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财经社区女性社区汽车社区军事社区文学社区社会社区娱乐社区游戏社区个人空间
上一主题:单位里的男子汉 下一主题:
你是远处的风景(小说)
[楼主] 作者:云凝峰峦  发表时间:2005/05/10 15:24
点击:1441次

你是远处的风景

 

夜,很深了,窗外,清冷的月光照在窗棂上,班驳的树影在微风中轻轻摇曳,印在窗上,宛如瞌睡人的眼。

穆秋坐在电脑前,她的眼睛静静地盯着荧屏。手拖着鼠标将屏幕上的照片不断地拉近、拉近..

这是一个风度翩翩的中年男人,伟岸的身材,典雅的气质,他站在一棵火红的枫树下,一身的英俊,一身的洒脱,载树的衬托下,显现的淋漓尽致。他那宽阔的额头,记载着岁月的沧桑,也凸现着他的睿智与智慧。那双温柔的眼睛定定地望着前方,深邃而宁静。高挺的鼻子,宽厚的双唇,似乎在诉说着什么,穆秋知道,那磁性的声音、那幽默而风趣的语言来自于这个部位。穆秋的手轻轻地抚摩着他的面颊,他的眼睛,他的鼻子,最后落在他的唇上。这是一双令人心动的唇,宽厚、温润、温情、柔软。想到这双唇,穆秋心里掠过一丝的颤栗,心房不禁“砰、砰”地跃动起来了。这是曾经让她如此心醉神迷的唇呀!自从那日温柔的一吻,便在穆秋的心里镌刻下深深的痕迹,从此,再也忘不了他那温柔的眼睛,那磁性的声音了。

尽管很多时候,穆秋努力的想把他从心底抹去,她想恢复自己那平静的心湖,然而,她知道自己的所有的努力都是徒劳的。他就岩缝里的小草,拔掉了几天就又顽强的长了出来。

穆秋知道自己完了!许久以来,自己苦心经营的宁静的心湖被打碎了。此时不仅泛起层层的涟漪,而且还有迅猛扩大为波涛的趋势。穆秋懊恼地抚着额头,我这是怎么了?我怎么可以这样?我怎么能够这样?都是眼前这个叫楚天虹的人害的。穆秋气恼地关掉了微机。她双手捂着头,痛苦地趴在电脑桌上,她想使自己的心湖平静下来,她想将那个影子从心底抹掉。而那双深邃的眼睛总是在眼前闪现,那么深情、那么温柔。那略带磁性的声音总是在耳边回荡,爽朗的笑,幽默的语,温暖的手,都已经深深地印在了穆秋的心里,楚天虹的影子就象刀子一样深深地镌刻在穆秋的心上了。

情不自禁地又打开了电脑,屏幕上那张脸依然对她温柔地笑着。穆秋的心绪随着那爽朗的笑声一起飞到了那如火如荼的枫林……

 

穆秋与楚天虹相识在天华山那片红枫林里。那是一个深秋,穆秋因为参加《当代文学研究会》的举办的一个笔会来到了天华山。这是一次规模比较大的笔会,白天举行了《中国长城文学奖颁奖会》,并举行了简单的开班典礼。穆秋的《天际,有条河》获得了这次征文的小说一等奖。

傍晚的天华山,景色格外地绚丽。夕阳象个刚刚出浴那火球静静地挂在西边的山峦上,温润、清新。火红的晚霞映红了天际,也将本来就斑斓的枫林加重了色彩。红的如火,黄的如金,粉的如霞,绿的如翠……

穆秋漫步在枫林里,陶醉于枫叶的热烈色彩之中,蓝天、晚霞、彩云、红枫、溪流,所有的这一切,让穆秋情醉神迷!    穆秋是个热爱大自然的人,她最大的嗜好就是流连山水,无论什么样的自然景观在她眼里都是一幅绚丽的风景画,奔涌的诗情会象泉水一样流淌。

“你好,朋友,帮我照张像好吗?” 穆秋定眼看去,只见一个中年男人站在自己的左侧。高大的身材,伟岸而挺拔。他静静着站在一棵红枫树下,傍晚的霞光映在他的脸上,目光显得深邃而柔和。

“好的,没问题!我的摄影技术还是蛮不错的!”穆秋接过他手中的相机道。

“站好了,一、二、三!”“喀嚓”,穆秋将人连同那火红的枫树一起摄了下来。

“你叫穆秋?”那个男人问。

“哦?你怎么知道?”穆秋瞪大了眼睛。

“《天际,有条河》的作者,祝贺你获得一等奖!”他伸出了手。

“你也是来参加《中国长城文学奖颁奖会》的?”穆秋伸出手来,轻轻地握了对方一下。

“我叫楚天虹,参加这个笔会主要是来放松一下心情。”他笑了一下说。

“你就是楚天虹?那个获得一等奖的诗人?”穆秋有些兴奋,不知什么缘故,她对他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你为什么没去主席台领奖呢?”穆秋疑惑地问。

“嗨!获奖与不获奖对我来说无所谓,我不看中那东西。我之所以来这里,主要是来轻松一下。听说天华山的秋色很迷人,而我又是个对大自然充满向往的人,所以就借这个机会来感受一下喽!”楚天虹轻松地说。

楚天虹接着告诉穆秋,他在一家中外合资的大公司里做CEO,每天工作都非常紧张,几天前刚刚结束一次重要的谈判,他需要放松一下自己,于是来这里就算休假了。

“这里的景色真美!”楚天虹望着天边的夕阳和这满树热烈灿烂的枫叶说。

是呀!如此美景,诗人作首诗如何?”穆秋笑着问。

“我可不是什么诗人,只是爱信口胡诌而已!”

“呵呵,还满谦虚的呢!”穆秋笑道。

楚天虹沉吟了一会儿吟道:

“谁爱秋林晚,斜晖担远山.满枝红枫舞,何处谒啼鹃。

 “好诗!不愧为诗人。”穆秋望着楚天虹点地赞道。

“好一个‘斜晖担远山’,既写实又写意,既大气又豪迈。”穆秋叹道。

“满枝红枫舞”,穆秋望着那人身旁的红枫树,枫枝正在风中左右摇曳,不禁点头赞叹起来:

“妙!真是绝妙!”

“‘何处谒啼鹃’?哦,这枫林的深处一定有啼血的杜鹃喽。”穆秋笑道。

“不好意思,顺口胡说的!”楚天虹笑了。

 “很不错的!”穆秋也笑了。

“你喜欢秋色?”楚天虹问。

“是呀。一年四季中,我最喜欢的就是秋的季节了。”穆秋满树的红枫道。

“为什么独爱秋?”

“因为春太肤浅,夏太热烈,冬太凄冷,而唯有秋,秋有春的憧憬,延续着夏的热烈,承载着冬的冷漠呀!”

“还蛮有诗意的哦!”楚天虹笑着说。

“呵呵!秋天是丰硕的季节。当我们看到沉甸甸的果实缀满枝头,丰盈的种子压弯了植物的脊梁,那种成熟和丰收的欢欣是不是让我们感到由衷的快乐?

穆秋眼睛望着远处层林浸染的峰峦目光迷离地说。

“是!”楚天虹道。

“可是,秋天也是萧瑟的季节呀。秋风瑟瑟,秋意飒飒,死亡与萧瑟的悲哀笼罩着大自然的万物。失意、孤独、落寞、凄凉、惆怅、落魄、无奈,充斥着每个生命的心头..难道你不悲凉吗?”楚天虹盯着穆秋的眼睛问道。

“秋丰秋衰,秋喜秋悲。然而,大自然并不因为秋有感情、秋有色彩,秋有喜怒哀乐而停留脚步呀!它淡然看丰,坦然窥败,它漠视一切,不以物喜,不以物悲。而我们作为一个人来说,难道能够改变自然规律吗?既然不能,那为何不淡然看丰,坦然窥败呢?”穆秋淡然地说。

“有道理!”楚天虹被眼前这个女人的话深深地触动了。他从来没有想过---秋天,一个季节竟然能够包涵这么多内容。而人生所经历的岂不是一个秋的一个缩影?

人生有喜有乐,有悲有哀,有顺境的得意,有逆境的落魄,有成功的辉煌,有失败的沮丧。人世间,喜怒不尽,感叹无时。如果能够坦然而淡然地面对这一切,这岂不是人生所追求的一大境界?

楚天虹对自己突然的感悟而感到振奋,他兴奋地打量着眼前这个对秋情有独钟的叫“穆秋”的女人:高挑的身材,白净的面庞,一双细细的眼睛闪着忧郁而迷离的光芒。突然,楚天虹感到似乎在哪里见过这个女人,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

太阳已经落到地平线下,天空已经渐渐地暗了下来,一轮浩月从东边的山凹里冉冉升起,璀璨的星星钉在夜幕上。山里的夜是那样的静谧,只有晚风在吹着树叶沙沙地响。此时,穆秋已经感到山里夜晚的寒意,不禁打了个冷战。楚天虹脱下自己的风衣想披在穆秋的身上,犹豫了一下,又缩回了手。

“你冷吗?把风衣披上好吗?”楚天虹温柔的问。

“哦,不用,你穿着吧,我不冷!”穆秋有些慌乱地拒绝着。

“好吧,我们回去吧!” 楚天虹并未坚持,他善解人意地提议道。

穆秋与楚天虹沿着林中的小路往宾馆走去。

 

以后的几天里,他们经常在这片枫林里相遇,他们谈论着泰戈尔、普希金,谈论着张爱玲、徐志摩,谈论天气、谈论市场,谈各自的家庭,仿佛是一对相识很久的老朋友。

“穆秋,你听说过吗?在天华山的北边,听说有个青龙潭,那里云雾缭绕,景色迷人,尤其是早上,太阳初升的时候,云雾蒸腾,迷雾蒙蒙,从远处看宛若青龙腾空。怎么样,有没有兴趣去看看?”楚天虹在那天下午散完步后对穆秋说。

“太好了!去!去!这么好的景观不看岂不是太可惜了!”穆秋的最大嗜好就是游山玩水,每每听到那里有好的景致,心里就禁不住发痒。

于是他们约定第二天早上5点钟出发。

那天早上,穆秋早早地起床,收拾停当后,走出宾馆的门,楚天虹早已在那里等候了。

楚天虹今天一身白色,白色的运动装,白色的运动鞋,显得格外地潇洒英俊。而穆秋则是红衣、红裤、白鞋,漂亮而飘逸。

踏着晨曦,他们出发了。清晨的天华山,薄雾蒙蒙,晨起的鸟儿已经开始练起了嗓子,那婉转的歌声唤醒了寂静的山林的梦幻。

沿着林间蜿蜒的小径,他们向山顶攀去。天华山真美呀,这里的自然地貌保持的较好,森林十分茂密。在金秋时节,不同的树木呈现出不同的色彩,火红,金黄,碧绿,褐黄,各种各样的颜色仿佛大自然用那神奇的彩笔,在大山的幕布上涂上的重重油彩!

楚天虹和穆秋一边走一边欣赏着这美丽的秋色,他们被这眼前的景色陶醉了!

翻过山峦,青龙潭尽收眼底。一汪碧绿的潭水静静地卧在那里,一帘飞瀑挂在悬崖上。因为是秋季,水已不是很多,瀑布没有了雄伟的气势,但细细的水流象一串串的珍珠从高处飞流而下,反而为天化山增添了些柔媚的色彩。水流跌在潭里,溅起一朵朵白色的浪花,发出清脆的声响,很有白居易《琵琶行》中的“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

火红的太阳已经冉冉升起,灿烂的朝霞映红了潭面,笼罩在潭面的水雾开始袅袅地蒸腾,站在高处看,仿佛一条条青龙在图腾。

“太美了!” 穆秋兴奋地喊道。

“笑揽风云画青天,稍借秋色描霞颜。回首点遍丛山醉,不忘幽处添清潭。”楚天虹随口吟道。

蓝天、白云、早霞、飞瀑、碧水、白雾、红枫、翠柏,风声、水声、鸟鸣,一幅多美的画面!一首多么动人的音乐!

 “秋风书秋韵,秋水印秋痕.秋思品秋绪,秋心醉秋魂.”穆秋情也不自禁地脱口而出。

穆秋醉了!楚天虹醉了!他们被这大自然的秀色深深地陶醉了!

“天虹,看那边!”穆秋满脸地兴奋。

顺着穆秋手指的方向,楚天虹看到在青龙潭的西侧,一棵硕大的枫树斜长在一汪碧水的上空,那热烈奔放的枫叶如霞似火。它们在晨风中轻轻摇曳,与蓝天、白云一起倒影在碧绿的水中,组成了一幅绚丽迷人的水彩画。

“天虹,给我照张像!”穆秋把数码相机递给楚天虹就向那枫树跑去。

“哎哟!”穆秋已经忘乎所以,忘记了脚下的路是崎岖陡峭的,一个趔趄,向前摔去。尽管楚天虹手疾眼快,一下子抓住了穆秋的衣服,但穆秋的脚还是崴了。

穆秋坐在一块大石头上,手捂着脚,疼得直咧嘴。

“把鞋脱下,让我看看!”楚天虹在穆秋的面前蹲了下来。

“不!不用!”穆秋的脸红了。

“别小瞧我,当年在陕北下乡的时候,我可是当过赤脚医生的。”楚天虹一边强行解开穆秋的鞋子一边笑着说。

脱下鞋子和袜子,穆秋白皙而红肿的脚呈现在楚天虹的眼前。

握着穆秋这丰腴而细腻的脚踝,楚天虹轻轻地揉着那红肿处,望着穆秋那楚楚动人的脸,和盈盈欲泪的眼睛,楚天虹心中突然涌出一股柔情,这是一个楚楚可怜的女人,此时她是这样的柔弱,又是这样的无助。楚天虹真想把她揽在自己的怀里去呵护她,给她温暖,给她力量,给她支持!

楚天虹的手的温柔地揉搓着穆秋脚的伤处,一股暖流也从脚面上升到身体的各个部位,穆秋感到她的血流加快,随即,一丝颤栗也掠过心头。

这丝颤栗楚天虹也感觉到了,他望着穆秋羞涩而红润的面庞,自己心中的血流也在加快流淌。

在与楚天虹目光相触的那一刹那,穆秋心旌摇荡,她不敢注视那双温柔而多情的眼睛,那眼睛里有一蔟火苗,穆秋害怕,她怕自己被点燃,被燃烧、被毁灭……

楚天虹是善解人意的,他的风趣幽默马上就化解了眼前的尴尬。

“穆秋你知道吗?这天华山原始老林里,可是有熊瞎子的!” 楚天虹边揉边笑着说。

“胡说!这里哪有什么黑熊。”穆秋道。

“真的,不骗你!我看过报纸上报道过,经常有人被熊舔死。” 楚天虹一本正经地说。

“你见过?”穆秋笑着问。

“虽没见过,但我吃过熊掌,白白的,嫩嫩的,滑而不腻,余味绕梁,三日不绝。” 楚天虹看着穆秋的脚,一脸坏笑的说。

“去你的!”穆秋也禁不住大笑起来。

趁着穆秋没注意,楚天虹一使劲,“喀嚓!”穆秋的伤脚恢复原位。

“站起来,走走试试!”楚天虹笑着扶起穆秋。

“呵呵,你真行,还真的能动了!”穆秋开心地笑了。

“赶快洗手去吧!”穆秋催促道。

“这手可不能洗!” 楚天虹嘿嘿地笑着。

“为什么?” 穆秋疑惑着问。

“你没见过追星族吗?你没看过与明星握过的手都是好多天不洗吗?” 楚天虹笑着调侃道。

“况且,我还是握着珍稀动物---熊掌呀!确切地说,应该是从北极来的熊,因为这熊掌是白色的呀!” 楚天虹“哈哈”大笑。

“讨厌!”穆秋满脸娇嗔,亮起粉拳朝楚天虹挥去。

“哈哈哈哈----

“呵呵呵呵----

他们欢快的笑声惊起了林中的鸟儿,在山谷里久久回荡…….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当楚天虹和穆秋返回的时候,穆秋遇到了困难。

尽管楚天虹为穆秋找来一只拄棍,但陡峭的山路使她不利索的伤脚很吃力。

过沟下坎的时候,楚天虹都会接应着穆秋一把。他的细心、他的体贴使穆秋感到很舒服。而他幽默的话语、睿智的思想、奔涌的诗情也深深地吸引着穆秋。他潇洒的外表,磁性的声音又让穆秋赏心悦目!

“这个男人是优秀的!”穆秋在心里赞叹道。

走过狭窄的通天峡,横亘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处陡峭的悬崖,上的时候扶着铁索没觉得害怕,然而下的时候却让穆秋两腿发抖。直上直下的峭壁,只有几处人工凿出的石级。石壁虽然不是很高,但也足以穆秋感到头晕目眩。

楚天虹小心奕奕地先下去了,他站在一块大石头上对着崖上面的穆秋喊:

“穆秋,勇敢点,来,拉着我的手,我在下面接你!”穆秋踌躇着,不敢迈步。

“别怕!有我呢!” 楚天虹柔声地鼓励道。

穆秋站在石崖上,身体慢慢地往下蹭。还是那只伤脚,怎么也使不上劲,只见她一个趔趄,身体向下掼去。

楚天虹冲上前去,用自己的身子挡住了穆秋下跌的趋势。

穆秋结结实实地扑在了楚天虹的怀里,由于惊吓,穆秋的脸已经煞白了。

此时的楚天虹,怀拥佳人,穆秋的柔软的身体,温柔的体香让他心醉神迷。一缕长发随风飘扬,发丝掠过楚天虹的脸颊,痒痒的。刹时间,楚天虹觉得天崩地裂,心里压抑很久的情感如同岩浆般爆发出来……

他猛地扳过穆秋的脸,狂暴的吻象雨点一样落在了穆秋的额头上、脸颊上、眼睛上、鼻子上,最后他捉住那片温柔、红润的唇……

此时,穆秋惊呆了!大脑一片空白。她还没有来得及从惊恐的情绪中解脱出来,她还没来得及仔细品味楚天虹宽阔胸膛温暖,突然间就感到一种震撼的心跳,一种巨大的力量把她紧紧地箍在怀里,她感受到一股强大热力向她袭来,接着,一双温热的唇盖在了她的额上,脸上、鼻上、最后落到她的唇上……热烈而激情、疯狂而痴迷!

穆秋的心砰砰地跃动起来,残存的意识使她不断地挣扎,可是,面对着那结实的双臂,她的挣扎显得多么地无力与徒劳啊!

穆秋晕了,血流在全身疯狂地涌动,她感到天在转,水在转,山在转,树在转……

一阵悦耳的音乐声,把穆秋和楚天虹从梦幻中唤醒,穆秋蓦然从楚天虹的怀抱中挣脱出来,脸象这如火如霞的红叶……

“爸爸,你在哪里呀?你那里好玩吗?什么时候回来?我和妈妈都好想你呀!”一个清脆的童音从楚天虹的手机里传来。

女儿的电话,让楚天虹感到了一种尴尬,一种羞愧,一种自责。他抬眼望着穆秋,他看到有一滴泪正沿着穆秋那苍白的脸悄悄地滴落。穆秋的眼神迷茫而凄楚,孤独而无助。

楚天虹的心感到一阵的抽痛,一种酸楚、一种自责的情绪涌上心头。他知道,他冒犯了眼前这个女人,他的冲动伤害了她。

“对不起!”楚天虹嗫嗫地说。

“我,我是情不自禁!原谅我好吗?” 楚天虹满脸愧疚地说。

穆秋感到的是一种震撼,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席卷她的全身。激动?幸福?甜蜜?羞涩?自责?懊悔?沮丧?迷茫?

但穆秋是一个理性的女人,她知道她与眼前这个男人,谁都没有资格去纵情、去随心所欲。他们都不是自由之身,他们都有温馨的家庭、都有可爱的儿女,他们都有推卸不了的责任!

然而,他们又都是活生生的有血有肉有感情的人!

 “没怪你,可是,可是我们不能这样!” 穆秋忧郁地说:

 “是啊,我们不能!”楚天虹感到苦痛,眼睛充满了无奈.

 “而我,真的好---- 喜欢你!”楚天虹本想说那个“爱”字,可那个字到了嘴边硬是活生生地给吞了回去,变成了“喜欢”。

“别说了,天虹!我明白你的感受,就让我们把彼此默默地装在心里吧!”穆秋低沉而忧伤地说。

回来的路上,阳光依旧灿烂,风儿依旧轻吟,鸟儿依旧欢唱,枫叶依旧热烈,而楚天虹和穆秋两个人却默默无语。楚天虹的幽默与诙谐、穆秋的活泼与开朗都不见了。一种尴尬、一种无奈、一种向往、一种回味、一种温馨……一种难以道名的情绪交织在一起,使两个人都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惆怅……

 

 

时间过的好快,一晃,七天的时间过去了。这次笔会已经结束,明天他们就要分道扬镳了。这天傍晚,楚天虹又与穆秋相约到那片红枫林里。晚霞依然灿烂,枫叶依旧火红。楚天虹与穆秋静静地走在铺满落叶的小径上。他们默默地走着,谁也没有开口说话。

在那棵初次见面的红枫树下,他们停了下来。楚天虹定定地看着穆秋,他的眼睛充满了温柔、无奈和惆怅!穆秋不敢与他对视,她怕自己被那双眼睛里的火苗炙烤,她怕看到那双伤痛而无奈的眼睛,其实她的心也很痛很痛。不可否认,眼前这个叫楚天虹的男人,已经在她的心上镌刻下深深的印痕,在她35年的生命里,第一次有了思念的感觉,有了一种难言甜蜜的滋味。即将分别了,他们还能够再见面了?他们还有机会相逢吗?也许一切都是过眼烟云,也许他们只是彼此生命中的一个匆匆的过客。

“穆秋,我会记住你的!”许久许久,楚天虹终于说出了一句话

“我也是!”穆秋用一个忧郁而坚定的眼神表达了同样的信息。

“穆秋,我可以打电话给你吗?”楚天虹问。

“天虹,你看那远处的山峦,在夕阳下多美、多壮观呀!”穆秋回避了楚天虹的话题,望着西边那绵延起伏,层岚叠嶂的群山眼睛迷离的说。

楚天虹顺着穆秋的眼神向西望去,太阳象个巨大的火球缓缓地向山的那边隐去,如血的晚霞映红了天际。那一朵朵的火烧云,不断地变幻着迷人的色彩和各种各样的迷人的图案,群山在晚霞的衬托下,显得那么苍茫而巍峨。山凹里升起了袅袅的炊烟,牧童的短笛随着晚风飘了过来…….

“好美的景色啊!”楚天雄不由地感叹起来。

“是啊!天虹,那远方如此美丽的景色我们能够带走吗?我们只是一个观光者,这绚丽的风景会深深地镌刻在我们记忆的深处,然而,我们却无法拥有它,是吗?你再看那边,一轮浩月正在冉冉升起,而这边,太阳正在西沉,月亮与太阳他们只有刹那间的相逢,命运注定他们必然擦肩而过.”穆秋伤感地说。

楚天虹、穆秋注视着远方那飘渺的山影,都沉默起来。

晚风习习地吹来,枫林呜咽,楚天虹望着穆秋那双酸楚的泪眼,一种惆怅的心绪弥漫上来。他将穆秋轻轻地揽进自己的怀里…….

   枫叶似火,枫叶凋零……

 

天华山归来,很长时间穆秋打不起精神。楚天虹的影子一直伴随着她的左右,无论她做怎样的努力,都挥之不去。穆秋常常为之而懊恼,也许时间会冲淡一切?穆秋心里企盼着。

许久没有打开QQ了,穆秋与网上的朋友们失去联系许多天了。昨天,好友杏子发来短信问她是不是失踪了,为什么好久没在论坛上看到她的踪影。是呀,穆秋其实也很想念他们的,只是没有情绪上网而已!

终于,穆秋感到心绪有一丝的宁静,她打开电脑,进入论坛,发了一篇笔会间写的散文《天华山的思念》,回了几个帖子,打开了QQ

一一地回复了朋友们的留言,她看到“云海踏浪”的灯亮着。这个家伙很难看到他的影子,今天怎么有时间上QQ了。云海是穆秋的老朋友,他们是在QQ聊天室的散文小说间里相识,一年多了,两人成了无话不谈的好友。常常,穆秋的情绪会被云海的思维调动起来,二人你一句我一句,你一首我一首地对起诗来。穆秋很欣赏云海的文采,不论是现代诗还是韵律诗,云海都很棒。他的诗大气,豪迈,常常有一种疏狂男儿的傲气!

穆秋正想与云海打招呼,QQ上云海的头像闪烁起来,总是这么心有灵犀,云海的问候从荧屏那边飘来。

“云中漫步,你好吗?”

“你好,云海踏浪,好久不见,忙什么呢?”穆秋赶忙回复。

“出去散了几天心,刚回来又处理公司的一大堆业务。忙死了!这不?刚刚松了一口气,就特地上来看你啦!”

“看我?呵呵,不知你要看哪个MM呢!”穆秋笑着调侃道。

“天地良心啊!我的QQ上可只有你一个MM呀!”云海嬉皮笑脸地说。

“好、好,信你了!你到哪里去游山玩水啦?”穆秋问。

“我去东北看枫叶了!”

“那里美吗?”

“万山红遍,层林尽染,真的很美、很美!”

穆秋蓦地想起天华山的枫叶来,那样的火红,那样的热烈,又是那样的痴迷……一种淡淡的惆怅心底弥漫开来,心,又情不自禁地痛了起来。

“那是一个令我终身难忘的地方!”云海感慨地说。

“是醉人的风景令你难忘吗?”穆秋问。

“那里给我留下的岂止是风景?还有我美妙的梦幻!可惜-----”穆秋已经感觉到云海心中充满了无奈和惆怅。

“有许多东西也许留在梦中是最美的!”穆秋也无不感慨地说。

“我发个照片给你看看,让你也感受一下那迷人的秋色,那醉人的枫叶。”

“好呀!我还从来没见过你长的什么样呢。是不是天下第一大帅哥?”穆秋笑着问。

“那是当然!”云海大言不惭地说。

QQ上,一张照片传了过来。

穆秋目瞪口呆!

照片上,一个身穿银灰色风衣,身材高大伟岸的男人站在一棵火红的枫树下,潇洒的外表,迷人的气质,这不是楚天虹吗?这不是那个黄昏穆秋为他拍的照片吗?

天!怎么可能?怎么这么巧?云海?楚天虹?穆秋的心狂跳起来!

“天华山?”穆秋问道。

“哦?你怎么知道?”楚天虹很吃惊。

许久,穆秋发出一句话:

“我猜的!”

穆秋的心乱极了。她怎么也没想到与自己交往一年多的云海竟然就是楚天虹!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湖又被搅起层层涟漪,她只觉得耳朵嗡嗡作响,头晕得厉害。

“对不起,云海,我有些不舒服,我下了!”不等荧屏那边回音,她就匆匆地关了Q Q

穆秋又一次陷入困境之中,她不知道自己该如何去面对荧屏那边的云海。

如果楚天虹知道“云中漫步”就是穆秋该怎么想?他会怎样?除了惊喜之外,留给他最多的是什么?他们是否还会象现在这样若无其事、随心所欲胡侃呢?他们能够走到哪一步?最终的结局是什么?

穆秋知道,这结局一定是永远的心痛!穆秋仿佛看到楚天虹那忧郁而凄楚的面孔,仿佛看到他那惆怅而落寞的眼神,仿佛听到他那低沉而苍凉的话语…….

穆秋的心又是一阵抽搐,一阵疼痛。

“我不能让他知道我就是穆秋啊。既然命运注定都只能是彼此远处的风景,那么又何必让天虹也承受着思念的煎熬?所有的苦痛、所有的思念、所有的无奈都留给我自己吧!只要天虹能够快乐地生活,都就让我独自地去承受这所有的一切吧!”穆秋在心里暗暗地说。

倚在窗前,穆秋望着远处朦胧的山色,在云雾中若隐若现,绵延起伏的山峦在霞光的照耀下显得那么明媚,蓝天、白云、山峦、原野,一切是那么地美妙,一切是那么地和谐。这远处的风景是这样的旖旎,这样地诱人。然而,穆秋知道,自己只是一个看客,只能在远处静静地观赏它,守望它、感受它,默默地把它珍藏在心里。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把它翻出来慢慢地品尝。也许有一天穆秋能够走近它,但那也只是匆匆的一瞥,穆秋永远无法成为一棵树、一块石而成为风景的一部分。

 

你是远处的风景

巍峨的山峦

在云雾中若隐若现

我多想是那朵云

永远驻在你的身边

而我

只是一片叶

风儿无法让我飘上你的山巅

 

你是远处的风景

波澜壮阔

海水蔚蓝

我多想化成一朵浪花

在你的怀抱里奔涌飞溅

而我

只是一块礁石

只有静静地矗立在岸边

倾听着海浪的吟唱

 

你是远处的风景

天边的彩虹

架起心桥一拱

我多想幻作一张帆

停靠你的港湾

而我

只是一缕风

与你相逢只在刹那的瞬间

 

写完这首诗,穆秋已泪流满面。

情不自禁地又打开电脑,屏幕上的照片渐渐拉近又拉远…….

 

(全篇完)

2005.4.14

 

                               

 

 

 

 

 

 

 

 



※※※※※※

本帖地址:http://club.xilu.com/yeyuqingha/msgview-11048-6264.html[复制地址]
上一主题:单位里的男子汉 下一主题:
 [2楼]  作者:云衣幽涧  发表时间: 2005/05/10 15:47 

回复:茫茫人还中,遇到了你,我迷惘的心,闪现出夏花的绚丽.等待你的到来,你是我远方的风景!
你是远处的风景(小说)
 [3楼]  作者:袖舞红楼  发表时间: 2005/05/10 17:47 

回复:远处的风景,匆明匆暗!
迷惘的心,匆左匆右!
 [4楼]  作者:细雨坠斜阳  发表时间: 2005/05/10 17:54 

回复:恨不相逢未嫁时.
你是远处的风景(小说)
 [5楼]  作者:曾经窈儿  发表时间: 2005/05/10 18:35 

回复:远处风景、远处欣赏!

  无法走进、亦不能走进那风景而融入其中,不如远处欣赏那份美好,留一份想念、一份牵挂成为自己的风景!

 [6楼]  作者:夜雨轻寒  发表时间: 2005/05/10 22:06 

回复:哇!云姐姐真行!故事的开头就这么的浪漫甜蜜。。
在那样仙境般的山野,和一个那么有感觉的人在一起,说,谈,唱,玩。。。谁能抵抗的了那份热情?那重回归自然的野性要是不释放才叫可惜!哈哈!有味道!
 [7楼]  作者:wang551  发表时间: 2005/07/20 19:59 

理解这种无奈的心情是多么的痛,爱上一个人不是错,错的只是时间差.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推荐到西陆名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游客来访 
注册用户 提 交
西陆网(www.xilu.com )版权所有 点击拥有西陆免费论坛  联系西陆小精灵

1.782891035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