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财经社区女性社区汽车社区军事社区文学社区社会社区娱乐社区游戏社区个人空间
全部】【精华】【热门分类:【原创酷评】【讨论灌水】【大道消息】【转载共享】【我来吐槽】【版主公告】【维权求助
上一主题:河南5A级景区回应李姓游客免门票... 下一主题:新思维 变异 种瓜不得瓜
【孙子兵法】的初步探微系列[收藏本帖]
[楼主] 作者:鬼谷神圣  发表时间:2012/05/03 10:05
点击:9379次

       自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杰出的文学家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次明确记载《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以来,科学的说,关于《孙子兵法》的篇数早已非常明确,因为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次明确记载《吴孙子兵法》,并位列兵权谋之首,但是自汉书记载以来,八十二篇神秘失踪,只留下了十三篇,所以给后世关于《孙子兵法》的具体篇数,具体内容的真伪一直争议持续至今,值得注意的是,关于兵圣孙武所著兵书绝不止于十三篇,在十三篇之外应该还著有相当数量的'‘论政论兵之文'是历代多数学者的共识,许多学者也辑录了一些关于孙武的一些论兵佚文如‘吴孙问对'等,尤其值得我们学术界十分重视和高度关注的是一九七二年,在临沂银雀山汉墓出土了大量竹简,其中就包括孙武论兵的许多佚文,如‘四变'‘地形二'更能够引起国内外学术震惊。
    我国著名历史学家、杰出的文学家班固在《汉书》‘艺文志、兵权谋首次明确记载《吴孙子兵法》八十二篇在西安发现,一石击起千层浪,真伪争议达到了前所未有的程度,以至于诉诸法律,我们必须清醒的认识到,这是属于学术范畴,所以真伪争议仍在持续。 但是我们应该相信,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一切雄辩因为经我们将银雀山汉墓竹简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内容相科学对比,发现张藏本《孙武兵法》其中的许多内容竟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并能够科学理顺被当年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这在当今历史条件下任何个人和组织都无法完成的,因为这只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必然产物,若离开了特定的历史条件,填补大量的残缺,这几乎是不可能的。
      目前一些学者总是责难我们公布的内容太少其实,已公布其中十八篇原文、及九篇韩信序次语,就算是我们只公布了其中一篇,只要发现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就足以说明其自身学术价值。早在一九九六年九月十八日‘人民日报'分别在海外版和科、教、文、卫版刊登了记者孟西安的文章‘散佚民间两千年《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在西安发现,在文章中特别指出'使人感觉到惊喜的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学术真伪得到了考古发掘的 验证,一九七二年在山东临沂银雀山汉墓中出土了四千九百七十四枚竹简中,其中误以为是《孙膑兵法》‘五度九夺篇'的残简仅有一百五十六字,经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对照,实系其中‘卷五、第三十九篇'‘九夺'且全文保留完整,填补了汉墓竹简漏缺的一百二十四字,加上楚王韩信的批注三十六字[注;该篇韩信序次语实为二百余字,当年报道的有误]使这一种大考古的缺憾得以弥补,当年‘收藏杂志'杨才玉在文章中所写的《孙武兵法 》八十二篇共十四万一千七百零九字有误,《孙武兵法》八十二篇正文约六万余字、韩信序次语约四万余字、东汉阴长生所考证的《孙武兵法考行语》约三万余字共计篇共十四万一千七百零九字。经与银雀山竹简相比较,当年整理小组所误编入‘孙子下编'、‘孙膑兵法'、‘佚书从残大部分应归属《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值得注意的是,银雀山竹简许多篇篇名与当年韩信序次语是所参考的'齐安城简‘篇名惊人的相似,如在银雀山竹简‘孙子兵法'‘火攻篇'原篇名只留下火字和残存的左耳,从残存的左耳来分析,不大象‘攻'在张藏本《孙武兵法》卷八、第六十四篇‘火攻篇'韩信序次语时韩信指出齐安城简曰‘火队'再者丛银雀山竹简仅残存的左耳来看应为‘火队'。
      俗话说;木不钻不透、话不说难明,在学术方面,我们从来就不怕争,哪怕是争上一万年,可惜的是,张藏本系列古兵书由于我们研究会条件的限制已出现了不同程度的残缺,我心在流泪、吾心在滴血,敢问,虎兕出于匣、龟玉毁欲椟中、是谁之悲哀?
      关于张藏本《孙武兵法》与银雀山竹简是否同一体系,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张藏本只要发现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另外;两者无论是丛音韵、语法、行文、措辞、布局、结构来分析有惊人的相似,这绝非巧合所能解释,据楚王韩信序次语分析;齐安城简、秦宫鹛邬简均为缩立简,大谬大误也,信不参不考也。也就是说;齐安城简应该就是银雀山竹简的类同本,换句话说;银雀山竹简即使当年发掘保留完整,也不过是缩立简而已,当然;齐安城简虽然仅是缩立简,但无论怎麽说;还是保留了相当一部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许多内容,令人非常痛心的是,由于当年发掘的失误,竹简残缺的非常严重,许多内容前后次序已无从可知,其学术价值已大大折扣,再说我们所看到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只不过是当年留候张良奉汉高祖的之名在孙弛当年缩立简的基础上再次删节调整的修订本,笔者从目前所看到张藏本孙弛当年缩写《孙子兵法》原貌上看;张藏本行文措辞更古朴、布局结构更严谨,论述内容更丰富,我从所见到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书理说明上获悉;张公联甲老先生这样记载,因‘孙子兵法'十三篇之内容全部散落于八十二篇之中,故韩信不序、版固不录,是有道理的,总之;无论是孙弛当年所缩写的还是传世本比之八十二篇,‘孙子兵法'显得过于简略,许多问题根本就没有论述明白、阐释透彻,楚王韩信在序次语中道出了玄机,他在序次 ‘卷八'第六十四篇‘火攻'时着重指出;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队",秦宫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真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两相比较;不难看出,‘孙子兵法'立大要、贯终始,《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则是尽其法而圆大则,八十二篇论述的透彻、阐释的精辟,如在传世本‘孙子兵法'‘计篇';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危也。,关于这一句,让我们看一看‘孙子兵法'十一家注;道者,令民与上同意也,)
  张预曰:以恩信道义抚众,则三军一心,乐为其用。《易》曰:"说以犯难,民忘其死"。
  (故可以与之死,可以与之生,而不畏危。)
  曹操曰:谓道之以教令。危者,危疑也。
  李签曰:危,亡也。以道理众,人自化之,得其同用,何亡之有!
  杜牧曰:道者,仁义也。李斯间兵于荀卿,答曰:"彼仁义者,所以修政者也。政修则民亲其上,乐其君,轻为之死。"复对赵孝成王论兵曰:"百将一心,三军同力。臣之于君也,下之于上也,若子之事父,弟之事兄,若手臂之捍头目而覆胸臆也。"如此,始可令与上下同意,死生同致,不畏惧于危疑也。
  陈* 注同杜牧。
  盂氏曰:一作"人不疑",谓始终无二志也;一作"人不危"。道,谓道之以政令,齐之以礼教,故能化服士民,与上下同心也。故用兵之妙,以权术为道。大道废而有法,法废而有权,权废而有势,势废而有术,术废而有数,大道沦替,人情讹伪,非以权数而取之,则不得其欲也。故其权术之道,使民上下同进趋,共爱憎,一利害,敌人心归于德,得人之力,无私之至也。故百万之众,其心如一,可与俱同死力动,而不至危亡也。臣之于君,下之于上,若于之事父,弟之事兄,若手臂之捍头目而覆胸臆也。如此,始可与上同意,死生同致,不畏惧丁危疑。
  贾林曰:将能以道为心,与人同利共患,则士卒服、自然心与上者同也。使士卒怀我如父母,视敌如仇* 者,非道不能也。黄石公云:"得道者昌,失道者亡。"
  杜佑曰:谓导之以政令,齐之以礼教也。危者,疑也;上有仁施,下能致命也。故与处存亡之难,不畏倾危之败。若晋阳之围,沉灶产蛙,人无叛疑心矣。
  梅尧臣曰:危,戾也,主有道,则政教行;人心同,则危戾去。故王安与安,主危与危。
  王哲曰:道,谓主有道,能得民心也。夫得民之心者,所以得死力也;得死力者,所以济患难也。《易》曰:"悦以犯难,民忘其死。"如是,则安畏危难之事乎?
  张预曰:危,疑也。士卒感恩,死生存亡,与上同之,决然无所疑惧。;
而在《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卷一第五篇‘和同'则是这样论述的;‘和阴阳之道,应四时之顺,同赞恪井而纳亩税之工,作聪明之民,不作越刑之举,以马上同意者也,此民之正道也。故知内根其道者,国富而民强。一朝有举,内根和同,上下从事,戮力弗诡。民可与之生,可与之死,而不畏危也。显而易见,‘和同'论述的要丰富的多,历代注家,几乎无一人理解正确,他们认为‘道者,令民于上同意,可与之死,可与之生,而不危也‘是对于君主提出的基本要求,而事实呢,并非如此,兵圣孙武在‘和同'篇这一句仅是对于民【即百姓】提出的要求,同时也详细的论述了君主和臣工的要求如;和天地之道,重九畴麟凤,同万民之利而从国亲。聪明之政,不作亡国之举,以为百姓而善益者也,此君之之正道也。和君之之善应,尽臣之之忠节,同民之之利而从事,勤聪明之智,不作贪之举,以为国之而善富者也。此臣之之正道也。
       让我们继续看一看传世本《孙子兵法》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存在的共性和特性,这是科学研究学术的最基本的方法,也只有这样我们才能丛比较中找到更多的事实科学依据,如在传世本〈孙子兵法〉‘计篇'只简单的论述了将者;智、信、仁、勇、严,而确未进一步深入论述其具体概念,而在〈孙武兵法〉第四十七篇‘一将篇'论述的非常透彻,如;将者不可不义,不义则不严,不严则军不威,军不威则卒弗死。故义者,兵之首也。将者不可不忠,不忠则韦军,韦军则中不正,中不正则卒相乱。故忠者,兵之心也。将者,不可不仁。不仁,则不克。不克,则军不取。军不取,则将无功。故仁者,兵之腹也。将者不可无德。无德,则无力,无力,则军不击。军不击,则三军之利不得。故德者,兵之手也。将者不可不信。不信,则令不行,令不行,则军不槫(tuan),军不槫,则主无名。故信者,兵之足也。将者,不可不智。不智,则事不明。事不明,则无计。无计则军无决。故智决者,兵之尾也。同时我们还在〈孙武兵法〉第二十四篇‘九用'里发现有类似的论述,令;一曰信;二曰忠;三曰敢;安忠;忠王;安信;信赏;安敢;敢去不善,不忠于王;不敢用其兵,不信于赏;百姓弗德,不敢去不善;百姓弗畏。孙武又在第五十篇‘将败'篇总结道;寡信者:将者不能料敌之变,信私寡见而弗正者,以无正之见而动者。此寡信者也,必败也。;可以相互参读,兵圣孙武在不同篇里对于将领的基本要求,即使在今天,其许多合理的军事思想仍然栩栩生辉,对于我们军队的现代化建设仍不失有着重大的借鉴和指导意义
       让我们在比较一下十一家注孙子兵法,对于智、信、仁、勇、严的注解;曹操曰:将宜五德备也。李签曰:此五者,为将之德,故师有丈人之称也。杜牧曰:先王之道,以仁为首;兵家者流,用智为先。盖智者,能机权、识变通也;信者,使人不惑于刑赏也;仁者,爱人悯物,知勤劳也;勇者,决胜乘势,不逡巡也;严者,以威刑肃三军也。楚申包胥使于越,越王勾践将伐吴,问战焉。夫战,智力始,仁次之,勇次之,不智,则不能知民之极,无以诠度天下之众寡;不仁,则不能与三军共饥劳之殃;不勇,则不能断疑以发大计也。贾林曰:专任智则贼;偏施仁则懦;固守信则愚;恃勇力则暴;令过严则残。五者兼备,各适其用,则可为将帅。梅尧臣曰:智能发谋,信能赏罚,仁能附众,勇能果断,严能立威。王皙曰:智者,先见而不惑,能谋虑,通权变也;信者,号令一也;仁者,惠抚恻隐,得人心也;勇者,询义不惧,能果毅也;严者,以威严肃众心也。五者相须,缺一不可。故曹公曰,将宜五德备也。何氏曰:非智不可以料敌应机;非信不可以训人率下;非仁不可以附众抚士;非勇不可以决谋合战;非严不可以服强齐众。全此五才,将之体也。张预曰:智不可乱,信不可欺,仁不可吴,勇不可惧,严不可犯。五德皆备,然后可以为大将。我相信流言止于智者、事实胜于一切雄辩,相比之下、优劣长短自出矣。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于西安
本帖地址:http://club.xilu.com/view/msgview-11046-128585.html[复制地址]
上一主题:河南5A级景区回应李姓游客免门票... 下一主题:新思维 变异 种瓜不得瓜
[楼主]  [2楼]  作者:鬼谷神圣  发表时间: 2012/05/03 11:47

                                            【孙子兵法】的初步探微之二

      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与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之间的关系,以及是否是繁简不一不同的简本,希望我学术界对于学术问题,不可盲目妄下结论,下任何结论,都务必想到能否经的起社会实践的检验,能否提供足够的科学依据,在没有足够的科学依据之前,任何所谓的结论都意味着是极其荒谬的,因为再美丽的谎言,再掩饰并不能改变谎言的本质,再美丽的谎言,在诸多的事实科学依据面前,都必将显得憔悴而无力,我们始终深信;流言止于智者、事实必将胜于一切雄辩,发展的历史告诉我们,事实科学依据才是最大的学术权威,任何个人和组织如果肆意异想天开的在诸多事实科学依据面前,仍然试图指鹿为马、颠倒是非,笔者敢断言;他们一会受到人民、法律、历史社会实践严厉的惩罚,如果一个政党连实事求是的态度面对事实科学依据的勇气和能力都没有,敢问,他们的所谓一切政令还有谁敢于相信呢?
                 在【孙武兵法】第六十四篇‘火攻'韩信在序次语中指出 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孙子兵法】只立论其纲要,而【孙武兵法】则论述其具体法则,
        让我们在比较一下,如【孙子兵法】第一篇‘计'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曰:    ;      古之善用兵者;有战先察、察之以索其情,情之以效、效之以计;故知胜之道者;计情有七;一曰,主孰有道、二曰将孰有能、三曰,天地孰得、四曰,法令孰行、五曰,兵众孰强,六曰,士卒孰练,七曰,赏罚孰明,张藏本【孙武兵法】卷一、第三篇‘宜约'详细的论事了具体事宜如;主孰有道者,道宜宜约理约而胜也  ,素主有道者,主有道之宜约而成理,曰;以民为主之根者、与行胜相宜、民心与上同意者、与厚爱其民相宜;贤智得而用者,与行政相宜;奉行素教者,与国安民安相宜;物足而财丰者,与国富民强相宜;兴理而尊德者,与正人正事相宜。                                                                       
      素 将有能者,能宜宜约约道而胜也,素将能以宜约约道而胜,曰;有一将者,与安军败敌相宜;素将有能也。宜约而成理,曰;内根和同与行分相宜;身先士卒者、与行令相宜;算胜者,与察知若厉相宜略权而计者、与王霸相宜;正衡者、与一统相宜。
     天地孰得者,得宜宜约约心而胜也。素天地有得得宜宜约而成理,曰用奇正者、与胜土相宜;天时可得者,与攻备守机相宜;迷而知返者、与豁免相宜;有乡遵者、与行处相宜;相宜行处者、与中平十三相宜;和四时者,与战休相宜。素法令行行之宜约而成理,曰;有形者、与形敫相宜 ;有势者、与六胜相宜;有度者、与兵也横行相宜;有量者,与兵之破相宜;有夺者,与兵之屈敌相宜;有鼓有旗者、与之进退相宜。素兵众强胜之宜约而成理,曰;中正者、与兵心相宜;貔貅之军与智取相宜;少费而一侈胜者,与借天地之力相宜;有争战者,与迂直相宜;策之而斗者,与首应相宜。
    法令孰行者,行宜宜约约义而胜也,素法令行行之宜约而成理,曰;有形者、与形敫相宜 ;有势者、与六胜相宜;有度者、与兵也横行相宜;有量者,与兵之破相宜;有夺者,与兵之屈敌相宜;有鼓有旗者、与之进退相宜。素兵众强胜之宜约而成理,曰;中正者、与兵心相宜;貔貅之军与智取相宜;少费而一侈胜者,与借天地之力相宜;有争战者,与迂直相宜;策之而斗者,与首应相宜。
       兵众孰强者,强宜宜约约势而胜也;素法令行行之宜约而成理,曰;有形者、与形敫相宜 ;有势者、与六胜相宜;有度者、与兵也横行相宜;有量者,与兵之破相宜;有夺者,与兵之屈敌相宜;有鼓有旗者、与之进退相宜。素兵众强胜之宜约而成理,曰;中正者、与兵心相宜;貔貅之军与智取相宜;少费而一侈胜者,与借天地之力相宜;有争战者,与迂直相宜;策之而斗者,与首应相宜
士卒孰练者,练宜宜约约算而胜也;素士卒敌练之宜约而成理,曰;军之行教者与终始相宜,四备者;与生死相宜,不扰民者;与军之法令相宜,程兵者;与数极相宜。
      赏罚孰明者,明宜宜约约备而胜也,数赏罚而明义之宜约而成理,曰;刑名而顺者;与义理相宜,师出一律者;与民心胜败相宜,赏高罚下者;与孝亡相宜,赏功罚过者;与功过大小相宜,惎示者;与外内之情相宜,入通者;与叵人相杀者与儆百者相宜,赏功罚过者、与功过大小相宜。
    让我们再来看一看十一家注孙子的注解;主孰有道?将孰有能?天地孰得?法令孰行?兵众孰强?士卒孰练?赏罚孰明?吾以此知胜负矣,有何见解;(故校之以计,而索其情。)
  曹操曰:同闻五者,将知其变极,即胜也。索其情者,胜负之情。杜牧曰:谓上五事,将欲闻知,校量计算彼我之优劣,然后搜索其情状,乃能必胜,不尔则败。贾林曰:《书》云:非知之艰,行之惟难。"王皙曰:当尽知也。言虽周知五事,待七计以尽其情也,张顶曰:上已陈五事,自此而下,方考校彼我之得失,探索胜负之情伏也。
  (曰:主孰有道?)
  曹操曰:道德智能。李签曰:孰,实也。有道之主,必有智能之将。范增辞楚,陈平归汉,即其义也。杜牧曰:孰,谁也。言我与敌人之主:谁能远佞亲贤,任人不疑也。杜佑曰:主,君也;道,道德也。必先考校两国之君,谁知谁否也。若荀息料虞公贪而好宝,宫之奇懦而不能强谏是也。梅尧臣曰:谁能得人心也。王皙曰:若韩信言项王匹夫之勇,妇人之仁,名虽为霸,实失天下心;谓汉王入武关,秋毫无所害,除秦苛法,秦民亡不欲大玉王秦者是也。何氏曰:《书》曰:"抚我则后,虐我则* 。"抚虐之政,孰有之也。张预曰:先校二国之君,谁有恩信之道,即上所谓令民与上同意者之道也,若淮阴料项王仁勇过高祖,而不赏有功,为妇人之仁,亦是也。
  (将孰有能?)
  杜牧曰:将孰有能者,上所谓智、信、仁、勇、严也,梅尧臣同杜牧注。 王皙曰:若汉王问魏大将柏直,曰"是6尚乳臭,不能当韩信"之类是也,张预曰:察彼我之将,谁有智、信、仁、勇、严之能。若汉高祖料魏将柏直不能当韩信之类也。
  (天地孰得?)
  曹操李筌并曰:天时、地利。杜牧曰:天者,上所谓阴阳、寒暑、时制也;地者上所谓远近、险易、广狭、死生也。杜佑曰:视两军所据,知谁得天时地利。悔尧臣曰:稽合天时,审察地利。王皙同杜牧注。 张预曰:观两军所举,谁得天时地利。若魏武帝盛冬伐吴,慕容超不据大岘,则失天时地利者也。
  (法令孰行?)
  曹操曰:设而不犯,犯而必诛。杜牧曰:县(悬)法设禁,贵*如一。魏绛戮仆,曹公断发是也。杜佑曰:发号出令,校孰下不敢犯。梅尧臣曰:齐众以法,一众以令。王皙曰:孰能法明令便,人听而从。张预曰:魏绎戮扬干,穰苴斩庄贾,吕蒙诛多人,卧龙刑马谡,兹所谓设而不犯,犯而必诛,谁为如此?
  (兵众孰强?)
  杜牧曰:上下和同勇于战为强;卒众车多为强。梅尧臣曰:内和外附。 王皙曰:强弱足以相形(刑)而知。张预曰:车坚马良,士勇兵利,闻鼓而喜,闻金而怒,谁者为然?
  (士卒孰练?)
  杜牧曰:辨旌旗,审金鼓,明开合,.知进退,闲驰逐,便弓矢,习击刺也。杜佑曰:知谁兵器强利、士卒简练者。故王子曰:"士不素习,当阵惶惑;将不素习,临阵暗变。"梅尧臣曰:车骑闲习,孰国精粗?王皙曰:孰训之精?何氏曰:勇怯强弱,岂能一概?张预曰:离合聚散之法,坐作进退之令,谁素闲习?
  (赏罚孰明?)
  杜牧曰:赏不潜,刑不滥。杜佑曰:赏善罚恶,知谁分明者。故王子曰:"赏无度,则费而无恩;罚无度,则戮而无威。"梅尧臣曰:赏有功,罚有罪。王皙曰:孰能赏必当功,罚必称情?张预曰:当赏者,虽仇怨必录;当罚者,虽父子不舍。又《司马法》曰:"赏不逾时,罚不迁列。"于谁为明?
  (吾以此知胜负矣。)
  曹操日:以七事计之,知胜负矣。贾林曰:以上七事量校彼我之政,则胜败可见。梅尧臣曰:能索其情,则知胜负。张预曰:七事俱优,则未战而先胜;七事俱劣,则未战而先败。故胜负可预知也。
不难发现,【孙武兵法】第三篇‘宜约'是对于七情的专篇论述,而历代注家仅仅局限于引经据典式的注视,其学术价值根本无法与‘宜约'相媲美。
    再如;传世本‘孙子兵法'‘势篇'激水之疾,至于漂石者,势也;鸷鸟之疾,至于毁折者,节也。其势险、其节短;故善战者,其势如扩弩,节如发机,在《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六篇‘四备、是这样论述的;何以知弓弩之为势也?戮目以同,同视招,柄正两相,相而和,发于肩应之间,杀人百步之外,不识其道所至也。故曰:势而不见,弓弩之为势也。弓弩有翕张。弩翕,势之有也。弩张,势之备也。势有一立,立有戮力以同。中招者,势之备也。故势有能有不能,距远而钧力大者,势能也。距中而钧力中者,势能也。距近而钧力小者,势能也。故距远而钧力小者,势不备也。距近而钧力大者,过势者也。是故善战者,其势备,其势险,其招中,其节短,势如弩,节如发机。故以此势而迎敌者,敌必惧矣。惧必败矣。此势备之道也。兵圣孙武用抽象的笔法先后用剑、弓弩、舟车形象而生动的论述了势备的重要性。关于剑弓弩的论述可参见【孙武兵法】卷三第二十六篇‘四备'就事实而言,‘【孙武兵法】文从字顺,顺理成章。内容完整,次序井然。思想连贯、条理分明,传世本倒显得格外单薄。
                 传世本【孙子兵法】之‘军争'三军可夺气,将军可夺心。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善用兵者,避其锐气,击其惰归,此治气者也。以治待乱,以静待哗,此治心者也。以近待远,以佚待劳,以饱待饥,此治力者也。无邀正正之旗,无击堂堂之陈,此治变者也
      在【孙武兵法】卷五、第三十七篇‘军击一'是这样论述的;故三军可夺险,三军可夺食,将军可夺志,将军可夺心,士卒可夺气,士卒可夺利。是故朝气锐,昼气惰,暮气归,是故围地谋,死地战,争地夺。是故甲兵避,利陈魁,粮队刌。故善握奇者,避其锐气,击其昼暮,避其围死,击其争重,避其甲兵利阵,击其粮役草队。勿击雄城、雄军,勿击雄(山+山)雄军,勿击恶林雄军,勿击正正之旗,勿击堂堂之阵。此兵家之击,击不可先传也  。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于西安

[楼主]  [3楼]  作者:鬼谷神圣  发表时间: 2012/05/03 15:26

                                           【孙子兵法】的初步探微之三

     众所周知;关于【孙子兵法】自班固【汉书、艺文志、兵权谋】明确首推‘吴孙子八十二篇'以来,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八十二篇吴孙子如神龙见首不见尾,千百年来给学术界留下了众多千古之谜,因此关于‘孙子兵法'的作者、成书年代、具体篇数异说颇多、众说纷纭虽经历千年,由于原始资料的匮乏,争议千年仍难下定论。,吴孙子八十二篇虽然若神龙见首不见尾,但值得一提的是,无论如何说,它并不像某些无知的官方学者所认为的今天的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是经过三国时期著名军事家曹操删除了六十九篇所谓的杂文,恢复了‘孙子兵法十三篇'的原貌,至于十三篇之外的六十九篇可能是后学弟子对十三篇‘孙子兵法'的某些解释或追述,简直是愚昧和无知之极,连历史上的基本常识都不懂,恕我直言,这是严重的缺乏科学依据的谬论而已,按照这些伪专家的说法,有几个问题我们不妨探讨探讨,众所周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墓葬年代应该是介于‘汉文帝刘恒---------汉景帝刘启即公元前180年-------公元前141年之间,相差不过四十年而已,在银雀山汉墓出土的残简就包括‘孙子兵法'十三篇,大家应该知道曹操为东汉末年三国时期的军事家曹操(155~220年),不难看出两者之年代相差三百三十余年,那没敢问曹操难道能反活到西汉时期,去不是咄咄怪事,不知当作何解释?这可与事实严重不符,目前一些愚蠢的官方学者仍然坚持认为今天的传世本‘孙子兵法'十三篇是经过三国时期著名军事家曹操删除了六十九篇所谓的杂文,恢复了‘孙子兵法十三篇'的原貌,至于十三篇之外的六十九篇可能是后学弟子对十三篇‘孙子兵法'的某些解释或追述,敢问,科学依据是什么?应该清楚,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出土,诸如吴九龙、吴如嵩所依据的十三篇之外的六十九篇可能是后学弟子对十三篇‘孙子兵法'的某些解释或追述,不攻自破,只能是凭空臆测,根不能作为科学依据。
        俗话说理不辩不明、木不钻不透,哪怕争上是一万年,更何况是有理走遍天下,无理寸步难行,自欺况且不易,而况与欺天下人乎?
       :《孙子兵法 九地》:"四五者,不知一,非王霸之兵也"。汉简亦作:"四五者,一不智(知),非王霸之兵也。"
       曹操曰:若水之留,不复还也。或曰:赏不以时,但费留也,赏善不逾日也。
       李筌曰:赏不逾日,罚不逾时。若功立而不赏,有罪而不罚,则士卒疑惑,日有费也。
       杜牧曰:修者,举也。夫战胜攻取,若不藉有功举而赏之,则三军之士必不用命也;则有凶咎,徒留滞费耗,终不成事也。
       贾林曰:费留,惜费也。梅尧臣曰:欲战必胜、攻必取者,在因利乘便,能作为功也。作为功者,修火攻水攻之类,不可坐守其利也。坐守其利者,凶也;是谓费留矣。
      王皙曰:战胜攻取,而不修功赏之差,则人不劝;不劝则费财老师,凶害也已。
      张预曰:战攻所以能必胜必取者,水火之助也。水火所以能破军败敌者,士卒之用命也。不修举有功而赏之,凶咎之道也。财竭师老而不得归,费留之谓也

   何为"四五"?实在令人费解。西安新发现的张藏本《孙武兵法》八十二篇其中就有一篇《四五》篇,它对"四五"作了如下的论述:" 故兵有四路五动:何以为四路?曰进路也;曰退路也;曰左路也;曰右路也。何以为五动? 曰进动也;曰退动也;曰左动也;曰右动也;曰墨践而处,迂动也。 故善知四五者,四路必彻,五动必工。......故善知四五者,使敌四路必穷,五动必忧。...... 故善用兵者,能使敌卷甲趋远,倍道而兼行,卷(倦)病而不得息,饥渴而不得食。故敌以此而薄战,战必不胜矣。我饱而待其饥也,安处而待其劳也,正静而待其动也。故卒见进而不见退,道(蹈)有白刃而不还踵,身居绝境而不还生。 故知四五者,王霸之兵也。善者也。"
      而汉楚王韩信对此作有序次语曰:"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善者》;秦宫郿邬简曰《六能》;景林简曰《四五》。观其旨,信以为《四五》益之。《孙子兵法》之《九地》篇有曰:"四五者,一不知,不可也。"正相合也。故定名《四五》。用我之四路以必彻,发我之五动以必工;致敌之四路以必穷,击敌之五动以必忧。此四路五动之旨要也。实王霸之兵也
。"
   张会长收藏的东汉阴山人《孙武兵法考行语·命曰行第三》中,阴山人解曰:"战无功,胜无利,费道也。行无为,治无用,留道也。战胜攻取,不随其功。不随其功,主亡主凶。主亡主凶者,命曰费留"。我国战国时期秦大将军王翦在其【大本营】对于‘费留'作了进一步的发挥;费道者 民费财而兵失利也 留道者 将无功而主失道也  故民附其财 兵逐其利 将随其功 主御其道。用现代语来说就是;
     战争虽然胜利了,如果不懂得珍惜用鲜血和生命所换来的胜利成果,忘乎所以,即使战争胜利了,也很快最终会导致失败;战争胜利后,更需要保持清醒头脑,清剿和严厉打击不敢心失败妄图复辟的残渣余孽、废止繁苛的法令减免繁重的赋税、恢复和发展生产、与民休养生息、尽快医治战争给社会生产力所带来的创伤,规范和繁荣市场,增强综合国力,全面提升抵御人为战争、自然灾害的综合能力,才能够真正的避免得而复失的恶果,只有不断的吸取和总结战争的经验教训,才能够真正的避免重蹈战争的覆辙,这才使真正的'费留‘之道。
     阴长生在,《孙武兵法考行语》对于'费留‘的解释引用了《中平兵典》的思想对'费留‘解释为'战无功、胜无利,费道也,行无为、治无用,留道也,战胜攻取,不随其功,主亡主凶,主亡主凶者;命只曰‘费留'‘费留'并非一种概念,而是强调了费道和留道,简要的说;虽然战争胜利了,却未能达到战争的目的,战争胜利后,又不能很好的巩固胜利的果实,即使战争胜利了,也会迅速的导致失败。
        再如传世本《孙子兵法》‘军争'篇,故兵以诈立,以利动,以分和为变者也。故其疾如风,其徐如林,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掠乡分众,廓地分利,悬权而动。先知迂直之计者胜,此军争之法也。
      让我们看一看十一家注孙子的注解;故其疾如风,)
  曹操曰:击空虚也。李筌曰:进退也。其来无迹,其退至疾也。梅尧臣曰:来无形迹。王皙曰:速乘虚也。何氏同梅尧臣注。张预曰:其来疾暴,所向皆靡。
  (其徐如林,)
  曹操曰:不见利也。李筌曰:整阵而行。杜牧曰:徐,缓也。言缓行之时,须有行列如林木也;恐为敌人之掩袭也。盂氏曰:言缓行须有行列如林,以防其掩袭。杜佑曰:不见利不前;如风吹林小动,而其大不移。梅尧臣曰:如林之森然不乱也,王皙曰:齐肃也。张预曰:徐,舒也。舒缓而行,若林木之森森然,谓未见利也。尉镣子曰,"重者如山如林,轻者如炮如燔也。"
  (侵掠如火,)
  曹操曰:疾也。李筌曰:如火燎原无遗草。杜牧曰:猛烈不可向也。贾林曰:侵掠敌国,若火燎原,不可往复。张预曰:《诗》云:"如火烈烈,莫我敢遏。"言势如猛火之炽,谁敢御我!
  (不动如山,)
  曹操曰:守也。李筌曰:驻军(车)也。杜牧曰:闭壁屹然,不可摇动也。贾林曰:未见便利,敌诱诳我,我因不动,如山之安。梅尧臣曰:峻不可犯。王皙曰:坚守也。何氏曰:止如山之镇静。张预曰:所以持重也。荀子《议兵篇》云:"圆居而方正,则若盘石然,触之者角摧。"言不动之时,若山石之不可移,犯之者其角立毁。
  (难知如阴,)
  李筌曰:其势不测如阴,不能睹万象。杜牧曰:如玄云蔽天,不见三辰。梅尧臣曰:幽隐莫测。王皙曰:形藏也。何氏曰:暗秘而不可料。张预曰:如阴云蔽天,莫睹辰象。
  (动如雷震。)
  李筌曰:盛怒也。杜牧曰:如空中击下,不知所避也。贾林曰:其动也疾不及应。太公曰:"疾雷不及掩耳。"梅尧臣曰:迅不及避。王皙曰:不虞而至。何氏曰:藏谋以奋如此。张预曰:如迅雷忽击,不知所避。故太公曰:"疾雷不及掩耳,迅电不及瞬目。"
    张藏本【孙武兵法】卷八、第六十七篇‘八阵'论述的更生动,阐释得更精辟,如其奇者四爵,如舠如鹰。其正者,堂堂四面,如熊如罴。其静者,似阴之洲,如草如林。其动者,动若雷霆,如风如火。其一者,一击俱至,堂堂战之, 应之。故其固者,不动如山,如盘如石。行文措辞、布局结构,有惊人的相似。敢问当今天下学术界谁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汉墓竹简的大量残缺,天不得入暮鸟归巢、科学理顺被当年因确山汉姆主见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其中许多的谬误孰又能够矫正的科学得当,答案无疑是否定的,因为这只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殊产物,脱离了特定历史条件,犹如无根之木、无源之水、试问;无根之木,岂能枝繁叶茂、硕果累累,无源之水、又当如何让其源远流长,谁能够如实回答?难怪银雀山汉墓竹简整理小组虽穷尽数十年之心力面对着残缺严重、次序颠置的竹简束手无策、叹无可奈何!恨回天乏术、无能为力,只能是望残简而兴叹,这是不争铁的事实,因为这只能是特定历史条件下的特殊产物,希望我学术界放弃成见,正视事实,积极保护、科学研究,只有能够勇于走出思想的峡谷,才能够真正的感觉到天高地阔,只要能够坚持顺着健康科学的河流走,我们坚信就一定能够到达学术的大海,只有海纳百川有容乃大,集思才能够广义,既往才能够开来、承前才能启后,历史的发展犹如逆水行舟,不进则退,一昧的固步自封、孤芳自赏、自欺欺人、抱残守缺、只知顽腐不化、只不过是活脱脱的当代叶公好龙而已,闭门造车、作茧自缚、愚昧的坚信削足才能够适履,如此不衰、不败、不亡者亘古未之有也。
                                    西安古兵学研究会研究员、副会长戴文于西安

[楼主]  [4楼]  作者:鬼谷神圣  发表时间: 2012/05/08 19:28

                                                    【孙子兵法】的初步探微之四
   关于张藏本《孙武兵法》与银雀山竹简是否同一体系,首先值得注意的是;张藏本只要发现能够恰如其分的填补银雀山竹简的大量残缺、科学理顺被当年银雀山竹简整理小组严重颠置的次序,另外;两者无论是丛音韵、语法、行文、措辞、布局、结构来分析有惊人的相似,这绝非巧合所能解释,据楚王韩信序次语分析;齐安城简、秦宫鹛邬简均为缩立简,大谬大误也,信不参不考也。也就是说;齐安城简应该就是银雀山竹简的类同本,换句话说;银雀山竹简即使当年发掘保留完整,也不过是缩立简而已,当然;齐安城简虽然仅是缩立简,但无论怎麽说;还是保留了相当一部分《孙武兵法》八十二篇的许多内容,令人非常痛心的是,由于当年发掘的失误,竹简残缺的非常严重,许多内容前后次序已无从可知,其学术价值已大大折扣,再说我们所看到的‘孙子兵法'十三篇只不过是当年留候张良奉汉高祖的之名在孙弛当年缩立简的基础上再次删节调整的修订本,笔者从目前所看到张藏本孙弛当年缩写《孙子兵法》原貌上看;张藏本行文措辞更古朴、布局结构更严谨,论述内容更丰富,我从所见到的《孙武兵法》八十二篇书理说明上获悉;张公联甲老先生这样记载,因‘孙子兵法'十三篇之内容全部散落于八十二篇之中,故韩信不序、版固不录,是有道理的,总之;无论是孙弛当年所缩写的还是传世本比之八十二篇,‘孙子兵法'显得过于简略,许多问题根本就没有论述明白、阐释透彻,楚王韩信在序次语中道出了玄机,他在序次 ‘卷八'第六十四篇‘火攻'时着重指出;此篇三简名,齐安城简曰"火队",秦宫邬简曰"五火",景林简曰"火攻"。前后参之,左右究之,信以为"火攻"益之,故定名《火攻》。三简异而一之,皆有所之。今取其长,车子集善而重定之。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火攻"。引观两者,信以为去其法而立大则,神贯终始,正则要法,此《孙子》之长也;尽其法而圆大则,法则终始,至神至精,此《孙武》之妙也。一言一蔽之曰:本立不一而同也。‘真可谓一语道破天机。
       再如《孙子兵法》九地篇,故善用兵者,譬如率然。率然者,常山之蛇也。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中则首尾俱至。敢问兵可使如率然乎??曰可。夫吴人与越人相恶也,当其同舟而济而遇风,其相救也如左右手。是故方马埋轮,未足恃也;齐勇如一,政之道也;刚柔皆得,地之理也。故善用者,携手若使一人,不得已也
          张藏本【孙武兵法】卷六、第四十七篇‘一将'是这样论述的;三元三畯。元畯一位,阵前而立,望而生畏。故善用兵者,譬如卫然。卫然者,恒地之蛇也。蛇者,四合为一。击其首则尾至,击其尾则首至,击其心腹则首尾俱至。敢问,"军可使若卫然乎?"曰:"可!"敢问,"将可使若卫然乎?"曰:"可!"若军若卫然,六根合一而用,名利可全,三军可安。若将若卫然,六根合一而战,用战功成,天下可平。 孰优孰劣,相比之下自出矣,相比之下清水可鉴。值得注意的是,传世本譬如率然,在银雀山竹简与张藏本一样称作‘譬如卫然'传世本的常山之蛇,在张藏本和银雀山竹简均为‘恒地之蛇也'不难看出,很有可能我们今天看到的传世本《孙子兵法》是经汉文帝‘刘恒'时期所重新整理过的修订本,因为它在有意识回避汉文帝‘刘恒'的名讳。
    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势篇'有战势不过奇正,奇正之变,不可胜穷也。奇正相生,如循环之无端,孰能穷之哉!
   而在〈孙武兵法〉第四十五篇孙武不惜浓墨重采专篇论述了‘奇正'专篇论述故以异为奇。是以静为动奇,佚为劳奇,饱为饥奇,治为乱奇,众为寡奇。发而为正,其未发者,奇也。奇发而不报,则胜矣。有余奇者,过胜者也。故一节痛,百节不用,同体也等。并且又在明暗篇作了而要的阐释;总结道;明正暗奇者:明正以为形表、形表以为势威,暗奇以为以为形里、形里以为治本。
     兵圣孙武以其步步为营、层层推进、以喻为论,环环相扣、节节阐释的特殊风格展现了超凡的战略胆识、和非凡的战略气魄拜读斯文其气势恢弘开阔,以其宽阔的胸襟广纳百家之言,成为兵学的集大成者,关于传世本〈孙子兵法 〉‘用间篇'明暗篇里亦有高度概括的论述,明使暗间者:明使以为神纪,神纪以为军之政事。暗间以为索请,索请以为变之锁钥,再如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地篇;古之善用兵者,能使敌人前后不相及,众寡不相恃,贵贱不相救,上下不相收,卒离而不集,兵合而不齐孙武在【兵法】第五十二篇‘四五'篇是这样论述的;古之善用兵者,敌之军怙人众,能使分离而不相救也。能使受击而不相知也。故沟深垒高而不得以为固者,车坚兵利而不得以为强者,兵不知四五也。故善知四五者,制险而量阻,敦三军而和詘信。敌之人众能使寡,积粮盈军能使饥,安处不动能使劳,得天之时能使怠,得地之力能使离,三军和同能使宝剥。显而易见,‘四五篇'论述的要丰富的多,战略立意也高的多。
     再如传世本〈孙子兵法〉‘九地篇'敌人开阖,必亟入之,先其所爱,微与之期,践墨随敌,以决战事。在〈孙武兵法〉‘将败篇;概括的指出;缓失者。兵不能急入,敌之开阖,不能先夺其爱,不能阻敌之进退,此隐缓而至失者,必败也,两相比较不难看出,传世本〈孙子兵法〉与八十二篇〈孙武兵法〉应该科学的说属于繁简不一的两种简本,如;韩信在序次语是所指出的信以为《四五》益之。《孙子兵法》之《九地》篇有曰:‘四五者,一不知,不可也。'正相合也。韩信在〈孙武兵法〉第五十一篇‘九变二'篇序次语里强调指出《孙子》十三篇,亦立此篇,简名曰《变》。《变》与《九变二》同而一也。究而可见,《九变一》篇末,数发称之利害,而未论其所以然,故《九变二》理其道也。信观尽天下之言变理之髓者,唯齐民武子也。韩信在〈孙武兵法〉第六十四篇‘火攻篇则非常清楚展现在我们面前。
                                                                         戴文拙笔于西安
分页1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推荐到西陆名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游客来访 
注册用户  提 交 

0.88297796249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