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财经社区女性社区汽车社区军事社区文学社区社会社区娱乐社区游戏社区个人空间
上一主题:咨询斑竹 下一主题:当代人的怀旧情结和心理解剖
一捧雪与长生殿
[楼主] 作者:_erin_  发表时间:2005/04/23 15:29
点击:763次

一捧雪与长生殿
【马以工】             摘自 联合副刊 13-15/04/2005


《红楼梦》是作者虚构、自传或是索隐宫廷秘闻,虽已争论了近两世纪,仍旧没有确切的结果。余国藩在《重读石头记》中,认为曹雪芹惊人之成就是「善用语言媒介……中文由『声』到『形』的语言特性能用则用,从不放手。……从双关语、字谜、名字、名缀到代喻和警诗,小说中满布这些修辞机关……。」

书中这些机关线索,两百年来似乎也没有使《红楼梦》变得更清晰。此外,脂砚斋及畸笏叟这些批书者,留下八千多条评语,似在解释虚构背后的真实,而书未完作者已逝,旷世大谜留给历代读者无穷的解谜之乐,各解谜者均有自圆其说的逻辑,也有闪避不及的盲点。

书中并非事事有本,人人有所影射,是解谜者须有的觉悟。《红楼密码》也是解谜之乐的一环,本文想说明,作者如何善用他所熟悉的明末清初戏曲技巧,创造出半真半假、亦真亦假的人物与故事。

甲戌本第十六回回前总批:「借省亲事写南巡,出脱心中多少忆昔感今。」庚辰本第十七、八回描述元妃省亲时,元妃点了四出戏,戏目下有脂批:「豪宴──《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乞巧──《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仙缘──《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离魂──《牡丹亭》中,伏黛玉死。所点之戏剧伏四事,乃通部之大过节、大关键。」

明显地元妃省亲之各种细节,实是康熙南巡,曹家四次接驾的一些场面。「忆昔」两字说明批书者似曾参与,或至少熟知当年接驾盛事。而「感今」当然是「把银子花的淌海水似的」这些往事,在贫困的今天回想起来,真如同过眼烟云。

康熙四十四年第五次南巡时,正逢康熙生日。三月十八日当天,康熙亲点《太平乐》全本。其它日子也有进戏、也有清唱,虽未见戏码,想来都是吉祥戏。为何元妃点戏会出现,如豪宴、乞巧、仙缘及离魂这样悲凄的戏码?这些批者喻为「大过节、大关键」的戏目,又隐藏了什么玄机?

《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许多红学家在讨论「《一捧雪》中,伏贾家之败。」这条脂批线索时,都引申为作者安排贾家的结局,类似李玉所编戏曲《一捧雪》的情节。所「伏」贾家之败,一样也是为了古董。而《红楼梦》书中涉及古董恩怨的,是第四十八回,贾雨村为了贾赦谋取石呆子家传的二十把旧扇子。贾雨村这样一个不大不小的案子,怎可能会是贾家获罪败亡的祸首,且是有女贵为皇贵妃的贾家?

《一捧雪》系以明代权臣严嵩、严世藩父子,为了争夺北宋张择端所绘名画〈清明上河图〉,罗织藏主于大狱的事实改写。藏主一说是蓟、辽总督王,嘉靖卅八年王忬因雁门之役败阵,被严嵩以「治军失机」的罪名杀掉。传说真正原因,是王忬以赝画献给严家父子,经裱褙师汤勤告发,严家父子私仇公报杀王忬泄恨。

李玉约生于万历十九年,距王忬被杀的一五五九年不过三十余年。李玉将〈清明上河图〉改为九龙白玉杯,有个浪漫的名称叫「一捧雪」。王忬则改名为莫怀古,惟严嵩、严世藩、汤勤都是原名原姓登场。王忬世交著名的戚继光将军,也为李玉写入戏中。为了增加可看性,戏中加了替莫怀古就死的忠仆莫成,及为莫怀古报仇的美妾雪艳,人物可说是半真半假、亦真亦假。

这样半真半假的人与事,相信对曹雪芹有着无比的吸引力。尤其王忬的儿子王世贞,是明朝文坛「后七子」之首。所编《鸣凤记》述及杨继盛与严嵩的斗争,开创了时事入戏的风气。传说王世贞就是《金瓶梅》的作者兰陵笑笑生,而《红楼梦》深受《金瓶梅》影响,有四条脂批引比《金瓶梅》,并认为写得「深得金瓶壶奥」,此为红学家所公认。王世贞为嘉靖廿六年进士,时年仅廿一岁。他不但以诗闻名于世,官亦做到刑部尚书,是晚明文艺界重量级的人物。

《一捧雪》中元妃所点〈豪宴〉为第五折,知道的人并不多,《一捧雪》最著名,及时常贴演的两幕,是〈审头〉及〈刺汤〉。〈豪宴〉描述莫怀古带汤勤入严府,推荐汤为严府清客,严府正在演新戏《中山狼》宴客。〈豪宴〉这折中的戏中戏,与明朝另一恶棍权臣刘瑾相关。

《中山狼》以战国时东郭先生救狼反被狼吃的故事为底本。作者康海是明朝状元,为救朋友而勉强结交刘瑾,等刘瑾亡败他被归为刘党,他所救的朋友却袖手旁观,因而写了《中山狼》。李玉引用是暗示了日后汤勤将出卖莫怀古。

中山狼在《红楼梦》七十九回〈贾迎春误嫁中山狼〉中,被引用描述迎春的丈夫孙绍祖。书中写道:「此人名唤孙绍祖,生得相貌魁梧,体格健壮,弓马娴熟,应酬权变。」下有脂批:「画出一个俗物来。」前八十回对孙绍祖着墨不多,只隐约地觉得,真似另是一个贾雨村。因而许多红学家亦认为,与贾雨村勾结败亡贾家的,就是孙绍祖。

这样的推论似乎太小看曹雪芹的才华了,特别选了《一捧雪》中还夹演《中山狼》的〈豪宴〉一折,曹雪芹必是想安排不落俗套的败家方式,可能到他死前都尚未决定是书的结局是「首罪宁」,或是因荣府协助甄家藏匿财产而被抄。

李玉另有一出名戏《占花魁》,剧中主角的名字是秦重,无疑曹雪芹对秦锺的命名,是受到李玉影响。第九十三回贾宝玉与蒋玉函在临安伯府重逢,蒋由小旦改扮演小生,演出《占花魁》中的秦小官,姑不论这段文字是否曹雪芹的残稿,前八十回已可看出曹雪芹必是熟读李玉的戏曲,方能对其中精髓引用自如。


《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

《长生殿》作者是洪升,生于顺治二年,与汤显祖并称为明、清最伟大的两位戏曲家。元妃所点另两出戏《邯郸记》与《牡丹亭》,都是汤显祖的代表作。

洪升康熙七年入国子监肄业。他对杨贵妃的故事似情有独锺,康熙十二年他写了《沉香亭》传奇,后改写为《霓裳舞》,到康熙廿七年,再重新改写易名《长生殿》,经大清宫内戏班排演此剧后,北京城的官宴都争相效仿。

康熙廿八年,传说北京的名角为洪升祝寿,到他寓所演出《长生殿》,因逢康熙孝懿仁皇后大丧期间,洪升因而被劾,革去国子监学生籍,获罪削籍回乡,致终身未能再入仕。

康熙四十三年五月,曹寅迎洪升至南京,邀江南的名人雅士前往江宁织造府,观演全本《长生殿》,一时传为盛事佳话。当时曹寅让洪升居上座,置《长生殿》剧本于其席,又自置一本,优伶每演出一折,两人对其剧本以合节奏,一共演了三天三夜,才将五十折戏全部演完。

曹寅以康熙皇帝的名义赠银洪升,是否为洪升平反《长生殿》在佟皇后丧期中演出,而遭到的不公正处置,则不得而知。这年六月初一,洪升在回杭州途中经乌镇时,因酒醉登舟落水而亡,享年六十岁。有诗云:「可怜一曲长生殿,断送功名到白头。」

看来曹家至少收藏了两套全本五十折的《长生殿》文稿,此时曹雪芹尚未出生,他的父亲若是曹俯约六、七岁,可能记得这件大事,未必能领略〈定情〉、〈密誓〉、〈埋玉〉、〈冥追〉、〈闻铃〉、〈情悔〉、〈哭像〉和〈雨梦〉各出戏中细腻的情怀。

许多红学家在讨论「《长生殿》中,伏元妃之死。」这条脂批时,有人以为元妃的结局,类似杨贵妃在马嵬坡被赐死。只是曹家并没有康熙、雍正或乾隆的妃子,只有曹寅女曹佳氏经康熙指婚嫁给平郡王讷尔苏,元妃确有曹佳氏的影子,也象征曹家与皇室联姻的光荣史。

书中原叙及元妃早逝是无庸置疑的,第五回元妃〈恨无常〉红楼梦曲:「……荡悠悠芳魂消耗……儿今命已入黄泉……」有《长生殿》中〈冥追〉的气氛。元妃元宵省亲后,临别曾说:「倘明岁天恩仍许归省,万不可如此奢华糜费了。」下有脂批「不再之谶」,均对元妃早逝有所预告。

吴世昌认为《红楼梦》原先可能在第五十八回写元妃薨逝,现在取代为一位突然出现的老太妃,并在第五十五回加上老太妃欠安的「帽子」,张爱玲亦同意吴世昌的看法,在她《红楼梦魇》一书中,认为此一部分改写于一七五四年本(即甲戌本的原本)。

曹雪芹为何会改写元妃的早逝?揣测可能是经过第五次增删,元妃影射的人物已经不再是曹佳氏。有些红学家主张,现在我们看到的《红楼梦》,元春是影射康熙。

元妃第五回的谶诗有:「榴花开处照宫闱」之句,以石榴多子,喻康熙一生共有卅五子,是合理的。又康熙卒年岁次壬寅为虎年,次年雍正元年岁次癸卯是兔年,康熙一死曹家的恩宠不再,与「虎兔相逢大梦归」之句正合。

清代为避康熙名「玄」之讳,曾将千字文首句「天地玄黄」改为「天地元黄」,历书七十二候的「玄鸟至」改为「元鸟至」,都是将元妃与康熙联想在一起的证据。

《长生殿》的前稿,不论《霓裳舞》或《沉香亭》,与最后定版有所不同的:「沉香亭北倚栏杆」是李白为杨贵妃所写〈清平调〉的诗句,传说有李白系为杨玉环捞月而死的暧昧,或传杨贵妃与安禄山也曾有不伦的关系;而《长生殿》完全删去这些情节与人物,将唐明皇与杨贵妃的爱情故事美化,更在马嵬坡后,描写两人生死之别后的刻骨相思。

主题人物的蜕变,是洪升十五年改写《长生殿》的心路历程;《红楼梦》是否在近二十年的增删改写过程中,由《风月宝鉴》、《情僧录》、《石头记》一路演化蜕变,或许也展现出曹雪芹人生的心路历程。

洪升的戏曲著作共有九种,流传下来只有《长生殿》和《四婵娟》。《四婵娟》共四折,第一折写的是谢道韫和叔父谢安咏雪联句。第五回林黛玉谶诗:「堪怜咏絮才」,正是将黛玉的才华以谢道韫比拟。


《邯郸记》是汤显祖万历二十九年的作品,内容为吕洞宾渡化卢生的故事。剧中卢生因心烦无法入眠,在旅店遇到吕洞宾,送了他一个枕头助眠。

随后他娶崔氏为妻,不但有财有势,中了状元又为朝廷建立功勋。后遭谗臣算计,使他一度被放逐海南,过不久他又回来,还做了二十年宰相,备受皇帝的宠幸,享尽了人间极乐到死。

卢生醒来后,看炉灶上煮的黄粱米还未熟,方知这一切荣华富贵只是一梦,因此而悟道。

〈仙缘〉是《邯郸记》末折,卢生虽已有所觉悟,仍对梦中与各美女之「情」无法割舍,而对吕洞宾说:「弟子一生耽搁了个情字。」吕洞宾请出八仙中韩湘子等六仙,对卢生一一责问以期渡化。韩湘子唱词有「猛金钗十二醉楼春……」之句,是呼应第廿七折〈极欲〉中,卢生与「金钗十二」的情爱情节。郑培凯教授认为这段戏词与《红楼梦》第一回,〈好了歌〉及甄士隐的批注是相呼应的。曹雪芹「十二金钗」的灵感,虽不一定全来自于此,然汤显祖对曹雪芹的影响,并不仅止于元妃点了〈仙缘〉及〈离魂〉。

第廿九回贾赦神前所拈的第三本戏,即是《南柯梦》。第四十回饮酒行令中,史湘云「闲花落地听无声」句,出自《南柯记》第八出〈情着〉,随后黛玉说出《牡丹亭》的「良辰美景奈何天」句。第六十三回芳官所唱的曲,亦出自《邯郸记》第三出〈度世〉。

「仙缘酖酖《邯郸梦》中,伏甄宝玉送玉。离魂酖酖《牡丹亭》中,伏黛玉死。」这两句脂批想表达的线索,「甄宝玉送玉」的相关数据极少,也有可能如「元妃早逝」一样,是已经删去的文稿。吴世昌曾推测早期版本,太虚幻境是贾宝玉被魇镇后,魂魄昏迷时在梦中前去。极可能贾宝玉因失玉而昏迷,而「甄宝玉送玉」使他清醒。梦中贾宝玉听到十二金钗未来命运的红楼梦曲,也符合类同〈仙缘〉一折戏整体的气氛。

汤显祖诗文均佳,他的诗句「波光水鸟惊犹宿,露冷流萤湿不飞。」别俱风格。他说过:「一生四梦,得意处惟在牡丹。」这出他写于一五九八年的名剧,以〈惊梦〉一折最有名。其中几曲被认为是今古绝唱,也在《红楼梦》中被引用。

林黛玉是真实的谢道韫,与虚构的杜丽娘两人的综合体。林黛玉虽在前八十回并未去世,但她最终将如杜丽娘因情早殇,多处脂批早有述明。元妃点戏这一段的整体意义,正是作者与批者,想要透露《红楼梦》全书,是如这四出戏,人物与故事半真半假,并经过了长时间蜕变,书中人物的特性也随著作者的心智变化,充分展现作者醉心于「假到真时真亦假」的意境。

书中曹雪芹将《南柯记》写为《南柯梦》,脂批将《邯郸记》写为《邯郸梦》,而《石头记》最后也变成了《红楼梦》。

本帖地址:http://club.xilu.com/youlanya/msgview-950446-12258.html[复制地址]
上一主题:咨询斑竹 下一主题:当代人的怀旧情结和心理解剖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推荐到西陆名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游客来访 
注册用户 提 交
西陆网(www.xilu.com )版权所有 点击拥有西陆免费论坛  联系西陆小精灵

0.318688869476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