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新话题
收藏本帖

国防部副部长人事结构简析

国防部副部长人事结构简析

国防部副部长人事结构简析


1954年9月,第一届全国人大第一次会议决定,在国务院设立国防部长一职,由主持中共中央军委日常工作的彭德怀担任。同时,中央决定,由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武装力量,国防部只是军委的对外名义。因此,从成立之日开始,国防部便不是一个实体机构。


然而,对于这样一个虚化的国防部,却在成立的2个月后,又任命了7位副部长:黄克诚、谭政、肖劲光、王树声、萧克、李达、廖汉生。但对于这些人来说,国防部副部长也只是个虚衔。因为他们在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的同时,继续担任着原有的职务:


黄克诚:时任中央军委秘书长、副总参谋长
谭政:时任总政治部副主任
肖劲光:时任海军司令员
王树声:1955年3月起正式出任总军械部部长
萧克:1955年4月起正式出任训练总监部副部长兼战斗训练部部长
李达:1955年4月起正式出任训练总监部副部长兼计划和监察部部长
廖汉生:时任西北军区副政委


光从他们的实际职务来看,这样的安排很有些让人琢磨不透。因为黄克诚、谭政、肖劲光、王树声、萧克、李达等6人是总部和军种负责人,可按照当时8大总部、5大军种的体制,即便每个大单位只安排一位人出任国防部副部长,7个名额肯定远远不够。可另一方面,新组建的训总却又有两人担任国防部副部长。此外,廖汉生是7人中年龄最轻,资历最浅的一位,解放前最高军职只是军政委,1955年仅被授予中将军衔。廖汉生也是唯一还在大军区任职的国防部副部长。而其他6位副部长中,有4人被授予大将军衔,授上将的2人在战争年代也都担任了野战军参谋长。而且,当时的6大军区中,资历高于廖汉生的大有人在。


然而,我如果从另外的角度来观察这个名单,也就是按“山头”来分析,便能看到一些非常有趣的现象。


黄克诚、谭政、肖劲光来自于红1方面军,肖克、李达、廖汉生来自于红2方面军,坐在中间的王树声则曾是红4方面军的主要领导人之一。再细看一番,这几位分别来自1方面军和2方面军两大“山头”的代表,又来自于不同的“小山头”。


黄克诚1928年初参加湘南起义,随后率部上井冈山。1930年2月起开始在彭德怀红5军从事政治工作。在攻打修水县城的战斗中,黄克诚带头爬上云梯。战后,军长彭德怀说:“打一仗让我们认识一个人,修水战斗使我们了解了黄克诚。”此后,黄克诚一直在彭德怀的麾下东征西战,直到长征胜利到达陕北,两人的关系非同一般。在后来的庐山会议上,毛泽东甚至说彭德怀和黄克诚是父子关系。


谭政早年随武昌国民政府警卫团参加了由毛泽东领导的秋收起义,后来长期在毛泽东直接领导的红4军和红1军团工作。在担任红4军前委前委秘书时,曾协助誊正前委书记毛泽东起草的写给中共中央的报告(即后编入《毛泽东选集》中的《井冈山的斗争》一文)。而林彪、罗荣桓等也曾担任过红4军和红1军团的主要领导。


与黄克诚、谭政不同,肖劲光虽然也来自于红1方面军这个“山头”,却既非1军团,也非3军团。肖劲光两度留学苏联,属于红军中少有的“海归”派,曾被毛泽东誉为“科班出身的第一个学军事的军事家”。1930年秋回国后进入中央苏区,担任过军校校长和军区、军团的负责人。后来又险些丧命在党内政治斗争之中,幸得毛泽东相救。


显然,在来自1方面军的国防部副部长中,肖劲光是平衡1、3军团两个小山头的“砝码”。下面再来看2方面军山头的3位代表:


萧克先后参加过南昌起义和湘南起义,率领部上井冈山后被编入红4军。1932年,萧克进入湘赣苏区,后来出任红6军团军团长,与贺龙领导的红2军团会师。长征期间,红2、6军团正式合编为红2方面军,贺龙、萧克分任正、副总指挥。在长征前,贺龙与萧克还分别娶了同为姐妹的蹇先任和蹇先佛。然而,年轻气盛的萧克与贺龙在工作上始终有些间隙。更为“要命”的是,萧克在历史上曾多次“站错队”,以至于1955年时仅被授予上将军衔。


与萧克截然不同,廖汉生则是贺龙的绝对“嫡系”。廖与贺龙为同乡,两家仅隔一座山头。廖自幼与贺龙二姐的女儿订下了“娃娃亲”,后来跟随贺家姐弟走上革命道路,长期在贺龙的红2军团工作。抗战中期,由于传说乡中妻子已殁,贺妻薛明又将杨尚昆的妹妹白林介绍给了廖汉生。既然要萧克当了国防部副部长,那么把远在西安工作,年仅43岁的廖汉生也安排进来,似乎是照顾了贺龙的意见。


李达早年投身西北军,1931年参加宁都起义,随部编入红5军团。次年随王震进入湘赣边苏区,后来担任红6军团参谋长。1934年10月红6军团在四川酉阳与红2军团会合,因贺龙得知李达精通参谋业务,善于搞军事训练,便特地把李达调到红2军团当参谋长。后来李达又担任红2方面军的参谋长。可以说,不论与谁搭档,李达都表现出良好的业务能力,也深受军政主官赏识。因此,李达被刘伯承、陈毅两位元帅称为是一位“称职的好参谋长”。李达虽然属于红2方面军,却并不靠在哪个小山头上。


在首批国防部副部长中,可谓是红1方面军和2方面军两大“山头”的天下。两者从人数上不相上下,以红1方面军略占上风。至于红4方面军则势单力孤,只有副总指挥王树声一人被安排为国防部副部长。从排名上,王树声也恰好夹在两大“山头”的中间,其用意不言而喻。


总之,虽然国防部从成立之日开始,便是一个虚设的机构,可以说只是军委公开使用的一个“马甲”。但即便是这样一个“名义”上的东西,也是军中大小“山头”相互“角力”的重点。其中的更多微妙关系,还有待我们细细品味。

TOP

楼主对现任的国防部如果设置一个或两个副部长的话,也分析一下啊!

 

TOP

廖汉生资历并不低,起码也与李达上将相当。当年廖汉生授中将低了,1949年一野组建第一兵团,当彭德怀开会问谁来担任第一兵团司令员,或政治委员,由于事情比较突然,大家都很茫然。这时廖汉生站出来说:由王震同志担任兵团司令员兼政治委员比较合适。彭德怀问廖汉生:哪你呢,干什么?廖汉生说;我还在一军干吧!就这样廖以宽大的胸怀把自己排除在一兵团政委之外,这就导致后来廖汉生只授中将军衔。后来很多将军都说以廖汉生的资历当兵团政委明正言顺

TOP

做个标记,慢慢看。
国防部的虚虚实实搞了几回了。

TOP

应该说,在1983年设置国家军委之前,国防部的地位和作用一直都不很明确,游离于虚实之间。

※※※※※※
欢迎您参与中国军事新观察论坛的讨论 http://xinguancha.xilubbs.com QQ:64619899 E-mail:xinguancha.xilu@tom.com

TOP

从1957年下半年开始,全军的掀起了“反教条主义”运动,南京军事学院和训练总监部成为这场政治运动中的“重灾区”。1958年5月27日至7月22日,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来自军事学院和训总的刘伯承、叶剑英、萧克、李达、陈伯钧、宋时轮等,以及与这两个单位并无直接关系的总参谋长粟裕都受到点名批评。军队高层开始了建国以来第一次较大规模“洗牌”,国防部副部长也进行了第一次调整。

1958年9月,萧克和李达被撤销训总的领导职务的同时,国防部副部长的职务也被撤销。次年,萧克和李达分别被调到王震的农垦部当副部长和贺龙的国家体委当副主任。同年12月,被撤销总参谋长职务的粟裕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和军事科学院副院长。此后,粟裕因病长期休养,逐渐淡出军中事务。

此时国防部为6位副部长,分别是:

黄克诚: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委员、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
谭政:中共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委员、总政治部主任
肖劲光: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
王树声:中央军委委员
粟裕:中央军委委员、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廖汉生:军事学院院长

安排粟裕担任国防部副部长是个奇怪的决定。在1958年军委扩大会议上,扣给粟裕的帽子是“反党反领导的极端个人主义者”,罪状之一便是“向国防部要权”。这涉及到在当时体制下,国防部究竟如何定位的问题。

1950年代,解放军的参照苏联军队的模式建立起自己的领导体制,比如8大总部和5大军种。不过,苏联国防部自1953年3月成立后,一直是领导苏联军队的实体单位。我国虽然在1954年成立了国防部,但同时又明确规定军队由中共中央军委领导,国防部仅仅作为军委对外使用时的一个称呼。然而,国防部这种虚化的体制究竟该如何运作,并没有现成的苏联经验可以借鉴,军队高层自己更没有经验。

在苏联模式的影响之下,我们甚至都不能排除在当时的军队高层内部,可能存在过将国防部改组为实体部门的意见。很多军队领导人从观念和意识上,认为“国防部”是真实存在的。否则,也无法给粟裕列出“向国防部要权”的罪状。另外,军队“反教条主义”运动的“前奏”是1957年2月彭德怀、谭政等领导来到南京军事学院检查工作。此后形成了一个报告,我没有看过这个报告的全文,但这个报告通常被人称为“国防部报告”。这至少说明,在当时,如同毛泽东成为军委的代名词,彭德怀俨然就是国防部。

再者,时任国防部长的彭德怀虽然主持军委工作,但军委的职务实际只是军委委员,日常工作中自然会更喜欢使用“国防部长”的名义。加上国防部长彭德怀的”强势“风格,使本应虚化的国防部经常“游走”于虚实之间。许多原来由军委和总部颁发的命令、指示,要求改由国防部署名。但哪些要以国防部的名义发布,哪些不用,又没有明确的规定。虽然军委责成总参于1955年3月开始起草国防部与总参职责条例,虽五易其稿,一直未能获得通过。在1958年4月29日由黄克诚召集的一次座谈会上,叶剑英说,"国防部和总参是上下级关系。军委秘书长和总参的关系,军委秘书长是代表军委主席处理事物的,总参对军委要经过秘书长"等等,无非是要理清总参和国防部、总参和军委秘书长的关系。因为黄克诚是副总参谋长,粟裕是其上级。然而黄克诚同时又是军委秘书长,粟裕向军委汇报工作时又得经过黄克诚。

粟裕去职后,由黄克诚出任总参谋长,总参与国防部之间的关系不再成为一个问题。同时又安排粟裕出任国防部副部长,无疑是一个令人尴尬的任命。此时,国防部副部长中,成为红1方面军天下,红2方面军的山头只剩远在南京的廖汉生一人。

※※※※※※
欢迎您参与中国军事新观察论坛的讨论 http://xinguancha.xilubbs.com QQ:64619899 E-mail:xinguancha.xilu@tom.com

TOP

1959年8月18日至9月12日,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揭批彭德怀、黄克诚的“反党罪行”和“资产阶级军事路线”。9月17日,第二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9次会议决定,任命林彪兼任国防部长、罗瑞卿兼任总参谋长,同时免去彭德怀兼任的国防部长职务和黄克诚的总参谋长的职务。9月16日,国务院任命:罗瑞卿、谭政、萧劲光、粟裕、陈赓、王树声、许光达、许世友、刘亚楼、廖汉生为国防部副部长。这是国防部成立5年以来,再次集中任命副部长。他们当时担任的军内主要职务是:

罗瑞卿:中央军委秘书长、总参谋长
谭政:中央军委常委、总政治部主任
萧劲光: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
粟裕:中央军委委员、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陈赓:中央军委委员、军事工程学院院长
王树声:中央军委委员、军事科学院副院长(1959年11月起)
许光达:中央军委委员、装甲兵司令员
许世友:南京军区司令员
刘亚楼:中央军委委员、空军司令员
廖汉生:北京军区政治委员

以上10人中,谭政、萧劲光、王树声、廖汉生为1954年11月时首批任命的副部长,粟裕为1958年12月任命,罗瑞卿、陈赓、许光达、许世友、刘亚楼等5人为此次新任命的国防部副部长。5年前,首批任命的国防部副部长还维持了红一方面军和红二方面军两大“山头”的平衡。经过5年各方势力强弱消长,此时的国防部副部长的格局已经演变成为红一方面军的“一家独大”。

红二方面军“出身”的萧克、李达退出后,虽然补入了许光达,廖汉生也被安排出任北京军区政委这一要职,但与由罗瑞卿、谭政、萧劲光、刘亚楼等人组成的红一方面军“山头”相比,红二方面军“山头”已经明显处于“弱势”。不过,在现有权力格局下,为了尽量显示平衡与团结,“山头”色彩相对“中性”的陈赓和出身红四方面军的许世友也被安排进来,但他们都远离北京,自然也就远离了权力中枢。至于出身红一方面军,却代表南方红军游击队的粟裕自1956年失势后,其在军中的角色便与长期病休在家的王树声没很大区别。显然,军事科学院自那个时候开始,便已经成为了“大象的坟墓”。

※※※※※※
欢迎您参与中国军事新观察论坛的讨论 http://xinguancha.xilubbs.com QQ:64619899 E-mail:xinguancha.xilu@tom.com

TOP

……“山头”色彩相对“中性”的陈赓和出身红四方面军的许世友也被安排进来,但他们都远离北京,自然也就远离了权力中枢。 ……

楼上这里有误:陈赓1954年底出任副总参谋长(分管作战),其军事工程学院院长一职只是兼任,他1954年11月就离开哈尔滨常住北京了。

TOP

(谢谢楼上的指正)

谭政、萧劲光、王树声、廖汉生和粟裕的“背景”在前文已有介绍,下面谈谈其他5位“新科”副部长的情况。

林彪主持军委日常工作后,选择由罗瑞卿担任军委秘书长和国防部副部长,全面协助自己处理日常事务。与彭德怀与黄克诚的关系一样,林彪和罗瑞卿的关系也是非常密切。罗瑞卿曾任红4军11师政委、红1军团保卫局长和红军大学(抗大)教育长,长期在林彪的直接领导下工作。

陈赓早年为“黄埔三杰”之一,南昌起义后进入中央特科工作,再先后任职于红四方面军和红一方面军。1937年后长期在刘伯承的麾下,以至于创建哈军工时陈赓还自称为二野的“山头”。但陈的传奇经历足以稀释大多数人所具有的“山头”色彩。高饶事件后,彭德怀甚至还向毛泽东推荐过由陈赓做下一任国防部长。

许光达黄埔五期毕业,参与创建了洪湖革命根据地和湘鄂西苏区,成为贺龙手下的一员战将。后因伤赴苏联治疗、学习。回国后担任过旅长、纵队司令员、军长和兵团司令员,建国后成为首任装甲兵司令员。1955年许光达作为红二方面军(贺龙)“山头”的代表,被授予大将军衔。但许自觉资历太浅,主动申请降衔,成为仅有的一位“五级大将”。

许世友是红四方面军的猛将,深得张国焘的倚重。后来在延安批斗张国焘的大会上,许世友公开表态“想不通”。甚至还与林彪、肖华等发生争执,许世友气得大骂:“老子不干了,老子去学梁山好汉,落草为寇去!”最后还是毛泽东亲自做工作,许这才转过弯子,从此对毛忠心无二。毛泽东曾称赞道:你许世友的屁股始终是坐在无产阶级这一边的。

刘亚楼从红军时期开始,便跟随林彪四处转战。长征到陕北后,刘亚楼和林彪、罗瑞卿同入红军大学(抗大)就读。毕业后,三人都留校任职,林任校长,罗任教育长,刘为训练部部长。解放战争时期,刘亚楼成为林彪的参谋长,与罗荣桓并称四野“林罗刘”首长。后来,林彪曾以题字相赠刘亚楼:“在生死攸关时,别人都是其次,只有你最重要,此胜之要领也。”由此可见林、刘关系非同一般。

粟裕自1958年军队“反教条主义”运动后便属于“靠边站”的对象,被“打发”到军事科学院。王树声领导的总军械部在1957年被撤销,先后转隶总参和总后。1959年11月,王树声也被安排进军事科学院改做学术研究。陈赓自1957年12月突发心肌梗塞后,身体每况愈下,不得不间断病养(2年后便英年早逝,年仅58岁)。由此可见,在这10位国防部副部长中,实际活跃在“前台”的大约是7人,其中包括总部领导2人(罗瑞卿、谭政),军兵种领导3人(萧劲光、许光达、刘亚楼),大军区领导2人(许世友、廖汉生)。除许世友和廖汉生外,其余都是中央军委成员。

其时,新调整后的军委共有3位副主席:林彪、贺龙、聂荣臻,分别是当时军中主要“山头”的“老大”:林彪的红一方面军(1军团)/115师/四野山头;贺龙的红二方面军/120师山头;聂的晋察冀/华北“山头”。不过聂的主要工作已经转移到国防科研,与自己的老部下们没有直接的工作关系。因此,当时军队高层实为林彪、贺龙两大“山头”之间的“虎龙之争”。国防部副部长的格局也反映出了这个情况。

罗瑞卿、谭政、萧劲光、刘亚楼都属于林总的“山头”,许光达、廖汉生属于贺龙的山头。只有许世友属于红四方面军。由于红四方面军/129师/二野“山头”的几位“老大”早已不直接参与军委领导,反倒成为两大山头间最好的缓冲。

※※※※※※
欢迎您参与中国军事新观察论坛的讨论 http://xinguancha.xilubbs.com QQ:64619899 QQ群:93967904 E-mail:xinguancha.xilu@tom.com

TOP

“陈赓自1957年12月突发心肌梗塞后,身体每况愈下,不得不间断病养(2年后便英年早逝,年仅58岁)。”
呵呵,不好意思,再挑一错:陈赓是1961年3月去世的,应该是“三年多后便英年早逝”。观察兄的文章非常好看,分析透彻,引用史料翔实;只是个别处还望准确!

TOP

to[10楼]

再次感谢指正。文中的“2年后”本意指陈1959年出任副部长后2年,没有表述清楚

※※※※※※
欢迎您参与中国军事新观察论坛的讨论 http://xinguancha.xilubbs.com QQ:64619899(请注明中国军事新观察) QQ群:93967904(请注明中国军事新观察) E-mail:xinguancha.xilu@tom.com

TOP

1960年9月14日至10月24日,中央军委召开扩大会议,对总政治部主任谭政展开了批判,主要原因是谭政在“突出政治”的问题上与林彪存在分歧。随后总政系统进行了长达3个月的“整风”,甘泗淇、傅钟、姜思毅、刘其人、白文华、欧阳文等人也受到牵连。这也是1958年起,连续第三年因党内政治斗争对解放军总部领导进行重要调整。谭政被撤销中央军委常委和总政治部主任的职务,从此退出军界。也有资料表明,谭的国防部副部长的职务被保留到1965年3月。

1961年3月16日,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副部长、国防科学委员会副主任、军事工程学院院长陈赓在上海因心脏病发作不幸逝世,终年58岁。成为第一位在任内病逝的国防部副部长。

1965年5月7日,中央军委委员、国防部副部长、空军司令员刘亚楼在上海因肝硬化病逝,终年55岁。

1965年12月,罗瑞卿因“反对突出政治”、“反对林彪”遭到批判,调离军队领导岗位并隔离审查。1966年3月18日被迫跳楼自杀,致双脚跟骨粉碎性骨折。5月,被列为彭真、罗瑞卿、陆定一、杨尚昆反党集团成员。

至1966年5月,“文化大革命”全面开始前夕,国防部尚有6位副部长:

萧劲光: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
粟裕:中央军委委员、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王树声:中央军委委员、军事科学院副院长
许光达:中央军委委员、装甲兵司令员
许世友:南京军区司令员
廖汉生:北京军区政治委员

但在“文革”期间,他们大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和迫害。

萧劲光:“文革”期间被剥夺主持海军工作的权力,并遭到批判。1969年6月,改任海军党委第二书记。

粟裕:早已落难的粟裕在文革期间倒是没有遭受严重的冲击。

王树声:1968年夏遭受批斗。1971年6月后作为国防部副部长多次出席外交活动。1973年6月诊断为食道癌,1974年1月7日病逝于北京,终年69岁。

许光达:1967年1月16日起遭到关押、审讯,1969年6月3日不幸逝世,终年61岁。有资料显示许的国防部副部长职务止于1967年8月。

许世友:“文革”初期受到冲击,直到1967年国庆节,受邀在天安门城楼观礼。

廖汉生:北京军区在各大军区中最早受到冲击。1967年1月8日起廖汉生遭到关押、审讯。3月,停职反省。1972年7月,廖汉生恢复自由。1973年12月,正式出任军事科学院政治委员。

1975年1月,在四届人大第一次会议上,叶剑英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并未任命新的副部长。此时,尚在任上的国防部副部长还有3人:

萧劲光:中央军委委员、海军司令员
粟裕:中央军委委员、军事科学院第一政治委员
许世友:中央军委委员、广州军区司令员

此时,高层权力格局进入重新“洗牌”阶段,军队“山头”出现微妙变化。不过,随着中央军委逐渐走向前台,国防部的角色变得更加模糊不清,其地位也越来越不受重视。

1980年1月10日,许世友、杨得志、韩先楚、杨勇、王平等被任命为军委常委。同时,杨得志(3月任总参谋长)和军事学院院长兼第一政治委员萧克也被任命为国防部副部长。这是1959年后首次出现这一任命,也是岂今为止最后一次任命国防部副部长。时任国防部长是徐向前,于1978年3月接替叶剑英的职务。

我们不清楚这次任命的原因和目的。或许,当时还有过恢复“文革”前国防部体制的考虑。1981年3月,由中央军委秘书长耿飚被出任国防部长,似乎可以验证这一推测。此外,除了杨得志和萧克两位副部长,萧劲光、粟裕等人在1980年代初期也曾使用过国防部副部长的名义。

1982年9月,第五届全国人大第五次会议通过的《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规定,设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领导全国的武装力量。同时,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继续存在,其职能和国家中央军委完全相同。从而确立了党和国家高度集中统一的行使领导职权的国防领导体制。国防部不再行使做为“军委对外的名称”的职责,仅仅是国务院系统的军事工作机关,只在名义上负责军事外交、兵役、国防教育等工作,实际业务交由各总部分别办理。“国防部副部长”退出历史舞台。

※※※※※※
欢迎您参与中国军事新观察论坛的讨论 http://xinguancha.xilubbs.com QQ:64619899(请注明中国军事新观察) QQ群:93967904(请注明中国军事新观察) E-mail:xinguancha.xilu@tom.com

TOP

廖汉生的副部长什么时候被免职的

TOP

1967年3月,中央决定北京军区司令员杨勇、政委廖汉生“停职反省”。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个决定只是针对廖的北京军区政委一职。不过,由于国防部副部长只是个虚职,廖被免去北京军区政委这一实职后,这个虚职也就没有存在的意义了。另外,廖此后长期受到关押迫害,所有职务从事实上都被中止。所以《中共组织史资料》里,廖的副部长一职也止于1967年3月。

※※※※※※
欢迎您参与中国军事新观察论坛的讨论 http://xinguancha.xilubbs.com QQ:64619899(请注明中国军事新观察) QQ群:93967904(请注明中国军事新观察) E-mail:xinguancha.xilu@tom.com

TOP

廖汉生1935年的时候就担任过红3军9师政治委员,而杨成武,杨得志在1935年才担任团长,论资历并不比二杨低,真搞不懂廖只授个中将。

TOP

对【15楼】说:
和彭总的性格有关系,一野从野战军到兵团各级的副职很少。

TOP

对【15楼】说:
廖有当年谦让兵团政委一说,还说彭听从了他的意见(出任兵团副政委)~~

唯一低授中将的是徐立清(正兵团级),因为他自己是授衔工作的具体组织领导者,主动提出不授上将授中将。

TOP

许在延安“造反”可是出了名的,还骂过毛

TOP

可是许在文革受到的迫害不大啊,,至今我觉得许是那时期混的最好的将军了。。不但文革没事,还在文革时期保了邓,邓上台后他还直接进入了中央

TOP

许是文革中进的局,据说造反派来斗他,那家伙把机枪架起来了。
毛打不到只能招安

TOP

哈哈。。这个厉害。。为什么别的军队领导不这样做。。。可惜咯

TOP

1 / 1 首页 1 末页
发新话题

精彩推荐>>

西陆网 ( www.xilu.com )版权所有  点击拥有西陆免费论坛   联系西陆小精灵

0.681554079055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