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财经社区女性社区汽车社区军事社区文学社区社会社区娱乐社区游戏社区个人空间
全部】【精华】【热门分类:【原创】【讨论】【求助】【公告】【分享】【下载】【贴图】【音乐】【视频】【Flash
上一主题:无     下一主题:芋香源甜蜜蜜品味别样滋味
河南官员啊你为什么那么冷漠--一位失去孩子的母亲的无奈[收藏本帖]
[楼主] 作者:无法安息的灵魂  发表时间:2011/08/19 12:55
点击:31056次



     
 
我真傻,真的,像祥林嫂一样傻。
在这之前,我一直相信,官员都是为人民服务的,都是了解民间疾苦的,都是关心老百姓死活的。那怕像封建社会一样,是我们老百姓的父母官,是为老百姓做主的。最起码,血都是热的。
这一切,都是我在陕西上大学的弟弟给我的印象。他常常跟我说,在他们那里,校长的官是很大的,算是副部级领导,但是是没有什么架子的,只要在是比较容易见到的,逢过年还主动陪学生吃饭的;院长啊老师啊是永远平易近人,和蔼可亲的;是不流行也不需要请客送礼的,该办的事情马上就能办好的。那里就是他的家,而那里的领导,和全国的领导们都是一样的,都是大同小异的。这是我弟弟告诉我的,所以我毫不犹豫地相信,河南的官员领导也是差不多的,也不会比陕西的领导差到哪里的。
可是2011年8月4日,我还不满九岁的孩子死了,许多天来的遭遇,打碎了我许久以来的印象--原来,河南的官员是不一样的,是比陕西的领导的工作忙的多的多的,是难以见到的,面对生命,是"无比冷静"的,是可以"漠然"视之的,是可以不用负责任就行的,河南官员的温度,原来比陕西或者是全国别的地方低的多的。
原来,河南的官员竟然是不一样的;原来,我错了--所有的人,所有的官员都没有错,没有问题,有错误有问题的是我和我的家庭,还有我死了的孩子--他不该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错误的死,也许应该在我们全家人都在的时候,死在我的怀里。
我好傻好天真,真的。
如果时光能倒流,我愿意付出一切,来换回孩子的命。可是一切都不可能了。孩子变得冰冷,再也不会喊妈妈,姐姐和爸爸。
    2011年8月4日,是一个冰冷的日子。
 孩子生前的照片

天空下着雨,孩子的爸爸远在南方打工,我还茫然不知的在公交车上售票。在我的家乡,河南省商水县巴村乡袁庄村后面干枯的河道里一条行人常走的小道上,不知道什么时候被人用挖掘机挖了一个深达三米,水深一米七多的大坑,而我的儿子就在当天下午和一个七岁的小朋友一起到河道玩,不小心失足落水了。在乡亲们的帮助下,我们尽最大的努力以尽可能快的速度把孩子送到了漯河市人民医院急救。在等待急救的时间里,在抢救室的外面,每一分钟,都像无数个世纪那么长。
孩子还是走了,永远地走了,再也不能叫妈妈,也不能叫姐姐和爸爸了。
把孩子拉回家里,我不都知道自己在做什么,都能做什么了,孩子把我的灵魂也一起带走了,我只是傻傻的呆着。周围的亲戚和邻居在帮忙和孩子的爸爸和舅舅联系,叫来水晶棺(当地有冷冻功能暂时保存遗体的棺材)给孩子整理,报警。
乡派出所的警察来了,只是照了几张照片,说一句不归我们管就离开了,甚至没有任何的询问,没有传唤,也没有笔录,连淹死孩子坑主都不知道是谁,就这么走了。
而我,只是傻傻的呆呆的坐在那里。心像刀割一样地痛,眼前是孩子可怜的面容和平时活泼的身影像电影一样不停地交替浮现。眼泪只是不停地流,怎么都擦不干。
不知道过了多久,等我意识到周围的一切,才发现已经是第二天(8月5日)下午,家里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不能再一味这样下去。只有一个念头,要知道孩子是怎么死的,谁应该为孩子的死负责。我强拖着身体在邻居的搀扶下到孩子溺水的地方去看了情况。那是大概35平方米的大坑,四壁很陡,就在以前常走的小路上,没有任何的防护措施和警告标志。而这个坑和村子村民的房屋直线距离不到100米,河岸距离房屋只有20米,而这个地方,历来是村民放羊,妇女儿童玩耍常来的地方,本村人绝对不会在这里挖坑。同来村里人告诉我,这是对面三里桥村的村民挖的,而且挖了不止一个,已经给对方交涉过,可是对方一直不理,结果就出了事。果然,左边每间隔不远明显还有好几个这样的大坑。孩子不能就这么白白的死了,这个情况一定要反映给政府领导,一方面让该负责的人来负责,比如挖坑的人和河道监管的部门,那怕道个歉也好;另一方面,要把这些依然威胁着孩子们大坑填埋或者做好防护措施,孩子也算没有白死,算是对孩子有个交代,让孩子的灵魂能够安息。但是怎么做又不懂,从来没有跟政府官员打过交道,只好等孩子的爸爸和舅舅回来再说。
 孩子溺水的坑,南北长7米多,东西长5米多,深达3米,积水1.7米,四壁陡峭,没有任何安全防护措施,正在行人常走形成的道路中间,上方黄土是出事后临时添加

没想到,这竟然是一个奢望,原来我很傻很天真。
又是一个难熬的夜晚,坐在孩子的棺前,不知道怎样才能熬到天亮,也不知道怎样面对孩子的爸爸。黑暗里,眼前依然是孩子的音容笑貌,一切宛在,心痛的无法呼吸,眼泪还是忍不住,不停地流下来。。。。。。
上午十点,孩子的舅舅,我现在唯一能依靠的弟弟终于回来了。雨还在下个不停,弟弟没有安慰我,只是跟我说让我为了两个孩子好好活下去。大概过了一个小时,雨停了一会儿,弟弟抓紧时间带着几个邻居去了孩子出事的现场,拍了些照片,说是要取证给有关部门看。
拍完照片,弟弟听了我的要求,就赶紧带着材料回家(我们两家距离很近)了,说是要把拍的东西写成材料给有关部门看,然后再询问一下懂法律的朋友看看都有谁该负什么样的责任。
第四天,8月7日的上午,弟弟和邻居一起带着材料去了乡里,直到夜里12点才回来,说是刚好是星期天领导都没有在,去了领导家里拜访,好容易见了一个,明天一起去派出所问问情况,向他们反映一下。弟弟安慰我说人命关天,会有领导管管的。
第五天,8月8日上午,弟弟去了乡政府。等了一个多小时,才得知派出所只有一个轻描淡写的答复:这不是刑事案件,不归他们管,与他们无关,不需要做任何调查。在弟弟的强烈要求之下,才直接去了派出所,见到了派出所的指导员。刚开始说是民事案件,不归他们管,弟弟拿出相关材料,要求做进一步调查,如果不是刑事案件,要求起码要传唤双方当事人做个调查笔录,然后在调查的基础上出具不予立案调查通知书。看到要求的很认真,派出所的指导员才改变了态度,说是要向县公安局汇报,让弟弟先回家等结果。又是漫长的等待,天气很热,汗水不停地往下流,心像被油在煎。终于等到了下午四点多,电话来了,简单而简短:"汇报过了,不归我们管"。之后再没有什么动静,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孩子就无声地默默躺在我身边的冰棺里,我不知道怎么办才好。我以为起码他们会问一问,起码让我们知道一切是为什么,是谁挖了坑,为什么而挖,应该不应该负责任,然后让我们知道,为什么不归他们管。如果不归他们管,应该归谁管?已经一个星期了,总有人应该负责吧,那怕是过问一下也好,乡里肯定都已经知道了,可是为什么没有人那怕是问一下呢?包括挖坑的人,也没有出现,仅仅是一河之隔,也没有丝毫动静。孩子就那么躺着,我知道,他无法安息。

弟弟在不停地安慰我,说他已经咨询过相关的法律人士,按照现场的情况来看,已经很明确了,在人经常走动生活的地方挖那么危险的一座坑,而没有任何防护警告标志,无论如何都是要负责任的,而且挖了那么久都没人管,相关政府部门也要承担监管责任的,是个非常明确的案件。情况已经通知了政府,可能是和相关部门联系和协调吧,要耐心的等一等,人命关天,政府不会不过问的。再说,坑依然在,依然有危险,不仅仅要为我们自己的孩子讨个说法,还要要求政府处理这些隐患,不要让不幸发生在孩子的身上。
第六天,傻傻的等着,一直等到下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