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经社区女性社区汽车社区军事社区文学社区社会社区娱乐社区游戏社区个人空间
西陆首页->
论坛->
军事->
军事观察->
为中华之崛起而强军
[hymcjx]
★【全部
精华
热门】★
分类:
原创
讨论
求助
公告
分享
下载
贴图
音乐
视频
Flash
转载——反击最近两个脑控评论:混乱的思维与公共言论的责任[收藏本帖]
上一主题:转载——脑控问题解答: 下一主题:转载—— “脑控”的又一佐证--中...
[楼主]
作者:
ziyezhige
发表时间:
2011/04/18 20:00
点击: 6607次

脑控问题的争辩

精神控制武器及其滥用所产生的脑控问题是近年来科技领域及其社会生活中出现的最具争议的话题。如果只用一个词来概括脑控武器对社会生活产生的影响,那就是"颠覆",亦即高技术手段以超出人们想象的能力和进展颠覆着社会许多习以为常并自然正当的观念和价值,也颠覆着许多学科和社会活动赖以进行的环境和信息认知前提。假使一种技术手段甚至能够窃取和控制人的思维,并从外部灌输思维,影响人的行为和生命健康,而且,你知道还是不知道你是否被脑控又取决于脑控技术使用者的目的和意图,那么,说这种已经越过你身体进入你大脑的技术、军事

公众和学者如何来看待社会生活出现的这一严重挑战,这足以引发无数场太多意义深远的立场和技术争论。你或许首先想弄清技术进展是否真的如此神速和把科幻电影中的技术想象变成了现实的威胁,你接着会去了解这种技术的功能和使用特征到底在多大程度上使你习惯认为不可能的事情已经成为可能了,进而你会在一切将变得不再可靠的不确定世界中充满恐惧或者欣喜。你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具备一种战略性的眼光去跟任何人就社会和人类的未来进行争辩。这个世界仿佛正在重新洗牌。掌握这种技术的人将邪恶地或者被认为伟大地决定你或所有人的命运,而命运是悲惨的或是光明的取决于你在现在的争辩中捍卫和反对什么。脑控技术的大恶论者,坚持人文主义的价值传统,坚定拒斥那些威胁和颠覆人类存在自然价值的技术工具,强烈谴责脑控技术的滥用制造了难以容忍的空前邪恶。大善论者则热情讴歌科技进步为人类生活和社会问题的解决带来新的曙光。认为脑控技术一旦使灌输知识和思维控制机器成为可能,人类社会将迎来崭新世界。无论你是哪一派能言善辩的斗士,或者歇斯底里的谩骂者,你都显得充满激情、对人类命运的关注和至少在社会敏感性上表现不俗。这样的争辩无疑将对脑控技术本身的发展设定它不能危害而只能造福人类的技术运用方向。

可是,我们仍然会看到另一种反应方式。他们的思维是,假使我们承认和接受脑控武器存在的事实,那么由这种承认所带来的一系列责任追究对某些利益和权力所具有的颠覆性是不可接受的,而为了捍卫那些在他们看来不可颠覆的利益、权力和声誉,你必须从源头上否认脑控武器存在的事实。脑控武器不存在,那也就谈不上谁对谁进行脑控侵害的问题了。既然认为世界上根本就不存在脑控武器这样的东西,或者脑控武器既然是隐蔽使用和难以查证的,从而受害者无法出示达到司法证据程序要求的证据来证明自己受到脑控,那么,对申诉脑控侵害的人就只能要么不予理睬,要么就指责他们是精神病患者(所谓"被精神病"),而后者在传统的精神病学上又恰好是可以套得上的。挪用精神病理学的行业公信力来获得一种"科学判断"的印象,这至少会使哪位记者的新闻采访,或者学者观点的论据看起来具有一个言之凿凿乃至理直气壮的颜面。在他们眼里,相对于他们的利益和权力来讲,脑控问题事实上到底怎么样,那是无关紧要的。

对一些人来说,承认脑控武器存在的事实,会产生什么样承受不起的颠覆性后果和责任呢?也许这样的提问会让那些对政治敏感的人感到不高兴,因为承认脑控武器存在的认知判断就离承认掌握这种武器的部门滥用脑控武器对无辜民众进行残酷侵害的事实不远了,尽管在司法程序中这仍然远为不够。一种具有技术可能性的反人类反人性侵害事实追问会在公众理性上产生对权力认同的政治危机。对于那些承认可以用一种物理技术途径来获取、灌输和传播人的脑内思维的精神病医生来说,这样的知识性承认是对判断什么人患有精神病之医学标准的颠覆,亦即脑控武器运用的现实存在把按照精神病学标准所作的"内心被揭露妄想症"等等说法变成了并非必然如此的或然判断。当你无法排除从人脑外部进行物理攻击而产生幻听幻想的技术可能性时,你就不能确诊如此这般陈述者患有精神疾病。这意味着整个精神病学界那些靠判断什么人患有精神病吃饭的人将感到他们的行业公信力及其利益面临损害。对那些一向以漫不经心和随看随丢的八卦猎奇心态看待科技新闻的人来说,承认不承认脑控武器存在是个无所谓的问题,因为他们从来都只不过是把生活中随便看看各类牛皮当作一种事情遥远、与己无关而又聊着找乐的消遣而已。

思宁的演讲与湖南都市频道的电视报道

或许可以说,网易2009年10月16日发表的《救救"脑控受害者"》一文恶劣地开创了一种媒体报道和学者谈论脑控侵害问题的混乱思维模式及其凶险的议论结构。思宁的演讲与湖南都市频道的电视报道,都是在象网易那篇文章那样先描述一下脑控受害者的自我申述和生存状况,然后一口咬定脑控在技术上不可能,或者利用脑控受害者无法提出指控犯罪侵害证据的弱点以及认为侵害者动机很离奇而加以否认,接着把脑控受害者提出的技术侵害及其产生的法律、政治和社会问题解释和转换成一个脑控受害者精神病学的问题。当这一步完成之后,他们就要么开始表演对精神病人的同情以博取内心仁善的美名,要么就开始指责脑控受害者在用一种"虚假"的无稽之谈来制造社会恐慌,乃至存在不可告人的目的。自然,他们还会宣布他们没有发现脑波仪却在什么地方发现了兜售电磁波屏蔽仪的"商业欺诈行为",从而使公共关注及其议论向着把脑控问题定性为某类煽动虚假事实来进行商业诈骗的方向前进。

应当说,思宁的演讲与湖南都市频道的电视报道无论在问题触及的深度和观点的聚焦方面都不及网易文章。鉴于我已经对网易文章作了祥细的回应和反击(参见反冒名《新闻工作者的无知者无畏及其良知缺失--反击网易〔救救"脑控受害者"〕一文》),这里就只就思宁的演讲与湖南都市频道的电视报道所提出的脑控武器存在的证据问题和脑控动机问题作出回应。

一般地讲,证据是证明某一事实存在的必要环节和支持基础。一个没有证据的事实性谈论是无法令人信服的。但是,举证是需要证据规则来规范的,而且,不同性质的议论或辩论所要求的证据水平是不同的。那么,涉及脑控问题的公共议论需要什么样的证据规则和什么样水平的证据呢?这有几点需要指出:

1、无论是对脑控问题的媒体报道还是社会评论和网络争论,这都属于社会公共评论的范畴。公共理性中的证据规则对社会评论的证据水平要求是不同于司法程序中的证据水平要求的。公共评论可以依据受新闻道德和法律约束的媒体和书刊的信息报道或介绍来提供证据,但司法程序因涉及违法犯罪的法律责任裁判而有更高水平的证据要求。人们可以根据媒体的科技报道和学术文献来判断和谈论是否存在某一高技术武器,而且,这并不需要由谈论者本人来提供实物证据以证明该武器存在。当一个人说世上存在核武器,那么,质疑者要求说话者提交核武器这一实物证据,这是十分可笑的。同样,当我们说存在脑控武器时,我们可以根据中央电视台军事节目报道过和学术文献介绍过这样的武器而提出这一公共谈论的证据。这并不需要把脑控武器这样一种实物摆在他们面前以证明自己如何言说不虚。至于,司法程序,那又另当别论。也就是说,思宁的演讲和湖南都市频道关于脑控问题的电视报道以受害者本人没有提供脑控武器这一实物证据而否认脑控武器存在,进而指责脑控受害者是精神病人的做法是十分可笑的。

2、鉴于脑控武器在使用上具有隐蔽侵害性和受害者难以自我查证的特征--正是因为这样的技术特性使该武器的掌握者不担心受到查处而肆无忌惮--脑控侵害应当属于比较特殊的侵害类型。所以,它适合采取比较特殊的调查和举证程序。合法拥有武器特别是高技术武器垄断控制权的国家机关应当承担调查责任。根据我国法律关于具有放射性侵害的案件适用举证倒置规则的规定,军队或者国家安全部门应当承担调查和举证责任。如果思宁先生和湖南都市频道愿意关注和搞清楚脑控问题,那么,他们为什么不向国家有关部门和该领域的科技专家寻求调查和求证呢?对一个案情尚未查清的事件,作出否认性判断,并严厉指称申述者患有精神病,这是不负责任和缺乏职业道德的。这里还应当指出,脑控武器的专业领域并不是神经病学,而是神经信息学、脑科学和应用物理学方面的工程科技,并与国家军工领域有直接关系。精神病学家囿于自己的行业利益和过时的诊断标准而对脑控问题妄加评判。这是不可以作为对口专家来看待或听证的。

3、证据的性质是在形式理性和程序规则下为某一事实的存在和真实性所寻找的可公开识别性,从而对确认该事实提供依据。也就是说,人们即便对某一事实没有获得证明其存在的证据,或者证据不充分,这并不等于该事实就不存在,而可能只是尚为寻找到事实的可公开识别形式而已。由脑控产生的脑内声音和图像目前很难在一般的技术水平下获得它的录音和录像证据形式。但是,以脑控受害者目前无法提出足够达到司法水平的充分证据来否定脑控武器和脑控侵害的存在却是不公正和缺乏证据学常识的。即便在司法程序中,一种诉求的证据是否充分或者证据链是否完整可以影响法官对该诉求是否支持或采信,但法官却没有理由也不会就据此对这一诉求中的事实作出否定性判断。脑控受害者目前处在寻求社会和国家帮助进行查证的阶段,.尽管脑控问题落实到司法程序中有许多更为具体和细节的问题需要调查,但就是否存在脑控武器以及脑控武器是否被滥用从而对民众构成威胁这一点却是作为一个公共生活的话题来谈论的. 就后者而言, 脑控武器的存在已经被权威媒体报道和科技文献所证实,而全国有众多普通民众陈述自己被脑控的事实,这本身就构成脑控武器已经被滥用的证据.这些依据和努力可以支持一项关于禁止脑控武器滥用的立法及其公民脑思维安全问题的公共议题。

思宁的演讲否认脑控武器存在的另一理由是认为缺乏国家针对公民进行脑控的行为动机,并据此否定几个脑控受害者的申诉。这大约是所有否认性言论中最不靠谱的理由。国家与人民的政治关系充满着太多的复杂性。控制人们的思想历来都是统治者不受欢迎的政治本能。当技术可能性使监控人的大脑思维成为可能,而这一武器又被保护恰当地认为是"非杀伤性武器"而没有直接身体伤害,并且,脑控武器在功能上具有隐蔽侵害和难以查证的特性,那么,它被滥用的可能性就极高。脑控受害者有理由怀疑中国和世界许多国家正在进行的人类脑计划研究与针对普通民众进行脑控的行为有关。获取普通人的神经信息数据有可能通过脑控技术途径。情治机构对他们所需要的任何信息具有使用任何手段的较高可能性。当一种侵害行为的证据难以被受害者发现和查证时,脑控武器的操作者就像拿着望远镜到处嘹望那样地任意进入他人大脑思维的可能性实在难以排除。恶作剧、政治迫害、甚至公权私用中的任何荒唐理由都可能成为脑控武器被滥用的行为动机。那些责问为什么国家没有对自己进行脑控,进而否认脑控存在的人,其实并不能真正排除自己是否已经被脑控。假使脑控者并不传播你的思维信息,也不发射声音和图像信息干扰你的思维,而只是获取你的脑内思维信息,知道你脑子里想什么,那么,你就不可能知道自己实际上已经被脑控。从法理上讲,以为什么自己没有被脑控来否认脑控武器的存在,就像以反问自己为什么没有被强奸来否认他人受到强奸一样的荒谬!

 

2009年12月23日

http://www.blogchina.com/20091224867874.html>

本帖地址:http://club.xilu.com/hymcjx/msgview-1001943-87.html[复制地址]
上一主题:转载——脑控问题解答: 下一主题:转载—— “脑控”的又一佐证--中...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推荐到西陆名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西陆网( www.xilu.com )版权所有 点击拥有西陆免费论坛  联系西陆小精灵

0.655293941497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