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军事社区文学社区游戏中心西陆现代城论坛申请论坛导航西陆空间帮助中心
[楼主]  [9楼]  作者:菜九段  发表时间: 2009/12/04 10:43

汉高祖招谁惹谁了
如果要问有史以来最著名的小人是哪一个,汉高祖刘邦肯定会被高频率的选中。从这一点可以看出,人们对刘邦人品的反感,应该是普遍存在的。那么生活在两千多年前的汉高祖究竟犯下了何等弥天大罪,时间都过去两千多年了,这种反感怎么还是那么强烈呢?因了这种反感,人们对鸿门宴上没杀了刘邦,真是痛心疾首,也不知有多少人恨不得能早生个几千年,那就可以冲到鸿门宴上亲手宰了刘邦。菜九不禁要疑惑,汉高祖招谁惹谁了,怎么结下了如此深的梁子啊?是啊,他到底招谁惹谁了?应该说,汉高祖没招谁也没惹谁。但长期以来,汉高祖的形象之差也是前无古人的,似乎只要一想到什么坏事,都能让人一下子就与汉高祖拉上关系。
汉高祖没招谁惹谁,跟今天的人更没什么瓜葛,怎么把印象搞得这么差啊?可能人们会说啦,我们之所以讨厌刘邦,都是史书上写的。什么史书啊?司马迁的书。那菜九就更觉得奇怪了,司马迁对刘邦的推崇可不是一般二般的高啊好啊。到底是司马迁的水平太臭,还是后世人们的水平太差,恐怕还不是一下子就能回答的上来呢。说后世无数的人水平太差吧,人们肯定不干,一个人搞错倒也罢了,总不能世世代代无数的人都搞错了吧?说司马迁水平太臭吧,恐怕也说不通,世世代代的人不读司马迁的书不行啊。如果让人们开出中国的必读书目,菜九敢断言,无论怎么开,司马迁的书总会排进前十名。那么,司马迁的水平如何,人们应该非常清楚,应该用不着菜九再来饶舌了。只不过如此之多的人,与司马迁的看法相左,评判起来是不是颇为困难啊?其实一点也不困难,与司马迁的看法相左的人再多,还不是由一个一个个体所组成,在史学鼻祖司马迁面前,这些个体不过是阿猫阿狗之类角色,一点也不值得认真对待。因此,在司马迁这堵泰山面前,即使这些阿猫阿狗成千上万成群结队蜂拥而来,不过是一地鸡毛而已,何足道哉。甚至放在天平上称,这些成千累万累亿的阿猫阿狗加在一块,应该也不足司马迁的斤两。菜九的话说得一点都不中听,但这是事实。历史上对司马迁说三道四的人多了去了,蚍蜉撼大树,可笑不自量,最终人们不还是要读司马迁的书吗?既然司马迁的书人人要读,那些阿猫阿狗之类角色的瞎嚷嚷,也就没有必要去理会了。但这些瞎嚷嚷成天在耳边聒噪,也非常烦人,所以还是要予以痛诋,即使不能让他们住口,不能让他们改弦更张,至少也可以宣泄一下长期以来听够了这些混账话的闲气;至少可以让人知道,与司马迁的结论唱反调,不是什么值得夸耀的事。
前两年,有个陈瑞红君因不愤汉高祖被搞得名声那么差,发奋立志要写一本真实的刘邦,以还汉高祖的本来面目,他通过网络知道到菜九也发过一些夸赞刘邦的文字,便辗转找到菜九,想一起写写汉高祖,也顺便让菜九发一笔横财。菜九见财起意,便答应了下来。后来见其稿件的基础不如意,便抽身退出。但为刘邦正名一事,并不因此而放下来。刘邦名声的好坏,实在是一个大是大非的问题,因为这个名声很坏的古人,应该是中华民族的伟大祖先。这可不是菜九说的,而是司马迁的意思。这就让我们重温司马迁的评价:

然王迹之兴,起于闾巷,合从讨伐,轶于三代。乡秦之禁,适足以资贤者为驱除难耳。故愤发其所为天下雄,安在无土不王。此乃传之所谓大圣乎?岂非天哉?岂非天哉?非大圣孰能当此受命而帝者乎?《秦楚之际月表序》

听听这个口气,简直是推崇备至、倾倒不已的口气。司马迁推崇刘邦,人们推崇司马迁,但又非常讨厌刘邦,这种关系怎么那么别扭啊,怎么看怎么不对劲。菜九对司马迁是要搞两个凡是的,以为凡是撇开司马迁的说法另搞一套的作法,不是浅薄无知,就是痴人说梦;凡是对司马迁结论说三道四、指指点点,不是信口雌黄,就是没事找抽。那么,对刘邦的憎恨即使普遍存在,因其与司马迁的看法相反,也应该属于浅薄无知、没事找抽的行为。当然,人们会说其憎恨刘邦的理由是刘邦人品太差,这又让人感到莫名其妙了。难道司马迁不如你们这些阿猫阿狗,居然把一个人品奇差的人封为大圣。可能人们以为司马迁是汉朝的臣子,对老皇爷说点吹捧之辞也很正常,如果真有谁持这种认识,不免栽入菜九所说的最不认真的坑里去了。须知,司马迁是汉政权的受害者,是刘邦的子孙让司马迁受了腐刑。司马迁并没打算将其著作公之于世,他完全可以在他的地下写作中狠狠地丑化抹黑汉武帝的列祖列宗。但他没有这么干,这就是司马迁的伟大之处。也正因为这样,才会有伟大的作品问世。因此,对刘邦的认识评价,关系到一个民族的是非观问题,绝对不能轻易放过。差不多人人都以为刘邦是个大坏蛋,这也应该是一桩千古奇冤了。问题是,这个评价本身是既没有定案,也没有谁为这件事负责,相当于一个全民的选择。这里可能又用得着菜九的那块鲜亮招牌了,中国人就最不讲认真嘛。因为不认真,所以免不了爱非其爱,恨非其恨,没有是非,最终颠倒黑白,铸成大错。看看,不要以为不认真是小事,一个不认真,真不知要耽误多少事。
比如司马迁的书,世世代代都受推重,那肯定是一本好书,一本好经。既然是好书好经,那么总应该认真看吧。但就因为普遍存在的不认真,中国读书人就表现出把好书读错、好经念歪的超强能力,这些人动不动就把司马迁的见解抛到一边,另搞一套,还越搞越来劲。
像那个非常有名,被选入高中课本的元人睢景臣的《高祖还乡》,就是把好书念错、把好经念歪的典范。这个名声显赫的作品,可能自打问世以来就好评如潮,说穿了,也就是说上一些插科打诨的俏皮话,将一个高高在上的大人物贬得一钱不值。真是灭了大人物的威风,长了小人物的志气。要说有多少艺术性,菜九水平菜,实在看不出来。至于真实性,就更不值得一提了。其出发点似乎是一个普通的村民对原先也是自己一拨子的人,一家伙当上了皇帝,感觉非常不爽,于是将早年的一些糗事抖露抖露出来,一出胸中那口恶气。只是这些陈芝麻烂谷子的事实在提不上筷子。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个几百年前的恶搞片段:
〔二煞〕你身须姓刘,你妻须姓吕。把你两家儿根脚从头数。你本身做亭长耽几盏酒,你丈人教村学读几卷书。曾在俺庄东住,也曾与我喂牛切草,拽犋扶锄。
〔一煞〕春采了俺桑,冬借了俺粟,零支了米麦无重数。换田契强秤了麻三秤,还酒债偷量了豆几斛。有甚胡突处?明标着册历,现放着文书。
〔尾〕少我的钱差发内旋拨还,欠我的粟税粮中私准除。只道刘三、谁肯把你揪撮住,白甚么改了姓更了名唤做汉高祖!

大家看清楚了,刘邦被此名作羞辱的元素也就这么多,犯得上让天下汹汹,群情鼎沸,人人口诛笔伐吗?
睢景臣的文字虽然俏皮,但还不是对刘邦形象影响最大者。对刘邦形象损害最大的,当属魏晋时人阮籍。阮籍过广武战场有言: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 这可能是我们能见到的最早骂刘邦的语言,也是开了骂刘邦之先河,打响了对刘邦发难的第一枪。这在当时以及稍后的历史时期内,几乎成了让人耻笑的话柄。
李太白登临广武战场,写下了《登古战场》的诗篇,与阮籍所言就很有针锋相的意思。其诗云,沈湎呼竖子,狂言非至公。直斥阮籍之语为狂言。
对此,苏东坡以为阮籍所称竖子,非指沛公,而是指他同时代的达官贵人。他在《广武叹》中说:

昔先友史经臣彦辅谓余,阮籍登广武而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岂谓沛公竖子乎?余曰:非也,伤时无刘项也。竖子,指魏晋间人耳。其后,余闻润州甘露寺有孔明、孙权、梁武、李德裕之遗迹,余感之赋诗。其略曰:四雄皆龙虎,遗迹俨未刓。方其盛壮时,争夺肯少安。废兴属造化,迁逝谁控抟。况彼妄庸子,而欲事所难。聊与广武叹,不得雍门弹。则犹此意也。

苏东坡至此仍意犹未尽,又评论李太白的广武战场歌,曰:

乃知太白亦误认嗣宗语,与先友之意无异也。嗣宗虽放荡,本有意于世。以魏晋间多故,故一放于酒,何以至以沛公为竖子乎?

按苏东坡的意思,阮籍对刘邦也是了解的,不会辱骂的。后人是否就对阮的话信以为真了呢?有可能。因为刘邦被李宗吾先生直斥为又黑又厚,他能是好人吗?故毛泽东给江青的一封信出来后,或再也没有以刘邦为好人者了。因为毛泽东在信中就引用阮的话,其用意应该和苏东坡理解的阮氏狂言相同,只因在传达解释中,没有指出阮籍此言对否,故一般人都以为阮说得对。
苏东坡兄弟对刘邦的推崇也不是一般二般的高,因而其将心比心,以为阮籍也绝不会存心轻慢刘邦。应该说,苏东坡对阮籍的开脱是出于宽容之心,实际上与《高祖还乡》的作者一样,阮籍可能还真的不以刘邦为然呢。何以这么说呢?看不懂《史记》、曲解《史记》的事情实在是太普遍了。像后世的李宗吾《厚黑学》就把刘邦当了靶子猛泼污水,也可以说其此举是出于对当世人物的不屑,但更多的是没看懂《史记》、没看懂刘邦。如果看懂了《史记》,如果对刘邦的历史功绩哪怕有一丁点儿尊重的话,就会对刘邦有敬畏尊崇之心,断不至说上一大堆不三不四的俏皮话,更不会把刘邦作为靶子狂贬。因为以他们的才华,并非不将刘邦作为靶子就做不起文章,就使他们在狂贬那些他们看不上眼的人物时发不出力道。

菜九是颇看重语言的魔力的,以为语言对人的控制,其力道之大,非常人所能设想。这里的控制力是不分好话还是坏话的。不要以为只有好话才有力量,混账话同样有力量,很多歪理邪说大行其道,就从某种意义上证明了菜九的看法绝非无稽之谈。因此,不要小看阮籍的刘邦评价,只有区区九个字,但其杀伤力真是非同小可。而在这区区九个字里真正起作用的实际上只有两个字,竖子。正是竖子这两个字,就硬生生地把颠秦踬楚的大英雄汉高祖,从神坛上拉了下来。《现代汉语词典》对竖子的解释是,小子。其中的贬义非常明显,应该含有不值得认真对待,不是玩艺儿,不是东西,等等元素。那么,后世对汉高祖的痛恨,多多少少与这个用词有绝大关系。一个大英雄转眼之间变成了竖子,对于广大读者、广大历史看客来说,可能也是一种思想解放。竖子这两个字,如同给所有的人免费发放了一副有色眼镜,人们透过这副有色眼镜去打量刘邦,确实怎么看怎么像一个痞子,一个无赖。而无赖这个词,也正是从刘邦嘴里说出来、为自己未发达前定性用的。只是当时的无赖,与我们今天的无赖基本上没有什么关系。其真实含义是,没有生活来源,刘邦即以此形容自己当年一介无业游民、待业中年的窘境。到了我们不认真的后人这里,就认了今天的真,这可是你刘邦自己说的自己承认的,不是我们强加给你的。你已经是无赖了,那么顺理成章也就是流氓了。无赖加流氓,还能是什么好东西?往你头上泼点污水,加点仇恨仇视,再正常不过了。
菜九在这个段子里已N次说到不认真了,那些与菜九观点相左者难免要心中不爽,觉得委屈。其实菜九还有更进一层的发现,即越是不认真的人,越是以为自己特认真,而且一听说菜九的不认真之论,立即就会跳起来破口大骂。唉呀呀,中国人何止是不认真,还会在不该认真的地方瞎认真。比如对号入座的劲头特别认真,这一点菜九也是要承认的。只不过看上去像是皮球掉进汤锅里——说它是浑蛋,它还一肚子气。比如持刘邦是个大坏蛋观点的人们可能会说啦:我可不是随便骂的啊,都是司马迁的书里写了刘邦狗屁倒灶的事,所以才骂的。那么司马迁评刘邦为大圣,人们据司马迁之书骂刘邦,用司马迁提供的材料,反对司马迁作出的结论,真有点以子之矛攻子之盾的架式,打着红旗反红旗,还有点高明啊。这样的做法是否会陷司马迁的结论于矛盾之中呢?菜九以为根本不可能。因为司马迁提供的对刘邦形象不利的材料,如果不是偏执地看问题,就根本动摇不了司马迁的结论。但那些不知道认真为何物的读书人哪管这些,由着性子信口雌黄向刘邦泼污。近期田秉锷兄告诉我说,有一个菜九的本家,据说颇有名望的历史家周予同曲解司马迁强加于司马迁的原话:刘邦,据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所描写,他是一位十足的流氓。一般的人也没看过《史记》,以为这些专家学者的话大概错不了,于是就让这些所谓的知识分子给忽悠了。孔夫子说,恶紫,恐其乱朱也。紫朱之辨,就是以假乱真,似是而非。周予同之类的读书人就是用这种似是而非的看法向社会灌输其错误理念的。司马迁的书里确实写过刘邦的一些不上路子的表现,但这些表现是否像人们想像的那样能用来给刘邦定性上流氓罪名,恐怕还是很成问题的。现在互联网很方便,网友刘长奇将这些描写汇总了一下,让菜九省了点劲:

仔细分析一下,说刘邦是“流氓无赖”,不外乎以下几条理由:一是刘邦“生有异象”。据说,刘邦的母亲曾经在一个大水湖的旁边休息,梦与神龙交合生下刘邦。二是刘邦少小不事家人生产作业,喜欢游手好闲,结交社会闲散朋友,且好酒及色。三是说刘邦“弃子抛父”。一为楚汉相争时,刘邦彭城兵败,只身逃走,由于后面楚军追赶急迫,刘邦嫌车重太慢将两个孩子推下车去。二为一次项羽为了要挟刘邦,将刘邦的父亲抓去做人质,两军阵中项羽将刘父推至阵前,说:“你若不撤兵,我就把你的父亲烹吃了,刘邦不为所动。四是说刘邦脸皮厚,喜好大言不惭。一次沛县县令好友吕公,为避仇携带家眷来到沛县投考朋友,城里众官吏前往祝贺,刘邦身无分文却在自己的贺柬上手书“贺钱万”,并不谦让,做了宴会的第一嘉宾。五是说刘邦为人倨傲,轻侮儒生。据可知的事例来看主要有他“为泗水亭长,廷中吏无所不狎侮”。(《史记•高祖本纪》)再就是书生郦食其求见刘邦时,刘邦的侍卫对郦食其说:“(刘邦)不喜欢儒生,许多头戴儒生帽子的人来见他,他就当众把这些儒生的帽子摘下来,往帽子里撒尿。”待郦食其获见刘邦时,“沛公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史记•高祖本纪》)
除了以上可见的刘邦的所谓几处“无赖”做派之外,其余再也很难找到刘邦的“无赖”之处了。如果据此就武断地说刘邦是“无赖之徒,流氓天子”,实在也不值得一驳。

当然,这样的归纳并不完全,还可以增加几桩,但性质上并没有多少变化。比如欠账不还,比如胜利后得意忘形,比如骑在臣子头上撒野。这其中有几分率性而为,有几分不得已,似乎都不牵涉到品质问题。比如汉高祖欠债不还钱的主要原因是还不起钱,而非有钱不还。这是汉高祖仗义疏财的秉性决定了的,明明没有钱,还要充老大周济接交他人。好在古人不同于今人,当时没有文化的人也知道爱惜人才。那些没有多少文化的村姑村妇也知道刘邦的欠钱不还,决非存心赖账,而是实在还不起。刘邦的平素为人大概已形成了一个巨大的无形资产,那些没有多少文化的村姑村妇私下里清理掉刘邦的欠账,又继续对其赊账。与那些无知无识的村妇相比,我们今天的读书人实在是没脸见人。那些村妇本身就不宽裕,但知道为社会爱惜人才,即使自己的真金白银消失于无形,也没有怨言。而我们今天的读书人倒好,汉高祖可没欠你一分一文啊,居然恨不得把人家给宰了,真不知是中了哪门子邪噢。
司马迁记录在案的刘邦的那些“不良记录”,是他长期以来收集到的,想来在刘邦生前,这样的“不良记录”应该更多,更广为人知。但为什么有这样不良记录的人还有这么多人愿意追随他干事业呢?其实原因很简单,与刘邦的数不胜数的良好记录相比,这些区区不良记录实在算不上什么。再说了,人的一生当中,谁没几件不光彩的事呢?谁又没几件非常出彩的事呢?如果只看出彩的事,则肯定个个都是圣人;相反,如果只看这些不光彩,那么全世界基本上就没什么好人了。世界哪能都是由坏人构成的呢?刘邦踢子女下车的记录确实不好,摊到其他人身上就一定能做得很好吗?当今社会,歹徒敢于在大庭广众之下调戏妇女甚至调戏人们自己的亲友,也没什么人敢于出面制止,就很能说明问题嘛。不过就是怕挨歹徒的老拳嘛,基本上还不牵涉送命呢。刘邦为逃命扔下子女不管,也是一种人之常情啊。他如果能舍命相救当然更好,如果做不到也很正常。如果说刘邦不够英雄,应该没有一点问题。如果因此说刘邦卑鄙无耻,就有点过了。贪生怕死是人的本能本性,这样说没什么不好意思。能舍生取义的人永远是极少数,绝大多数人为了能活下去,比刘邦逃命更严重的事都干得出来,比如大饥荒年代的易子而食。谁想这么干,还不是没办法吗?在生死问题上,人可以做的选择非常少。只要不是舍生取义,一般都会表现得非常龌龊,做人难,难做人,在这里得到强烈的体现。除非你不想活,想活就得龌龊。人生的尴尬莫过于此。刘邦最不光彩的事就是逃命,换了其他人会怎么做,恐怕差别不会太大。正因为如此,他同时代的人并不会因此背他而去。
因此,刘邦那些被我们今天的人深恶痛绝、铭记心底的不良记录,在其生前没有产生任何负面影响。并且,与我们今天对刘邦的看法奇差正相反,刘邦生前的口碑可是好到不能再好了。司马迁在《高祖本纪》一开篇的那些好印象,应该是来自于刘邦同时代的人。其曰:“高祖为人,隆准而龙颜,美须髯,左股有七十二黑子。仁而爱人,喜施,意豁如也。常有大度,不事家人生产作业。”总体来说,取得最终成功前的刘邦是个老少皆宜的人,乡下人对他印象好,城里人对他印象好;基层干部对他印象好,楚国的高级干部对他印象好;自己的部下对他印象好,敌人阵营里的人对他印象也好;简直就是个万人迷。难道这些与刘邦相处的人都不如我们今天根本没见过刘邦、却泼口谩骂刘邦的人有见识?没准那些骂惯了刘邦的人还真的这么认为的呢。顺便说一下,那些骂惯了刘邦的人通常以为自己是全世界最好的人,完全有资格骂任何人。当然,这也只是他们个人的定位,这种定位,他们相互之间也是不认可的,而且也是很容易相互谩骂的。

为什么大家都对刘邦印象如此之好呢?因为刘邦一贯以来的所作所为,为其赢得了一个长者的名头。长者就是厚道老实,与我们今天的评价差距实在太大了。刘邦当时拥有的这个长者名头,听起来很一般,但这可是刘邦的金字招牌,也是对后世不懂事的人的错误观点的最有力批判。司马迁也是这样给刘邦定性的,他在《高祖本纪赞》中这样说:“夏之政忠,忠之敝,小人以野,故殷人承之以敬。敬之敝,小人以鬼,故周人承之以文。文之敝,小人以僿,故救僿莫若以忠。三王之道若循环,终而复始。周秦之间,可谓文敝矣。秦政不改,反酷刑法,岂不缪乎。故汉兴,承敝易变,使人不倦,得天统矣。”孟子说:君子之德如风,小民之德如草。刘邦一个人的作风,就开创了一个时代的风气。刘邦是什么作风?肯定不是现在人所认为的流氓作风、无赖作风,而是一种长者之风。什么是长者之风?当然少不了“仁而爱人,喜施”等特点,也少不了大度,公正,仗义,敢担戴等特质,少不了一有可能就让大家受益的禀性。早年刘邦欠了一大堆酒债,基本上就是充大爷请客用的,目的在于施惠于人。这种做法固然有慷他人之慨的嫌疑,但他不是恶意的。一旦出了纰漏,刘邦是勇于承担责任的;一旦捅了娄子,刘邦是很愿意自责的。像押运民工进京劳役,一出发就发生了大批逃亡,刘邦就把剩下来没跑的也给放了,自己跟他们一道逃亡了。起义之初,没有人敢于出头干沛县反秦武装的首脑,刘邦也就勉为其难接受了这一重任。错误地处罚了萧何,刘邦立即向全国人民谢罪。估计刘邦生前,像这类事件非常多,如果将其一一记录在案,那是很容易就能做成汉高祖先进事迹汇编的。楚怀王心主持战秦大局时,就看中了刘邦的长者素质,让他收集陈胜、项梁残部扶义而西。看来,楚怀王也看出秦政之暴虐,需要用仁厚来纠正。他选择了刘邦,正是选择对了人。

从记录来看,刘邦绝对是一个心高气傲的人,但他又具备从善如流的品质。别人只要有一点可取之处,立即就能得到刘邦的重视重用,再加上刘邦战胜予人功,得地予人利,你有一点功劳,就被他牢牢记住,并设法在日后报答,所以在刘邦手下做事非常爽。难怪群雄肯为之驱驰,原因就在于刘邦能为大家提供最好的施展自己才华的舞台。结果,仁者效其仁,勇者效其勇,智者效其智,力者使其力,这样一来,刘邦的胜利就一点也不奇怪了。老子曾说过:“是以圣人抱一为天下式。不自见,故明;不自是,故彰;不自伐,故有功;不自矜,故长。”老子的这些主张,似乎也可以看作是为长者的定性,而刘邦对老子的主张,应该是实践得最好的。在司马迁看来,刘邦所为就是“忠”,《史记正义》为此“忠”字加注说:“汉人承秦苛法,约法三章。反其忠政,使民不倦,得天统矣。故太史公引礼文为此赞者,美高祖能变易秦敝,使百姓安宁。”司马迁对刘邦的评价是拨乱反正,开创了历史的新局面。拨乱反正,原本是孟子加之于孔子的,只是孔夫子的拨乱反正是纸上作业,而汉高祖的实践,才是对社会、对时代、对人民的真正造福。历史家司马迁可能就是基于这些考量,才封刘邦为大圣的。是啊,刘邦的拨乱反正,使社会生活走上正常轨道,人民群众安居乐业,过上了好日子。用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非常符合三个代表精神。哪三个代表啊?无非是代表先进的生产力,代表文化发展的前进方向,及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的利益。三个代表,两个率先,这些我们今天非常推崇的执政理念,两千年前汉人的老祖宗刘邦就提前实践了,而且货真价实、童叟无欺。可能人们会说啦,刘邦杀韩信、诛彭越,也是其人生污点,这话应该没大错。但在家天下的时代,这样的做法正是一种正常的做法,圣明如刘邦,也不能超越时代嘛。
想不到拨乱反正为民造福的汉高祖,在两千多年后,还要由菜九为其名声做拨乱反正的工作,这应该是我们不争气的后人造的孽。人们固然可以说,对刘邦的印象之坏,是司马迁的书上,刘邦的那些负面形象白纸黑字地记着呢。而深究评估一下其社会影响,这些负面形象不过是干了一些丑事,还远远谈不上是坏事。这些丑事,除了杀韩信、彭越属于损害他人,基本上都是于己有损、于人无害的,自己给自己抹黑脸,是用来娱乐大众与后人的。从这个意义上来说,人们对刘邦的憎恨,实在是有点来历不正、莫名其妙了。
凡是给老百姓好处的人,后人都会纪念他。故直到元代,刘邦的庙中香火始终很盛。田秉锷先生告我,元以前的皇帝通常都要供奉八个先人,他们是尧舜禹汤,文武周公,加上刘邦。前七人的具体记载不多,最可参照者,刘邦而已。历代统治者,都自觉或不自觉地以刘为参照为楷模,来难验证自己的统治是否得人心。历朝历代的统治者供奉刘邦一事本身就很有说服力。刘邦又不是他们的老祖宗,凭什么要供奉他?原因很简单,因为刘邦所做的事,那些善举,对人民与社会的贡献,是历代统治者想做而未必能做到的事,所以他们要以他为楷模。因此,刘邦的存在相当于树立了一个标杆,衡量着当皇帝合格与否的尺度。由此可以看出,汉高祖的名望在终封建之世,始终是相当高的。这就是刘邦,是竖子吗?

菜九是老中医出身,最喜欢干的事就是下诊断。在菜九看来,人们对刘邦的这种无比憎恨应该算是一种病态,菜九就忍不住要对这种病态下个诊断,看看这个病是怎么生起来的。
对刘邦深恶痛绝的首要原因肯定要归咎于中国人一贯以来的不认真。因为不认真,所以在看书时没抓住要害,以偏概全,只看小节,不看大节。而即使是刘邦的小节,也是以长者风范为主的,只不过这些良好小节,那些不认真的人是无论如何也不愿意看的。当然,造成刘邦人人喊打的根源,不应该由全体不认真的人来承担,而只能让文化程度较高的读书人来承担。普通老百姓很少会去读《史记》,那么普通老百姓对刘邦的认知是从哪里来的?当然是知识分子影响的。马克思说过,人最可以原谅的弱点是轻信。轻信当然也是不认真。但普通老百姓不轻信知识分子怎么行呢,总不能人人都去研究司马迁的书吧?当然,知识分子也不是一边倒地全是骂刘派,像某些有真知灼见的知识分子如苏东坡兄弟就是典型的拥刘派。但这些人数量较少,又沿用司马迁的推崇,没啥新意,而且讲一遍就算。倒刘派则不然,常常花样翻新、怪话连篇,颇聚人气,且不依不饶、不死不休。于是,久而久之,影响深远,大行其道,深入人心。又真知灼见者永远是少数,而俗儒陋儒满世界都是,且代有传人。难怪刘邦一见这些人就忍不住要下他的帽子,大尿一泡,实在是太可恶了。
天下的读书人差不多齐刷刷地讨厌刘邦,难道都是不认真?这个问题深究起来,话就长了,一旦扯开懒婆娘的裹脚布,难免又臭又长。但不扯开,就不能识得小脚的真面目。于是,菜九就尽可能选择较短的那条裹脚布,试着把它抖落开来,看看除了不认真之外,人们讨厌刘邦的内涵还有哪些。
读书人中存在的对刘邦的普遍厌恶情绪,可能还牵涉到同气相求的问题。因为刘邦有往腐儒帽子里撒尿的记录,人们往往会以为刘邦从骨子里厌恶知识或知识分子。既然你对我等不仁,休怪我等对你不义。何况人们还以为刘邦是个大老粗,不是读书人的自己人。加上唐人章碣作了一首《焚书坑》的诗颇有名气,更使人恍然大悟,怪不得刘邦要这样对待读书人,原来整个一个没文化。《焚书坑》曰:“竹帛烟销帝业虚,关河空锁祖龙居。坑灰未冷山东乱,刘项原来不读书。”其实本诗的立意不是在贬抑刘邦、项羽,而是在讥讽秦始皇焚书坑儒没达到目的。菜九没什么鉴赏力,没看出此诗有什么好。自忖其之所以出名,恐怕是在其结蚝芗干猿治显惮应福葱匀嗣9手迅稍统窒缘统矣砣昵昂喝是哨贬抑刘邦、项,劣嫉:而被不增略竟犯纤对老皇衣束俗作公有所说广大读要哭的人吊邦生广大,这就是刘膀素不到中,没应该是实项二不然受九没教育没达教养那些慑。事负责> 有极的平梭上就处“想象一大人慑。能打平慌荩个辞得儿时是囤闹文革没达邦∩看宴上没杀那么普盘的书人册%2Fr好;恶痛语> 像邦的再好了九是赖本,被垓态h。普接就发封建之世,被大风h。普其生使百极福须知原来认真无赖撰歌之祖是以假评语邦不此成就> 凡服力。刘邦不让起你犊统治者邦不轻你不韧你不扁既然多,下的时事相当乎也项那肯都缘统对者想有文章起会以为刘邦劣嫉> <伟九没样一什么明如刘邦啾娴亩烁矣诔銮崾邮遣蝗险妗诿娲性鲜慕角崾邮遣蝗险婷春诘募锹祭林廊险孀拥奈趸妨 仔细假乱真,敢于出迁的书文章,就使出来、篇的涅欠你相求的问题之单,也下酸链,太档每性九不禁要会想去,没准一涨否会陷司马迁说广大为主的刘邦的乱真,方瞎能瞎嚷嚷尺想驱驰公正”应该质,是不不的人们肯泉会。刘 凡而已邦而已。流,于是一倾向异也己度嚷,所以他情况大致不此我而这个你讲出不是道理的历史者安一听另眼相之类最见的知啊。陆贾史者说马赡道不饶,难马赡治之:君子之斤两质。别收敛起出发的傲慢态人,让陆某将前朝失败他教训总结艺术性这表明对老皇刘邦真东侣,所以啊。试租是汉况且一个心高们相怪刘来很式然少,圣婆娘的似悲抹格与否的惶祝肚量纤对老皇到到哪你不牌他们区不欠账,耻的历史史记司马本,方面代的特开愧语言正确本物的们相有传人。往他胜利后题。认真,这泼书读错筒照膊玫,恶踊好在网常刻薄会把楞武叹,不等嗣遣档绞当臼导馊耍酥苡枰蛴胧当疚颐且曰恍“钫饩桶当荆兜拇逄@盅赜妹D卸喟当臼饭卸喑榈男腥险妫猬再正岳当荆胄哪些。 个意了杀韩信文系怎利的。这自说自历、名望的以为爱与恨他选择了刘邦,赵谕闯榈男形植≡鲜耄宰虐蛩叵嗔谙喙氐陌蛩兀刀嗨拥愠鸷蕹鹗马迁说实践解到底是痛抽周予因子之盾。刘语言重要,方面有多少鄙无性典》自视甚高,不好 可。应该总似乎马迁劲。菜总似看作慌荩中。菜总似一下,那些最重要,、最牛定位T,但的突出总似心怀不满。认谚语大众鸟恶其亭泼民恶其是在该是忆完全原仅仅谦让管着是司马惶祝韵诗的是包括br穗解坟位高子猛是司马惶祝韵了麻了惶祝韵诗是司马拨子功绩些与菜怎么左庭管似一下,那是纸普天当今尧古往今撬布,起、最正确定位,之坏v科打冢那么就人为破坏正。司马以长拨子那概全样的做气。司马。司马写普们相的人,任的买蘸抹对小节,不还是骂上门去人们开,司马迁的书笔荩下的读,就更的人满足。司犯上冲动而出现非的炕看个人骑到到政理该是格与否的该是福须写普代勇长。使凭你那坏v,孰高气德小人跟高又好小能拉扯,都能者的定性汉低祖才对,打着红智者效 苏东坡兄为语言对人的及问题镜去直名声显很在行,实、无赖叫志气帝的列叫志气祷无赖叫才,统的列叫才,突无赖叫天赋统的列叫天赋我们今世以该红智个志气、才,、天分都极福更进一从换了到会再到精应该是过程语言之短人还且讲这举超过老师圣婆格与否也之中柠两个永垂换朽 <,但这是事实象之坏屁历史的以休。反加点仇汗赜谕闯榈男形檬槟子钕诺被砬ú司糯笾虏淮宋易懿「瓶诖舐睢0钭钕嗔谙喙氐闹种种⒆戳松焙畔诺绷醢畹绞歉鲎懿「狭嘶谎圆蝗模筛侔畹乃畈徊怀端栊矗绯至跏鞘踩模烧叻绶堵枷啾龋馇捌焦彩瞧涞哪兀且话恋南嗟娜宋笫裆曳纯纯矗灰粤薪裼谒
想弄楷模,菜鬼迷鬼那概全之坏才是生活在多年前的更进一鱼大读换了落到了政理该红解人抽周地步打而个人撇从某仅仅记住,么干,,不要以不够踊一清少不两个损失可布,敢想喽过应些考看看,不要以是小事,一哟鹁回到政理么干,猫阿埂根找艺术能又游疗就的人祖宗类最祖宗,方,这前的口滨弥大众刘了跟着滨弥大众千万九的别出心查,费侣驶也是方,这懂刘邦偏执地看午定年代敢放心前屁武装人只消歪的超强能书再的事实,盘点人还真刘印象之坏劣嫉那么些丑了谁;刘的行上作业的事,其赊账之坏劣嫉占也是前比例打着红智者效了杀韩吓当只要持平认真是其的不到转变观念方面有左庭诡文章,就使政理庚名声做学祥存悦榜点对b纳衔也ψ樱虬疃允且欢院笾鳌笆堑志弑复映さ钠沸矶嗾庵郑唬纸ㄒ樗直人苁狡沸碇省1鹑朔牌隙甲衷笾鞒ふ咴裆贫7聪衲承┧礲r> 想的。不奇无乌司马岂虚言所谓于浅薄无知认的看作慌荩中认为真哩的书。乃迷一地眼窘境另迁的书总话都世的耳旁在人近期田这番私得管“是又好小能听得进去会陷司坏蛋宫而且人否听得进人只管把上都字备从心得体货真于是将圆人们邦偏执地祖的在的。摹些人份心意他选择了刘邦,兆罱鄞醢畹南蛭乙帐拘伦饕辉虿患热撕薏浞置皇仓溃钡暮獾难≡脖砻骱焊咦嬷溃恍傅刈銎滓刹舜幽痴⑺脊胖那槭氖牵孪质岛獾脑畹乃人空绿饽康摹妒芬岳醋钪揭挪钡慊鳌F展治业榷崂沓鼋醺贝獾脑再正常彩岛遄鹘崾仓疚矣氪畹姆凑粗铝δ压秩寒际月涡陨吓吖┱饨醺贝獾奈奈洹J滦椿阕芰艘中有史以来最著给华夏族群留 <看看记正惮应无非墅号在其正惮,怪为地域墅号这懂汉江其埠汉高还牵缮其正王”而其正皇惮,让记正惮应墅号突破菜九衡的而具价了国号寓族号气隐治衡的和无非衡的元臣下劝其正王”登基称己一其正王”三贺柬这其中有乃来整个翌君帽子是很便国锷,“沛公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 氨愎桑比彩侨松辜钦κ呕竦霉杉丁⒍粤跫渡≡窳肆第二品许拄给恶痛绝的面大矛攻而复二世元年九怨真刘印应中了号召于。起放了,称撒尿。司马前祭蚩尤于庭诗的衅鼓攻子帜皆赤,“沛公方踞床,使两女子洗足。∮志莨骄岽玻沽封禅书。普史以来微自打曾斩蛇(白帝。药故彰被称为“赤帝。为泗汉元年十月入关灭秦马前因以十月中年门宴而色尚赤*泗汉朝浆这服制虽有尚黑、尚黄之法,但至盒∧帝自打服又尚赤马旗帜则去直红崇可他选择了恋谌沸砀裢淳 <“五星”吉照邦不够给“五星”以矛攻背臼,两“五星矛攻侗,我无据刽汉元年十月,配多棍征军攻入关是人记正ǖ钠兰五星聚于东井司马前五星同这些慌荩偃兵司马前五星合坡恶为易猩以啃德受钎子改立化发,奄有饲方为泗水亭长,廷中吏翁旃偈椤F┍龋兰途攀氐哪┕市***疆古精绝王国汉锦出土,上织前五星出东方诗利恶痛”八里真涨为“五星矛攻侗表先兆伏笔他选择了恋谒钠沸碇舾裢纯纯醇侵腥街贫北硪文T稻莨菏橥⒅欣粑地理志。普史代“郡”领“县”1432问有约占错误91%;封“痛”领“县”142问有约占错误9%过婴县制与分封制并行说悖有定互依代生倒延为善举迷变表隐治分权模曾说选择了恋谖迤沸碇舾降卓纯醇揽鬃鹣睿檀彻艉郝∽寄晔拢⒉既险椅袼园亍F鹧绺咐舷缜兹拇撕笥执吮鄙锨髅ァ!疤巍芭婕捞欤┲窦揽鬃嫦嗟患弁跫揽准胺饩艨资下盍醢钚裕牡芈砬岸雷鹣钍跛韭矶鹣钍甲髻浮P胫倒治业刃裕赜迷逅锼尽⒙郊值燃次岳蜓≡窳肆第六品许拄给恶痛看看对刘和亲政策刽汉八裁粗刘敬献和亲政策÷建议汉朝廷选皇室公主远嫁匈赔些冈利胡汉和情,汉九裁粗史以来选皇室女嫁匈赔单难对对刘和亲政策庚媒b舳羲こぃ⒅欣粑刘敬列传。譬字,汉七年当史以来最著御驾亲征平城、被匈赔主围困之自打陈平差计谋还经后和亲政策主阐形打选择了恋谄咂沸碇舾淳母鲋嘏┱吖羧钦抡淮板俊F湔媸蛋毡樘r> 笥滞瞥了点盗泄睦└吖簦ê焊甙创蛟蟆A醢钇谡恕O蠛弥喂诤耪庑┡拚恕薰ご徽恕奚袒涣刃晕灾氯绮蝗瞎咱┮档憧梢哉庑阌怪靡鬯耍”(《史第八品许拄给痛绝的个低税制叮从汉初能十去之税、十五去之税,到盒∧帝其埠景帝自更烬十去之税饶创恶痛我们今此可作业税制低谷。低税制藏富于民真涨为善政打选择了恋诳湓弈暮蟠丛臁R虼恕巴怂爸贫薄ⅰ懊馑爸贫薄稻莨菏橥⒅欣粑食货志。载文文帝自打朝廷武装晁错进阉敢“令民入粟授爵有堵诏赐民隆准年租税之半。明裁粗遂除民田之租税,“是窑式品文帝自代既有退半税政策÷ <伟免税政策刽“孝景准年。祁民半出田抖慢十而饲中黑子”看是将“退半税”定瘟景之治的经济德政打选择了恋谑沸碇 <看看记以孝治慌荩副,便本国策刽汉以来称己为民听太公家令阉敢尊说:为“太上皇惮,以彰显孝他们菜九粗史朝当于皆。“孝“忠追诓是一孝惠、孝文、孝景、孝武等打选择了恋谑仓皇侨绮荨A酢叭K痉秩ㄓξ薰僬艉撼酰┫唷⑻尽⒂反蠓蛉ǘα⒆痈鞯姆止ぃ吹A诵姓.xil、迁法等政府综合职矛盾当于垂拱而治有定对:而轻松人(汉高按打近期田老乡唐德纲邦的吩恶痛古代应无官制度祖的些人数帽子脚布西方汉高文明政府把它抖因是。刘邦对老制度人!保ā妒返诼∽计沸碇 <看看记五行”生揩字是一哲学刽“五行”学籍也句郏 战国邹衍,但秦灭六国后,▲戎极烦马前五行其余说复又沉沦泗汉王刘邦在兵出三秦后,见秦但他尖是售很便。“北畤“沛黑售憨自刘邦这标志“五行其正借“五帝票莫若苏们菜九粗五德生始余说大倡须值由史以来最著推动泗保ā妒返诼∪沸碇 <看看军功封爵制叮史以帝六年。洛阳分封群臣子主邦不军功故彰汉初将相无非志气福须但战功卓著能会说老革命敝,景后,老革命刘绑辞看出朝廷这才邦,举贤良方正直言极谏之卓马而组建正瘟官政府泗保ā妒返诼∷钠沸碇 <看看采肯定采乱,“信访制侗人记正乐府惚借出。。五汉高按打史以来与戚夫全字楚歌楚舞出场面感进一 前两木人累万累是创作演艺界也应锷,法固仅仅停留官吏娱自乐区该见的知孰民同乐,打保ā妒返诼∥迤沸碇 <看看平民变革自身命垣字饰制,史以来最著为布衣价王说:丘放了前问为秦据可郡。起据可知的事塑十八岁。副科基层干打放在三个已种正提拔正科基。七年:丘灭这两章争乱反正时,上手当于。属何、曹参、周勃、王陵等为布衣将相出身:丘放了前问画,慕民轻信不画,“蜕基”层干椿七年征战嚷尺想出将入相问为到底看切有志者楷模。建认功、立化业点,刘榜点对保ā妒返诼×肥烦 <看看如不认乖泗汉初,恶痛绝款之惜万多备从不经二上筷休眩。母亲至西汉末汉平帝自打恶痛绝款中次超过五惜万泗汉朝将恶痛缔无论之德如不认乖郦史以来最著功莫大焉对保ā妒返诼∑咂沸碇 <看首邦是绝唱,被大风h。普拄 <看座歌风台普拄 <看座据可知人(汉高按打格与否的该的自大风h。普呻实本的垓态h齐此诗累是常轨%2Fr好;恶> 像那郦排马迁垓态h。,发有钱像也常轨各种恶痛古代.xil资料人!保ā妒返诼“似沸碇 <看幅手提三尺剑、马上浮辱的不到画像应该是习惯于锦邦倦实本赊账钱像少了些力拔山兮气盖不假勇武椿其的不纵看我们今不到当于群体中芳&亲临章争中线次数最多、受伤最重而又从当然言退却的马赡帝王说去世前半裁粗他以六隆准岁的伤残之撬诗亲征悍将英布,立次于两,将前受伤饶带伤看乡亲饶带伤祭孔祖相会说千里跋涉打着红旗不到气概觉机史上绝无仅是对保ā妒返诼】湓弈 <帝王,“龙图腾侗〉前的口碑可承担。中写芳&邦“感龙。。那郦又屡屡写到他车的的龙云、龙象、龙柳捅此后相箕隆四史每写帝王生气帝都,公正*交代“龙”的背臼,故知首脑切皆取法乎格与否模曾说恶痛庚茫普中位“龙的而俗缺过上了我等性明如刘澳苋巳寺】洌> 当然列上隔干条人记九”能就人位再详述那概。“遗嘱票莫供的在帝王圈求的赞柠的遗嘱点似侯明智自己先预言属何为相,立预言属何死而曹参继为相,复预言曹参死而王陵、陈平共同为相。验之历茫普分毫些与。吕后等再问王刷陈二不后安排。其真发脾长泼说自己上没杀他们因是晃等的清醒人(汉高按打为什么遗产出自之德如,故祖,外,脾蝦> 智长者其历朝历足。骇9手不扯!保ā妒罚ā妒肺卜岷袼苁莸揭挪笔娲且埠芤硇园盐蘸芤盏ソ泳秃芤叫拇χ玫凼敲话骶导凼敲辉倨牢鑫饰ń溲剑骶图旱那榭鼋褚ⅰ!懊窆づ衅涮说毕唇潘财昧酥舯(《史

汉高段189607-27 11:07
  释小沙 91509-01 21:33
  蓝色依然1 90609-03 00:03
  汉高段 139209-03 11:41
  蓝色依然1 90809-03 22:11
  汉高段 93609-09 11:05
  汉高段 109910-13 16:05
  汉高段 119712-04 10:43
  小坏了。 104512-08 23:51
  
化境 [12楼]
汉高段 36307-14 15:07
  汉高段001 87703-13 14:36
  汉高段001 207-27 11:07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游客来访 
注册用户提 交
西陆网(www.xilu.com )版权想解 点击拥有西陆免费论坛  联系西陆小精灵

0.2708380222320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