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美女制服穿出别样韵味
今日开服火爆上线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台湾杂交机“蒋经国”号
9.9---全场包邮
9.9---全场包邮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减掉大肚子--妙招(视频)
财经社区女性社区汽车社区军事社区文学社区社会社区娱乐社区游戏社区个人空间
全部】【精华】【热门分类:【原创】【少校时评】【图片】【音视】【东方】【谭智元】【金鸿95
上一主题:简介:日军“氧气鱼雷”在“雷击... 下一主题:转:屠哟哟赴瑞典领取诺贝尔
简介:日军“氧气鱼雷”在“雷击作战”中的实际运用与战术优势[收藏本帖]
[楼主] 作者:西陆星  发表时间:2015/12/13 10:44
点击:126次

简介:日军“氧气鱼雷”在“雷击作战”中的实际运用与战术优势


(注:本文中的“水雷战队”是日文称谓,译成中文是指“鱼雷战队”)

一、“雷击作战”的历史

日本海军历来就非常重视“雷击作战”。早在1894年,中日“甲午海战”中,日本海军就尝试运用鱼雷艇,发起“鱼雷突击”。

1905年“日俄大海战”中,日军驱逐舰和鱼雷艇发起联合突袭,取得了重大战果,打败了俄国的“太平洋舰队”。此役之后,日本成为海军强国。

一战之后,日本海军于1908年组建了以驱逐舰为主的“水雷战队”,专事进行“鱼雷作战”。日军每个“水雷战队”由1艘轻巡洋舰担任旗舰,下辖4个驱逐队,每队4艘驱逐舰,共计16艘。

受到鱼雷性能和侦察手段的限制,日本当时的“雷击作战”,仍以“近距离、高速突击”为主,危险性很大,仍然作为“舰队决战”的辅助战术。

但是,自从高航速、超远射程、大威力、航迹隐蔽的“氧气鱼雷”问世后,使日本海军的“雷击战术”发生了重大变化,“雷击作战”成为日本海军的决胜手段之一。

二、“渐减战略”(“九段作战”)中的“雷击作战”

自“日俄战争”以后,日本就将美国作为最大的“假想敌”。但是,国家总体实力无法与美国抗衡的日本,预想在未来的“对美战争”中,日本采取所谓的“渐减战略”。

日本所谓的“渐减战略”,是指在“日美战争”开始时,首先攻击美国在菲律宾的殖民地,诱使美国舰队主力从美国西海岸出发,向西太平洋救援。在美国舰队主力横渡太平洋的漫长旅程中,日本将运用潜艇、舰载机、岸基飞机、与水面舰艇进行层层拦截,逐次削弱美军实力,最后在距离小笠原群岛320千米的太平洋海域,由日本战列舰组成的主力舰队与美军的残余舰队进行一次“日本海大海战”式的舰队决战,彻底消灭对手。日本称之为“九段作战”。

在日本这一战略设想中,由日本巡洋舰和驱逐舰组成的“夜战部队”将在日美舰队的决战前夜,用火炮和鱼雷对美军舰队实施决战前的“最后一轮削弱作战”。在日本海军的《战术条令》里,日本驱逐舰应对敌舰实施猛烈果断的“鱼雷攻击”,以“夜间隐蔽接敌,近距离攻击”为主要作战方式。

“氧气鱼雷”的装备,使日军“夜战部队”具有了在美军战列舰主炮射程之外发起“鱼雷攻击”的能力,而且其航迹非常隐蔽,在白天尚难以发现,在夜间更是行踪难辨,极大地增加了突袭的突然性。

“氧气鱼雷”巨大的杀伤力,足以给美军舰队造成重大伤亡,增加日本在次日的“舰队决战”中的胜算。正是由于“氧气鱼雷”的诸多战术优势,使得这场决战前夜的辅助攻势变得“非常关键”,已经上升到“准决战”的地位。

基于“93式氧气鱼雷”的性能 ,日本海军在“预想作战计划”中,精心组织了一场规模空前的“夜间大雷击”,称得上是“大舰巨炮时代”鱼雷攻击战术的顶峰,其猛烈程度可能只有“冷战”时期前苏联舰队对美国海军航母战斗群发起的“饱和式”导弹攻击能比。

在日本海军1936年制定的“作战预案”中,日军“夜战部队”将由第3、4、5、7、8战队和第2、4水雷战队以及计划组建的“重雷装舰”战队(既后来的第9战队,由“北上”,“大井”二舰组成)组成。日军第3战队包括4艘经过现代化改装的“金刚”级战列舰,第4战队包括4艘“高雄”级重巡洋舰,第5战队是4艘“妙高”级重巡洋舰,第7战队是4艘“最上”级重巡洋舰(改装8寸主炮后),第8战队是2艘“利根”级重巡洋舰,第2、4战队包括2艘轻巡洋舰和32艘驱逐舰,加上由“重雷装舰”组成的第9战队,整个日军“夜战部队”总共包括4艘战列舰、18艘巡洋舰、和32艘驱逐舰,集中了日本“联合舰队”除了大型战列舰和航母之外的精华力量。

“夜袭”将以日军第3战队和第4战队突破美军外围“环形防御”揭开序幕,日军4艘“高雄”级重巡洋舰每艘都有16具鱼雷发射管,共64管,它们将实施首轮“鱼雷攻击”,并用40门203毫米(8英寸)舰炮会同战列舰的32门356毫米舰炮,在美军的防御屏障上撕开一道口子。在上述火力的掩护下,跟进的日军第5、7、8战队继续发起攻击,扩大突破口,日军这个群的攻击力同样强大,“妙高”级,“最上”级,和“利根”级各舰分别有16具、12具、12具鱼雷发射管,10艘舰共有136管,加上96门203毫米舰炮,进行“第二轮打击”。在日军200枚“93式氧气鱼雷”和168门大口径舰炮的打击下,美军负责“外围防御”的舰艇不是被击沉打伤,就是为躲避炮火和鱼雷而散开,阵形大乱。乘此机会,日军“雷击战”的主角登场了,日军2艘“重雷装舰”从突破口冲入,以80枚鱼雷对美军主力舰队进行攻击,在它们后面,32艘日军驱逐舰相继占领有利阵位,展开大规模的“鱼雷攻击”。这些日军驱逐舰以“阳炎”级、“朝潮”级、与“白露级”为主,各舰都有8具鱼雷发射管,加上日军轻巡洋舰的16具鱼雷发射管,总共有272枚鱼雷,如同大群“嗜血的鲨鱼”,直扑美军的战列舰、航空母舰。在暗夜的海面上,日军将有数百条鱼雷“四面横行”,这是相当恐怖的景象。

在这场“雷击作战”中,如果日军各舰能够在遭受美军攻击前,将鱼雷全部发射出去,那总雷击数量将达到552枚,而这还是在没有考虑部分日舰具备鱼雷“再填装能力”,可以实施“第二次鱼雷打击”。这个夜晚,将是一个彻底的“鱼雷之夜”!

在日本人的想象之中,经过这样一次打击后,美国主力舰队的实力将大大削弱,当日出后,日本主力舰队的战列舰和航空母舰就能轻松地“收拾残局”了。

日本人还设想了最理想的态势----日军“夜战部队”如能从四面八方将美军舰队包围,此时,第6战队的4艘“古鹰”级、“青叶”级重巡洋舰(各舰装有8具鱼雷发射管),第1、3战队的2艘轻巡洋舰和30艘驱逐舰(各舰装有6~9具鱼雷发射管)也将投入“攻击行列”,日军整个“夜战部队”的总的鱼雷发射管数量,将超过惊人的800具!

在世界各国海军中,大概也只有日本海军能够想出这种“天方夜谭”式的鱼雷攻击。尽管日本人的设想描绘地“十分美妙”,但战争永远不会按照某一方的设想而进行。日本海军这种“一厢情愿”的作战方案,根本无法实现。

但是,作为一种战术指导方针,日本海军“联合舰队”的巡洋舰和驱逐舰部队在战前以这种模式为目的,进行了超乎寻常的高强度训练,到“太平洋战争”前夕,日本海军的“夜战”战术水平,舰炮和鱼雷的射击水平,均在世界海军的前列。

但是,当“太平洋战争”真正爆发时,日军水面舰艇部队却发现战争根本没有以他们描绘的方式进行,日军战前预想的作战计划,成了“一纸空文”,造成这种状况的正是日本人自己----日军“联合舰队”司令山本五十六大将“赌博式的”用日军航母舰载机将美国“太平洋舰队”打瘫在珍珠港里。

日军“水雷战队”失去了既定目标,只能带着强大的“氧气鱼雷”,投入一场“陌生的战争”。

三、“氧气鱼雷”在战争中的实战运用

“太平洋战争”以一种出乎日本人料想的方式爆发了,由于美国“太平洋舰队”的战列舰在战争一开始,就在日本海军舰载机的“突袭”下丧失了战斗力。于是,日本“联合舰队”的战列舰们失去了对手,在驻岛锚地,过起了悠闲的日子。而原来准备参加“夜间大雷击”的日本巡洋舰,则被分散使用,用于支援日本陆军在菲律宾、马来半岛、荷属东印度群岛等太平洋诸岛的“登陆行动”。 

这多少让“苦练多年”的日本海军部队有些气馁,他们训练是为了和敌人舰队“正面交锋”,而不是掩护运输船队。

日本人在“太平洋战争”初期的成功,已经预示了这场战争将是一场以航空兵和航空母舰为主导的新型海战,而那种“日德兰式的海上决战”已经不可能发生了,水面舰艇传统的炮战和鱼雷战----已经让位于海军航空兵力之间的战斗,“93式氧气鱼雷”的射程再远,也比不上飞机的航程远。

但是,在“太平洋战争”初期的几次海战中,所罗门群岛狭窄海域的夜战中、以及潜艇攻击行动中,氧气鱼雷的优秀性能仍然给日本海军带来了一定的战术优势。特别是在战争初期,“氧气鱼雷”是对美军威胁最大的武器之一。

由于日美双方的交战众多,这里只能选取其中的典型战例,来加以评述,从中品味日军“氧气鱼雷”的运用得失。

●战例一:奇袭珍珠港

作为日本海军秘密武器的氧气鱼雷,其首先在战争中亮相的不是著名的93式,而是不成功的97式,既供微型潜 艇使用的450毫米氧气鱼雷。正如前文所述,因为航空氧气鱼雷的开发受挫,袭击珍珠港时的日军舰载机仍然使 用91式航空鱼雷的改进型号。

日军在计划袭击珍珠港时,除了航空兵攻击外,还准备使用“甲标的”微型潜艇潜入港口配合进攻。“甲标的 ”潜艇长约20米,排水量40吨,成员2人,携带2枚鱼雷。

在日军袭击珍珠港时,由伊-16、18、20、22、24潜艇组成特别攻击队,各携带一艘“甲标的”,由第3潜艇司令佐佐木半久海军大佐指挥,在攻击前夜到达珍珠港外,于12月7日凌晨释放了5艘微型潜艇,向港内潜入,其中一艘在入港时被美军驱逐舰“沃德”号(Ward,DD-139)击沉,这也是战争中第一艘被美军击沉的日本舰艇。

由伊-24释放的“微型潜艇”在港口处搁浅,并被发现,遭到炮击,驾驶员酒卷和男海军少尉幸存了下来,爬上岸边被俘,成为战争中第一位被美军俘虏的日本人。另有两艘成功潜入港内,并对美军舰船发射了鱼雷,但都 没有命中,他们也很快被击沉。最后一艘在很长时间内下落不明,直到2002年8月28日才被发现沉睡在珍珠港入 港航道附近近400米深的海底,据称日本海军舰队在空袭结束后,曾收到该艇拍发的“攻击成功”的电报。

有证据显示,至少有一枚由“微型潜艇”发射的鱼雷可能命中了美军战列舰,但无法得到进一步证实。如果确实如此,这是“氧气鱼雷”问世以来,第一次命中敌军目标。参与进攻的5艘“甲标的”全部损失,10名成员9 名阵亡,可谓完全失败,“97式氧气鱼雷”的战果也不明,但日军指挥部却认为战果巨大,仍然继续发展这种武器,并在战争最后阶段作为一种“特攻兵器”大量制造。

●战例二:攻占荷属东印度的海上战斗

在“太平洋战争”初期,日军以闪电般的攻势占领了马来亚、新加坡、香港、与菲律宾,但在这些地区,盟军的海军舰艇被日军的航空兵压制或摧毁,因此日军水面舰艇部队没有捞到什么仗打。

1942年1月,日军开始了对荷属东印度的进攻,以夺取当地丰富的石油、橡胶等战略资源。在当地防守的盟国海军部队由英、荷、美、澳四国舰艇组成,主要是巡洋舰和驱逐舰。在日军进攻过程中,爆发了“太平洋战争” 中最初的睡眠舰艇交战,同时也是“93式氧气鱼雷”的首次登上战争舞台。

1942年2月18日,日军在巴厘岛(Bali Islang)登陆,盟军舰队闻讯集结3艘巡洋舰、7艘驱逐舰和9艘鱼雷艇,分成三个战斗群前往拦截。当时日军担任护航的只有4艘驱逐舰“朝潮”、“大潮”、“满潮”和“荒潮”号, 她们都属于“朝潮”级驱逐舰,装备有2座四联装鱼雷发射管,当时已经换装了93式鱼雷。

由于盟军“协同不力”,三个战斗群未能同时抵达战场。第1战斗群(2艘巡洋舰、3艘驱逐舰)在19日深夜在巴厘岛东南与日舰遭遇,双方在2000米到6000米距离内展开炮战,荷兰驱逐舰“皮特.海英”号被击伤,丧失航行 能力,被日舰发射的鱼雷击沉,称为“氧气鱼雷”的第一个牺牲品,日方“朝潮”号受轻伤。

1942年2月20日凌晨,第2战斗群(1艘巡洋舰、4艘驱逐舰)遭遇日舰,在交火中被击伤巡洋舰和驱逐舰各一艘,日军“满潮”、“大潮”号被击伤。盟军第3战斗群未能发现目标,返航,这次海战被称为“巴塘海战”,日军以少胜多,保证了登陆行动的顺利进行,这也是“93式鱼雷”的首次实战。

1942年2月27日,双方主力舰队在爪哇岛(Java Islang)东部泗水海峡(Surabaya Strait)附近遭遇,日方包括重巡洋舰“羽黑”、“那智”号,轻巡洋舰“那珂”、“神通”号和14艘驱逐舰,盟军舰队包括5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日军4艘巡洋舰上都装有“93式氧气鱼雷”,驱逐舰也有部分装备“93式氧气鱼雷”。

1942年2月27日下午17时50分战斗打响,双方巡洋舰在25000米距离上开始炮战,而日军驱逐舰则脱离编队,高速抢占有利阵位,展开“鱼雷攻击”,发射了39枚鱼雷,一枚击中了荷兰驱逐舰“科顿纳尔”号并将其炸成两 断,迅速沉没。英国“埃克赛特”号重巡洋舰(HMS Exeter)被击伤,被迫推出战斗,另有一艘驱逐舰被击沉 。日军舰队“在夜间”展开追击,在1942年2月28日0时40分,“羽黑”、“那智”号在10000米到12000米距离 上和荷兰巡洋舰“德鲁特伊尔”(De Ruyter)和“爪哇”号(Java)展开炮战。0时53分,两艘日舰分别发射 了8、4枚“93式氧气鱼雷”,“氧气鱼雷”长射程的优势显现了出来,12分钟后,两艘荷兰巡洋舰先后“中雷 沉没”。这次海战被称为“泗水海战”。

尽管“93式氧气鱼雷”取得了击沉2舰的战果(“科顿纳尔”号不能确定被93式鱼雷击沉),但也暴露出“稳定性差”的问题,日军在此战发射了“94式氧气鱼雷”中有三分之一发生“自爆”。

根据日军大八木静熊技术少将的回忆,鱼雷自爆的主要原因是:“鱼雷在较小深度航行时,在螺旋桨附近会出现空泡现象,使鱼雷产生强烈震动,从而影响引信和舵机的工作。要使鱼雷不产生‘空泡现象’,就得在3米以下的水深发射。”

1942年2月28日,美国“休斯顿”号重巡洋舰(Honston,CA-30)和澳大利亚“佩思”号轻巡洋舰(HMAS Perth )袭击了停泊在雅加达(Jakarta)外海的日军运输船队,与日军舰队发生激战,史称“雅加达海战”。在战斗 中,日军“最上”号重巡洋舰发射了6枚“93式氧气鱼雷”,但未命中。

可是,氧气鱼雷的远射程这次却“闯了祸”,失去目标的鱼雷直扑远处的日军运输船队,击沉了“佐仓丸”号运输船,击伤多艘船只。乘坐“佐仓丸”号日本陆军第16军司令官今村均中将落水,险些丧命。

虽然今村均中将笑着对前来谢罪的日本海军将领表示原谅,但这次事件着实让海军“脸面无光”,事后隐瞒了真相,假称是“盟军鱼雷艇所为”。

参加战斗的日军第5水雷战队司令原显三郎海军少将,在战后告诫部下说:“在运输船队停泊地附近的海面进行战斗时,实施‘夜间鱼雷攻击’时,对于射线方向要特别、慎重地注意。”

在随后的交战中,两艘盟军巡洋舰“均被击沉”,“佩思”号在沉没前至少挨了6枚鱼雷,而“休斯顿”号在日军的舰炮和鱼雷重创后,被日军“敷波”号驱逐舰用鱼雷击沉,为荷属东印度的海上战斗划上了了句号。

在一系列海战中,盟军被击沉巡洋舰5艘,驱逐舰5艘,其中不少是“93式氧气鱼雷”的战果,而日军一艘未沉,其在战术上的优势非常明显。

●战例三:瓜岛水域的战斗

1942年8月7日,美军发动了“了望塔”行动(Operation Watchtower),在瓜达尔卡纳尔岛(Guadalcanal Islang)和图拉吉岛(Tulagi Islang) 登陆,揭开了旷日持久、惨烈异常的“瓜岛战役”的序幕。

日美舰队在瓜岛水域展开了以系列大规模交战,包括水面舰队之间的炮战和鱼雷战、航母舰队之间的舰载机战、岸基航空兵之间的航空战、潜艇战等等,作战形式之多样,战况之复杂激烈,在世界海战史上也是不多见的 ,双方均“伤亡惨重”。

在岛屿地区的狭窄水域,大型编队行动受限,水面舰艇间的战斗多以巡洋舰和驱逐舰编队的“近距离夜战”为主。在这种作战形式下,日军的“氧气鱼雷”终于派上了大用场,在几次海战中都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1942年8月8日夜,就在美军登陆瓜岛的第二天,日军第8舰队司令三川军一海军中将亲率舰队奇袭瓜岛,他的舰队有“鸟海”、“古鹰”、“青叶”、“加古”、“衣笠”号重巡洋舰,“天龙”、“夕张”号轻巡洋舰和一 艘驱逐舰,除“鸟海”号外,其它4艘重巡洋舰都装备了93式氧气鱼雷。美军护航编队将7艘巡洋舰,6艘驱逐舰分成南、北、东三个巡逻分区巡逻,并在图拉吉岛和瓜岛之间的海峡入口处安排了2艘装有雷达的驱逐舰警戒, 但是各巡逻群只是各自巡逻,没有统一的行动计划,美军指挥官对日军“夜袭”也缺乏足够的准备。

相比之下,日军在战前已经反复侦察,各舰准备充分,苦练多年的“夜战技能”终于得以施展。8日入夜后,日军舰队接近海峡入口,担任警戒的美军驱逐舰因为雷达性能低劣,未能发现日舰,反倒是训练有素的日军了望 兵凭肉眼先发现了对手,三川指挥日军舰队避过美军警戒舰,杀入海峡。首先遭遇美军南区巡逻队(2艘巡洋舰 、2艘驱逐舰),在日军侦察机在美舰上空投下照明弹的同时,日舰立即展开了鱼雷和火炮攻击,首当其冲的澳 大利亚“堪培拉”号重巡洋舰(HMAS Canberra)在5分钟内被命中2枚鱼雷和24发炮弹,丧失战斗能力,于次日 自沉。

跟在后面的美军“芝加哥”号重巡洋舰(Chicago CA-29)还未来得及做出反应,舰艏部就被一条鱼雷命中,被迫撤出战斗。伴随的两艘美军驱逐舰仓促发射了数枚鱼雷,但情急之下,竟然未设置射击诸元,全部没有命中 目标。日军舰队仅用6分钟就击败了南区巡逻队,“毫发无伤”地杀向北区。

美军北区巡逻队(3艘巡洋舰、2艘驱逐舰)对南面发生的战斗“一无所知”,突然遭到日军鱼雷和舰炮的交叉射击,美军“文森斯”(Vincennes,CA-44)、“昆西”(Quiucy,CA-39)、“阿斯托利亚”号(Astoria,CA- 34)重巡洋舰先后中雷,在9日陆续沉入海底,而日方只有“鸟海”号重巡洋舰受轻伤。

1942年8月9日凌晨1时,日军第8舰队司令三川军一海军中将下令撤退。此战就是著名的“萨沃岛海战”,日本人称为第一次“所罗门海战”,日军以1艘巡洋舰轻伤的代价,击沉了盟军4艘重巡洋舰、击伤1艘重巡洋舰、2 艘驱逐舰,表现出极高的战术水平,日军鱼雷,舰炮射击迅速、准确,令人惊叹。此战是日本海军在“太平洋 战争”中最成功的夜战之一。

1942年9月15日,日军伊-19号潜艇进行了战争中最成功的一次鱼雷攻击,同时也创造了“氧气鱼雷”作战记录上的一个传奇。当时,由木梨鹰一海军少佐指挥的伊-19正在圣克里斯托巴尔岛(San Cristobal Islang)附近巡逻,通过声纳搜索发现一支美军航母编队,有1艘航母,2艘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各舰以航母为中心排成环形 防御队形。木梨发现的是美军“黄蜂”号航母(Wasp CV-7)及其护航舰艇。

日军伊-19号潜艇立刻做好攻击准备,从外围警戒舰只舰底穿过,潜入美军编队中央,于13时44分在距“黄蜂”号仅900米处将艇首6具鱼雷发射管全部打开,随着木梨一声令下、6枚“95式氧气鱼雷”以2秒的间隔成扇面,直扑向目标。伊-19随即下潜规避,在40秒后听到第一声爆炸,之后又先后听到四声,6枚鱼雷有5枚中的,艇内一片欢腾。

伊-19号潜艇随后逃过了美军舰艇的猎杀,成功返航。“黄蜂”号右舷被3枚鱼雷命中,受伤严重,在几个小时后沉没,但是另外2声爆炸来自哪里?原来,在“黄蜂”号编队后方12千米外,还有另一支美军航母编队,就是 “大黄蜂”号(Hornet CV-8)编队,失去目标的3枚鱼雷中有两枚分别击中了“大黄蜂”编队中的“奥布莱恩 ”号驱逐舰(O’Brien,DD-415)和“北卡罗来纳”号战列舰(North Carolina,BB-55),前者受伤严重,于次 日沉没,后者的左舷前部被鱼雷炸开一条10米长、7米宽的裂口,被迫入坞修理,数月内不能作战。

伊-19号潜艇“一箭三雕”,其成功自然有偶然因素,但“氧气鱼雷”的长射程也是关键因素,美军两个航母战斗群相距12千米,恰好是“95式氧气鱼雷”的极限射程,因此才有了这出“歪打正着”的好戏。

尽管日军在瓜岛之战初期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随后的战况却日益困难,特别是经过两次瓜岛以北海战后,日军损失了2艘战列舰,元气大伤,附近海域的制空制海权日益落入美军之手,岛上日军补给短缺,只能通过夜间 以快速舰艇或潜艇偷运的形式接济,被称为“东京快车”。

1942年11月30日,日军又组织8艘驱逐舰,携带2000多个装满物资的铁桶,在第2水雷战队司令田中赖三海军少将指挥下前往瓜岛执行补给任务。田中的舰队包括有新服役的“夕云”级驱逐舰“长波”、“卷波”、“高波 ”号,“阳炎”级驱逐舰“阳炎”、“黑潮”、“亲潮”号和“白露”级驱逐舰“江风”、“凉风”号,各舰 均装有8具鱼雷发射管。为了装载物资,各舰都取消了备用鱼雷,炮弹也减半。

第2水雷战队司令田中赖三海军少将是日军中最优秀的“鱼雷战”专家,他在战前命令各舰,如果遇到敌情不要开炮,尽量以“鱼雷应战”。对日军动向有所察觉的美军派出4艘重巡洋舰、1艘轻巡洋舰和6艘驱逐舰,在卡尔顿.赖特海军少将(Carleton Wright)指挥下前往拦截。

美军舰队不仅数量、火力占优势,而且装备有雷达,在夜战中十分有利。美军已经知道日军鱼雷“射程惊人”,在制定计划时特别要求将交战距离控制在12000米,但这个距离其实仍在“93式氧气鱼雷”的有效射程内。11月30日深夜,双方舰队在瓜岛北岸塔萨法隆加角(Tassafaronga Cape)互相接近。田中命令“高波”号前往 编队前方警戒,其余各舰准备投放铁桶。21时06分,美军雷达发现目标,前卫驱逐舰请求发射鱼雷,但赖特认 为距离尚远,在争论中丢掉了先机。

日军先导舰“高波”号在21时12分发现美舰,田中命令中止补给作业,做好战斗准备。4分钟后,美军巡洋舰抢先开火,此时双方距离已经只有9000米。日军先导舰“高波”号率先遭到集中射击,她开炮还击并发射了8枚鱼雷,但很快就沉没了,而其余日舰以美军舰炮火光为目标,各自发射鱼雷,随即在夜色中撤退,数十条“93式 氧气鱼雷”从多个方向扑向美军舰队,21时27分,美军旗舰“明尼阿波利斯”号(Minneapolis,CA-36)首先中 雷,接着“新奥尔良”(New Orleans,CA-32)、“彭萨科拉”号(Pensacola,CA-24)和“北安普敦”号 (Northampton,CA-26)先后遭殃,其中“北安普敦”号在次日凌晨1时沉入海底,其余各舰均损伤严重。日军田中舰队在21时44分下令返航,带着7艘毫发无伤的驱逐舰回到肖特兰港(Shorelang)。

此战,日军以损失1驱逐舰的代价,击沉美军1艘重巡洋舰,重创3艘,这是在“太平洋战争”中,“93式氧气鱼雷”最成功的一次战例,由此美军真正领教了日军“长矛”鱼雷的威力。但是,“塔萨法隆加海战”的胜利,却不能挽回日军在瓜岛的颓势,最终在1943年1月,日军陆续撤离瓜岛。在战略上转入“全面防守”。

●战例四:所罗门海战

日军从瓜岛撤退后,美军西南太平洋战区在麦克阿瑟将军的指挥下在新几内亚(New Guinea)和所罗门群岛(The Solomon Islang)一线展开局部反攻,逐渐孤立、包围以拉包尔(Rabaul)为核心的日本第8方面军及东南方面舰队,双方在所罗门群岛的星罗棋布的岛屿间展开了激烈的争夺。

在瓜岛战役后,日美海军的大型主力舰艇都从前线撤出进行休整,在所罗门地区,双方都以巡洋舰和驱逐舰为主的轻型编队进行护航、拦截、支援等作战,其间爆发了为数众多的“遭遇战”。

在这类轻型编队的海战中,性能优越的“93式氧气鱼雷”是日军和美军抗衡的主要手段,但是随着美军战术水平的不断提高和雷达的广泛应用,日军的“夜战优势”逐渐“丧失殆尽”。

在所罗门海域的海战中,有几次战斗中日军的鱼雷给对手造成了较大威胁,其中一场是发生在1943年7月6日的“库拉湾海战”。1943年6月,美军在伦多瓦岛(Rendova Islang)登陆,战况吃紧,应陆军要求,第8舰队组织驱逐舰向前线运输兵员和物资。

1943年7月5日,一支由10艘驱逐舰组成的日军运输队在第3水雷战队司令秋山辉男海军少将指挥下,前往科隆班加拉岛(Kolonmbangara Islang)执行补给任务。日军第3水雷战队司令秋山辉男海军少将亲率“新月”、“凉风”、“谷风”号(各有4具、8具、8具鱼雷发射管)三舰组成掩护队,其余各舰组成两个运输队,分头行动。

美军侦知日军活动后,派出3艘轻巡洋舰和4艘驱逐舰在瓦尔顿.安斯沃思海军少将(Walden Ainsworth)指挥下前往拦截。

1943年7月6日凌晨1时许,双方都在科隆班加拉岛北面的库拉湾(Kula Gulf)遭遇,1时40分,美军舰队雷达发现了日军秋山辉男海军少将的掩护队,日军直到8分钟后才发现对手。

1时57分,美舰在雷达引导下在6200米距离上首先开火,有“6英寸机关枪”之称的美军152毫米舰炮,以极高的射速向日军舰队倾泻炮火,试图压制日军驱逐舰使之无法发射鱼雷。美军第一次齐射就命中“新月”号,击毙千山及其参谋人员,使日军失去了战场指挥,日军“新月”号受损严重,离开队列后迅速沉没。

然而,日军“新月”号后面的“谷风”、“凉风”号却没有受到压制,日军以美军“海伦娜”号轻巡洋舰(Helena,CL-50 )的炮口火光为瞄准点,迅速射出16枚“93式氧气鱼雷”,随即转舵撤退。

2时04分,不幸的美军“海伦娜”号轻巡洋舰(Helena,CL-50 )被连续命中3枚鱼雷,几分钟后就沉入海底。而日军其它舰艇在美军开火后自知不敌,纷纷规避。美军编队在搜索无果后撤退。

在“库拉湾海战”中,日军以损失2艘驱逐舰的代价(后来有一艘搁浅后被击毁),击沉了1艘轻巡洋舰 ,并基本完成了运输任务。这场海战表明,美军在“夜战经验”上仍有不足,尽管美军152毫米舰炮有良好的压制能力,但如果被日军抓住机会“发射鱼雷”,其威胁任然很大。

“库拉湾海战”后,日军继续向科隆班加拉岛增援。1943年7月12日,日军第2水雷战队司令伊崎俊二海军少将率轻巡洋舰“神通”号、驱逐舰“清波”、“雪风”、“滨风”、“夕暮”、“三日月”号组成的舰队,掩护另外4艘驱逐舰进行运输任务,并寻机与美军舰队交战。安斯沃思海军少将(Walden Ainsworth)再次率3艘轻巡洋舰和10艘驱逐舰前往拦截。两支舰队又在科隆班加拉岛附近,撞在一起。

1943年7月12日凌晨1时,美军雷达发现目标,安斯沃思海军少将以为----美军占有雷达之利,能打对手一个“措手不及”,但却不知日军已经利用一种雷达警告装置,发现了敌情,做好了战斗准备。

7月12日凌晨1时09分,双方在6000米距离上同时展开鱼雷和舰炮战。美军将火力集中在最大的目标“神通”号轻巡洋舰上,致使该舰连连中弹,丧失战斗力,后被美军驱逐舰用鱼雷击沉。但是,和“库拉湾海战”一样,美军再次漏掉了后面跟进的日军驱逐舰。后面的5艘日舰迅速打出 发射管内的全部鱼雷,转向脱离接触,以便“再次装填”。美军编队又一次撞上了日军“长矛”的矛尖,“利德安”号轻巡洋舰(HMNZS Leander,属于新西兰海军)中雷,丧失战斗力,在2艘驱逐舰护卫下返航。

安斯沃思海军少将(Walden Ainsworth)在与日舰失去接触后,一面派出美军驱逐舰收拾被打残的日军“神通”号轻巡洋舰,一面继续搜索,并在1时56分在21000米距离上,再次发现“不明的雷达回波”。安斯沃思海军少将以为是返回汇合的己方驱逐舰,为了避免误伤,他呼叫了指挥的所有驱逐舰一遍,只到7分钟后因为对方没有回应,才下令打出照明弹,准备射击。

然而,在镁光下,只见几艘日舰在转向逃跑,可还没等安斯沃思海军少将下令开炮,美军“了望塔”却报告说“舰队前方有雷迹”,但为时已晚,还未等安斯沃思反应过来,美军“檀香山”号(Honolulu,CL-48)、“圣路易斯” 号(Saint Louis,CL-49)轻巡洋舰、与“格温”号(Gwin,DD-433)驱逐舰相继中雷。美军2艘轻巡洋舰均是舰艏中雷,损伤严重,“格温”号则无法挽救,被友舰击沉。

其实,美军发现的几艘日舰,正是“重新装填鱼雷”后的“清波”号等5艘日军驱逐舰,他们在被美军的照明弹照亮前,已经打出了31枚“氧气鱼雷”,重创了对手。在这次被称为“科隆班加拉岛夜战”的海战中,日军以损失1艘轻巡洋舰的代价,击沉美军1艘驱逐舰,重创3艘巡洋舰,成功掩护了输送任务。美军编队不仅未能完成拦截任务,反而损失很大。

“93式氧气鱼雷”再次发挥威力,特别是日军舰队重新装填“氧气鱼雷”后,杀的“回马枪”,令人“印象深刻”。

虽然在上述两次海战中,日军“氧气鱼雷”取得了较大战果,但是美军舰队总结经验,改进了技术,加上雷达之利,逐渐占了上风,特别是允许驱逐舰可以独立编队进行作战,增加了灵活性。在1943年8月6日进行的“韦拉湾海战”,6艘美军驱逐舰对阵4艘日军驱逐舰,取得了击沉3艘,未受损伤的佳绩。

在1943年11月24日夜的“圣乔治角海战”中,美军5艘驱逐舰迎战数量相同的日军驱逐舰,再次打了对手一个3:0,至此日军在“鱼雷方面的优势”才彻底被美军的“雷达优势”所压制。

从1943年底开始,美军在“中太平洋”方向发起反攻,日军转入了艰苦的“岛屿防御战”。

在战争后期,海战更多是以海军航空兵的“长途奔袭”为主,在这种“超视距作战”中,日军的“氧气鱼雷”基本都派不上用场。

除了个别潜艇攻击外,日军基本上再无成功地运用“93式氧气鱼雷”的战例。“氧气鱼雷”的神话,也到了终结的时刻。

五、小结

1933年,随着“93式氧气鱼雷”在吴海军工厂实验成功,标志着日本鱼雷在性能方面领先当时世界水平20年以上,这并不是夸张的说法。具体来讲,“93式氧气鱼雷”在射程上达到其它国家鱼雷的3~4倍、在装药量上则达 到1.5~2倍,加上航迹隐蔽的优势,作为一种武器而言,它无疑是优秀的,也是日本所独有的。

日本舰船史研究家远藤昭认为----“氧气鱼雷”是旧日本海军80年历史上唯一依靠技术革新而产生的新武器。日本海军将它视为珍宝 ,把“氧气鱼雷”作为一种决战兵器,应用于同美国海军的“舰队决战”中。但是,在“太平洋战争”中,“氧气鱼雷”的表现,并没有达到日本先前的期望。

虽然在战争初期,“93式氧气鱼雷”的超远射程和隐蔽性,加上日本战前通过非常规方法训练出的一批精锐部队,使其在“夜战”上占有很大的优势。日军的“了望手”能在漆黑的夜色中仅凭肉眼就能发现万米外的舰影,鱼雷、舰炮的射击相当迅速、准确,配合威力强大的“氧气鱼雷”,没少让美军吃苦头。

不过,日军的这些战术优势可能在一两场海战中决定胜负,却无法扭转整个战争的形势。美军凭借雷达技术和战术改进,逐渐压倒了日军的“鱼雷优势”,掌握了“夜战”的主动权。同时,“氧气鱼雷”在实际运用中也暴露出一些技术缺陷,例如“容易自爆”等问题。

总而言之,“氧气鱼雷”作为一种有效的海战武器,的确在某些海战中发挥了重要作用。但从根本上说,日本海军希望依靠它取得“战略性胜利”的想法,却完全落空了。

这种结果,并不是由于“氧气鱼雷”本身的技术缺陷造成的,甚至也不是由美军在雷达等方面的技术进步造成的,而应该归咎于日本海军战略指导思想的滞后与海战形式的变化。

从根本上说,“氧气鱼雷”仍然是日本海军根深蒂固的“大舰巨炮主义”的产物,也许是早期日本依靠鱼雷取得了“日俄战争”的巨大胜利,让日本人有了很深的“鱼雷情节”。

总之,在日本人看来,40000米的超远射程,使“氧气鱼雷”称为一种能在敌方战列舰主炮射程之外发起攻击的手段,他们梦想着可以在敌舰队“火力圈”之外摧毁对手,而自身能够“毫发无伤”。就这一点来说,日本人太过于“理想化”了。

在整个战争中,“氧气鱼雷”一次这样的机会都没有,即使在那些“氧气鱼雷”闪光的战斗中,40000米的射程也没有实际意义,因为这个距离大大超出了双方的交战距离。日本人设想的作战条件——对美国主力舰队实施“超远距鱼雷攻击”——从未出现过。

另一方面,“太平洋战争”已经是一场全新形式的海上战争, 传统的“火炮战”、“鱼雷战”,逐渐被“航空战”所取代,航空母舰取代了战列舰,成为海战的主宰。

现代飞机作为一种火力投送手段,其作战距离之远,机动速度之快,战斗运用之灵活,都不是“氧气鱼雷”所能比拟的。日本人设计的“大规模雷击战”,在这种新型海上战争中,根本不可能发生。

战争爆发后,日本人“变态”的“北上”、“大井”号“重雷击舰”,竟然“毫无用武之地”,很快被拆除鱼雷,挪作它用。

号称雷击能力最强者的“岛风”号驱逐舰,在平淡的服役生涯中,甚至从未向目标发射过鱼雷,但却在1944年,被美军飞机炸沉。

虽然英美等国在战后提到“93式氧气鱼雷”,仍会感叹:“当年只有这个,远不及日本!”

可惜时过境迁,曾经“鹤立鸡群、独孤求败”的“氧气鱼雷”,带着昔日的辉煌连同日本人建立“大东亚共荣圈”与“称霸世界”的梦想,最终消失在了太平洋浩瀚的波澜之中。

-----------------------------------------------------------------------------------------------------------------------------------------------------------------------------------------------------------------------------------


本帖地址:http://club.xilu.com/emas/msgview-821955-5464820.html[复制地址]
上一主题:简介:日军“氧气鱼雷”在“雷击... 下一主题:转:屠哟哟赴瑞典领取诺贝尔
分页1

精彩推荐>>

  简捷回复 [点此进入编辑器回帖页]  文明上网 理性发言
 推荐到西陆名言:
签  名:
作  者:
密  码:
游客来访 
注册用户  提 交 

0.91616106033325