚学完小提琴且受到乐器班老师的表扬,所以在回家路上时不时的左右来回跑动,十分兴奋。我儿子走着走着其胸部不小心撞到了张信手提包里的坚硬物品,小孩当时就喊疼并叫了起来,但他绝对没有责怪张信,我老婆发现情况不对,立即解开儿子的衣袖一看,上面有一大块红肿,我老婆马上彬彬有礼的把张信喊住:“你好,先生。你的手提包里有硬物,我小孩刚才不小心撞到它且伤得较重,请你打开你的包,让我看看里面哪个硬物撞着我儿子了,谢谢。”没想到张信瞪了我老婆半响,凶狠地指着她骂道:“你有病啊!我走路不偏不倚,你儿子有多动症,撞到我的手提包,就是受了伤也是自讨苦吃!你和你儿子要么去买点药吃吃,要么给我滚远点!”我妻子当时怒火中烧,马山打电话给我让我过来救援,儿子在一旁指责道:“你这叔叔怎么那么没素质?我被你伤得这么重,你不但不同情我,还辱骂我和妈妈,你就是畜生!”儿子话音刚落,张信就吐沫横飞的辱骂我小孩道:“傻小子,你只说对了一半!人不是畜生,但也是高级畜生,高级畜生都是表面文明,内心野蛮!小子,如果你是成年人且有精神类疾病,我很有可能不欺负你,因为精神病人里很少有人因为这病疏于对自己的保护,而你仅是个未成年人,俗话说得好,柿子挑软的捏,正真门槛精的人不欺负你这种小孩,还欺负谁!?我家在长宁区开厂的,钱用都用不完,不说搞定整个区政府,至少能保证我大马路上杀个人后照样有人为我出具无罪的铁证,比如你和你妈在这里被我活活打死后,我不但不进监狱,而且最多在1年后,我各方面的社会地位都至少比现在有增无减!顶多赔你们家里点钱罢了!”我儿子被气得脸通红,但依然据理力争道:“呸,你做这些坏事会被警察叔叔抓住并枪毙!你死后的名声还不如一条恶狗!”张信被气得脸色铁青,刚想指着儿子对骂又把手缩了回去,他面孔僵硬、目光呆滞的站了几秒后,拉开手提包的拉链,从里面快速掏出一把长约18厘米的水果刀,并紧握刀柄,满脸讥笑的朝着儿子。我老婆见状不妙,急忙冲上去,企图夺下他手里的刀,我老婆被他大骂“婊子”的同时由于力气小拗不过他,很快在脸部、胸部和手臂手腕部被他划了6刀,尤其是手腕上的一刀当场导致她皮开肉绽、血流不止,事后鉴定张信的这些行凶行为导致我老婆身体1个6级伤残、1个8级伤残、2个9级伤残和2个10级伤残。儿子见如此惨烈情形,急忙大声叫道:“妈妈!”的同时冲了上去,用牙齿咬住张信的左手(因为张信比儿子高很多且力气很大,小孩根本抓不住他拿刀挥舞的右手),张信惨叫一声后,面目狰狞地辱骂我儿子道:“没想到婊子生的儿子还这么有骨气?好,我送你去死!”紧接着,他就朝我小孩颈部最靠近肺部的地方猛地戳了一刀,当场导致我小孩气管、食管断裂,左颈动脉大出血,可怜的儿子当场疼痛难忍,在脖子受重伤使嘴巴难以闭合和极大精神痛苦的力量的联合冲击下,瞬间傻愣了2秒钟并往后退了一步。最没想到的是这个畜生又乘机往儿子的左胸猛刺一刀,造成我小孩左肺血气胸、贯穿伤,此时儿子已基本无力反抗,只能用软绵无力的小手象征性的抵挡张信的利刃,不出5秒钟,儿子的脸部又被张信的持刀右手用尽全力的直挺挺地戳了一刀,留下了一道宽1.5厘米、深2厘米的口子,那刻我刚刚赶到离现场不到100米左右的地方,我大喝道:“你对我儿子干什么!?”张信见状逃离了现场,我来不及追凶手,急忙跑过去抱起浑身是血、倒在地上的儿子,我小孩当时脸色全白、面部抽搐但眼神坚定,他胸部尤其是颈部的伤口处血噗嗤噗嗤的大股往外流,脸上也是面目全非、满是血迹,老婆在儿子脖子被捅破时已打了120,过了两三分钟,救护车来了……但极不幸的是,儿子在被送往医院抢救的过程中,因失血过多而死亡!儿子死时才8岁不到!
      我以故意杀人罪和伤害罪的罪名控告张信的过程就不详述了,公安和法院没有什么大问题,由于张信有精神病,长宁区法院在作出审判前委托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他进行民事行为能力的鉴定。但这起惨案的审判结果居然是张信是无民事行为能力,免于承担刑事责任而被加强医疗强度,只由他的监护人承担民事赔偿250多万,主要问题就出在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对罪犯的极大包庇,华东政法的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在给张信出的那张鉴定报告中写道:被鉴定人虽然仪表整洁且对自己的疾病有基本客观的认识,但在被鉴定的整个过程里始终态度傲慢,不屑与我们合作,此报告内的所有的情况全由一问一答的方式被记录下来,被鉴定人声称:“我从小养尊处优、对任何物质条件比我差尤其是其中敢得罪我的人都不屑一顾,甚至梦想当这些比我弱势的人联合反抗我时,凭借自己和军队间的利益关系调动坦克予以镇压,直到把他们全部炸碎。”在被问起这次在万航渡路上的行凶杀人案件时,张信答道:“我虽然是大学本科文凭,学过不少礼义廉耻,但当今社会最吃相的就是唯利是图、功利英雄,所以我懂得人要生存发展就必须要欺负软弱这个道理,精神病是个例外,因为精神病人里很少有人因为这病疏于对自己的保护。”在被问及自己将来的理想时,张信说到:“我从小就立志成为一个优秀的企业家,打算在长宁区甚至整个上海开多家连锁企业,赚数不光的钱,这样子就能贿赂政府要员与自己合作以获取更多的商业机遇;也能更好的打压自己的反对势力。”所以,上述3个鉴定专家给张信作出的鉴定结论为“被鉴定人患精神分裂症,被鉴定人无民事行为能力。”原因是:1,被鉴定人张信从小受过良好的院校教育,懂得人类为了生存发展不能放弃最基本的礼义廉耻,却以唯利是图、简单粗暴为自己言行的基本准则。2,明知少数精神病人也会由于精神病疏于自我保护,却自称从不欺负这类弱势群体,他的这种为人准则已与其“做人就要欺软”的做事原则明显互相矛盾。3,张信学历尚可、社会尤其是企业管理的经历颇为丰厚且已年逾30,但依然极端狂妄自大;仇视人民群众公认的风序良俗;与客观规律作斗争。4,明知司法鉴定专家对他的民事行为能力的鉴定意见对此案的审理结果有着最重要的作用,却始终对我们2位对他回答进行笔录的专家态度傲慢。所以,被鉴定人张信自控力无,自知力无。我和妻子当时看到他们的鉴定报告尤其是里面的结论及其原因时就愣住了,里面全是包庇罪犯的无稽之谈啊!那几个鉴定专家怎么在鲜明案情和大是大非面前显得这么无耻、自私和冷酷!?我也聘请了一位律师针对这张错误的鉴定报告进行抗辩,内容如下:1,懂得基本礼义廉耻的人不等于有坚定的道德观,一定利益的诱惑或新思维的产生都可能改变这些观念,另外某人生理上的某些特性也会导致其重视名利和简单粗暴。而从张信的成长经历看,他显然愿意为了利益放弃公德。2,正常人坚定某种行为想法时,完全可能因为其他客观原因如情绪、习惯等制约这种想法的实行,根本不需以疾病作为必然的制约因素。而张信显然从小没有欺负精神病人的机会和习惯。3,仅仅学历尚可和丰厚的社会生活及工作经历绝不足以导致一个人没有为非作歹的想法和欲望;也不足以较大压制人本性的丑陋面和利益的诱惑。4,对鉴定自己的专家的傲慢态度完全可能来自张信对那几个专家有愿意接受金钱而放弃人格的曲解或正解,而这些想法完全有可能来源于张信过去贿赂行政官员的成功经历,这种想法虽然不合理,但绝对无所谓代表精神病。且事实证明:为张信出这张无民事行为能力报告的专家至少在这件事上为了金钱屈服张信。我律师说:“我虽然不擅长精神病鉴定,但光从华东政法给张信出的那张鉴定报告来看,里面的内容至少不能有效证明张信有民事行为能力上的问题,即张信是完全民事行为能力。因为任何科学如果和实际不一致的话,这科学就没有科学性。”所以,我要求长宁法院委托另一家鉴定机构重新鉴定张信的行为能力,但我的要求和律师提出的这些抗辩理由被长宁法院以“抗辩依据虽有一定合理性,但不足以推翻华东政法的鉴定结论”为由而不予以采纳,区法院只叫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的另几名专家对张信进行补充鉴定,鉴定结果我就不详述了,和原结果几乎没什么两样。我的辩护律师也承认:法律规定,如果没有事实证据证明司法鉴定机构的鉴定结论是错误的,原鉴定结论在法律上就生效了,长宁法院能根据他的抗辩理由让华东政法做个补充鉴定已经不错了。我可以把整个案件上诉上海市中级人民法院,也可以自长宁法院作出采纳华东政法的鉴定意见之日起60天内向此鉴定机构的上级行政单位申请行政复议,如果失败,可以在15日向区法院上诉,如果再失败,可以把这个上级行政单位告上中院。但我几乎没有成功的机会,这不是法院的问题而是法律本身的漏洞。可是,这事毕竟人命关天,我还是完全按照律师给我的所有意见做了一遍,结果完全失败。
      我妻儿的遭遇靠法律不能解决,剩下唯一的选择只有靠情理了。尽管我明知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是金钱的奴隶;会帮张信而不会帮我,但我和妻子为了这大事,不想放弃最后一丝希望。所以,我们强压心中的怒火,和气的请这3个专家到我们家来解释他们为什么这么帮张信。第1起案件的案发日的13个月后即2014年4月6日,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3人分别背着3个大包来到我们家,我和我老婆与他们在大房间坐下。妻子问他们道:“你们这些司法鉴定专家都是有较多专业知识和一定文化功底的人,怎么会去包庇这个在光天化日之下杀人害命、穷凶极恶的人?更何况张信不管在案发当时还是平时工作学习、社会生活上都表现得基本正常甚至意气风发。再说,你们这种法医鉴定专家平时的工作习惯和职业精神应该是维护弱势群体的正当利益,张信比我们及我们死去的儿子,谁更弱势难道不明显吗!?”妻子说到动情之处,早已潸然泪下。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低头不语、沉默了半响,钱玉林朝另外2个专家眨了眨眼睛后用低沉而冷漠的口气对我说道:“先生,麻烦你先出去一下,我们有话要单独和你老婆谈。另外,有很多事情要理清头绪后才说得清楚。”但我离开房间不到10分钟,这个房间的门就从里面被锁上了,几乎在同一时间,妻子从里面发出了惨叫和救命声,我顿时明白原来这3个专家预谋杀害我妻子且正在实施这种行为,我急忙从另一房间里找来钥匙开了锁,但门被那3个专家里的其中1人死死地顶住了。整个行凶过程又过了5分钟左右,期间我急忙打110和120,但当警察来时这3个专家已急急忙忙的把3把刚出封袋的长32厘米左右的新刀和三副手套扔在我家里后逃出我家所在的大楼,其中2把刀上沾满了我老婆的鲜血!我顾不上追赶那3个专家,急忙抢救老婆。妻子左胸连接左肺被1把刀刃长20厘米的长刀完全刺穿,因失血过多、抢救无效而死亡!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逃出大楼时就被警方当作此室内杀人案件的知情人带回派出所询问,长宁法院对此案的审理结果及理由如下:我家所在大楼的楼道内有监控,经警方调查后证实:尽管案发时,除了我与妻子及那3个专家外,没有其他人进入或藏匿在我家,但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身上和穿的衣服上没有我妻子的血迹,扔在案发地即我家的3把刀及其封袋和3副手套上都检测不出这3个专家中任何1人的指纹,因此这3个专家被无罪释放。我的律师告诉我:妻子死前被刺穿胸部,但她的血没有喷到这3个专家身上,是因为冬天妻子穿的厚衣服足以挡住她的血喷出她穿的外衣。所以我听到这些消息后,痛苦得极想自杀,我又把这室内杀人案件上诉给中院,中院维持原判。我咨询了5个职业律师,他们都表示:根据这个案件所能提供的证据,都不能直接或间接的证明或基本证明是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是杀害我老婆的凶手,所以,这件事情我只能去找媒体和舆论而不应该去找法院。第2次案件的审理结束后,我去钱玉林的办公室找他谈话,我对钱玉林说:“钱老师,没人告诉我你们为什么杀我老婆,我只是个社会上最没用的市民,你们和张信不需要怕我,你们也没有精神类疾病,那就告诉我我老婆被杀的原因,好让我知道我该怕谁。”钱玉林对我说:“你等一会儿。”随后他马上离开办公室,走到隔壁房间并锁了门,过了半小时不到,钱玉林带着1个青年男医生从隔壁房间回到自己办公室,那个青年男医生站在一旁,钱玉林不说话,就拿出1张纸让我看(那时我挡住了那张纸,只有我和钱玉林能看到它),上面写着:“张信让我告诉你,是他花钱让我们3个专家杀你老婆”。我身上带的录音棒没用,只好快速从口袋里拿出被预设成录像状态的手机,企图把它上面的字拍下来,但钱玉林在我拿手机的瞬间就使这张纸离开我的视线并烧掉了它。当时我拍摄失败后很想抢那张纸,但我还是忍住了,因为我一旦开抢,就会被旁边的青年男医生全力阻止,还会引来保安……2014年6月,我依法向上海市人民检察院申请监督张信被强制就医的情况,结果获知:张信的精神病自第一起案件案发日(2013年3月2日)起1年零2个月后即2014年5月16日,已彻底痊愈,又是华东政法的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那3个人为他出了完全民事行为能力的科学报告且依法生效,我不服且向区法院和中院起诉,但都失败。我的律师对此表示:1年零2个月的治疗期符合重度精神病人包括无民事行为能力人向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的痊愈转变期,所以,张信如此嚣张但又合法规避了刑法对他的惩罚甚至药物对他的压制,这不能怪法院和检察院,只能怪华东政法大学司法鉴定中心。
本帖地址:http://club.xilu.com/zrf1/msgview-10480-160350.html[复制地址]
上一主题:变形计怎么报名073188032329 下一主题:净享水生活,家乐泉卡接超滤净水器
[楼主]  [2楼]  作者:zgxzji  发表时间: 2015/03/26 22:05

由于我的反复询问,法院的负责人对我说:“第2起案件中,被扔在你家地上的刀和手套上检测不出你与你妻子及那3个专家中任何1人的指纹。李松林、沈龙芳、钱玉林身上和穿的衣服上没有你妻子的血迹,你衣服上有你妻子的血迹,但法医能鉴定出它是在你抢救她时粘上去的。所以我们不想也更没有权利说是你杀了你妻子,更不可能说她是自杀的,但至少我们也不能说是那3个专家杀了你妻子。”
[楼主]  [3楼]  作者:zgxzji  发表时间: 2015/04/02 17:10

请好心人提供给我有效的法律建议,好让我向张信和那3个专家伸张正义,谢谢!
[楼主]  [4楼]  作者:zgxzji  发表时间: 2015/05/10 13:23

杀手杀死我和老婆后逍遥法外的概率极小,因为我家所在大楼除了住户自己家外,其余每个地方都有监控,可疑的人不会被我们放进家门。我们被骗到别的不安全地点后被杀死的概率也极小。所以,最可能钻法律空子杀死我和老婆的人就是能让我们自愿的打开家门把他们迎进屋子深处的人!
分页1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推荐到西陆名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游客来访 
注册用户  提 交 

0.84345793724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